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又一个爱情公寓出走的宝藏男孩(不是王传君)

电影头条 2018-08.16

作者:霓凰剧主


离开《爱情公寓》的宝藏演员——金世佳


电影版《爱情公寓》溜粉,已经成为一桩公案。


但是,对于“挂羊头卖狗肉”这样的说法,主演李佳航却觉得很冤。



总结起来就是两点,首先,换皮盗墓是善意的初衷,被骂完全预想不到,替主创们感到委屈;其次,自己片酬很低,就算片方恶意炒作,也跟自己没关系。


此文一出,其他主演纷纷冒头转发表示支持。



看到这些,剧主只觉得,对他们本来还有的那些好感,终于被败光了。


也才第一次认真发现,那些主动离开《爱情公寓》的演员,才是真正的幸运和聪明。


离开《爱情公寓》的主演,是他们——


关谷神奇王传君,陆展博金世佳,林宛瑜赵霁。


其中,赵霁因为个人原因已经退出演艺圈,据说是因为生病。


王传君我们都知道了,不惜跟《爱情公寓》决裂,虽然被粉丝指责“忘本”,但凭实力混出头,今年靠《我不是药神》大火了一把。


金世佳呢,这些年来不温不火,虽然戏一直在接,但一提到他,大家首先想起的,似乎还是“陆展博”。


但事实上,金世佳才是离开《爱情公寓》的演员中最大的宝藏。



他现在的状态,有点像《罗曼蒂克消亡史》之后,《我不是药神》以前的王传君。


而剧主有理由相信,金世佳为日后大火,已经付出了比其他人更多的努力。



很多人不知道,金世佳在考上戏剧学院之前,是浙江游泳队的一名队员。从4岁游到18岁,不仅得过全国青年游泳锦标赛亚军,2005年时还进了北京奥运会的备战名单


只是,枯燥的训练没有刺激到他对奥运桂冠的渴望,反而让他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选择。


那时,他看了一部由日本演员田村正和主演日剧《美人》。还是高中生的金世佳跑遍上海所有音像店,凡是跟田村正和有关的录像带他都买了下来,一个人躲在屋里观看模仿,甚至续写关于他的剧本。



表演梦就这样发了芽。


在上海戏剧学院考场上,身高1米89的他和考官争论起“到底个子高适不适合做演员。”考官把一个塑料盆丢在地上让他自由发挥,他围着那个盆演了一段公转自转,就这样鬼使神差地被录取了。


金世佳出演《爱情公寓》时还在读大三,本以为只是一部临近毕业的纪念之作,根本没想到会突然大火。


用他的话说,饰演展博就像吃了一颗跳跳糖,一开始只觉得甜甜的,突然就噼里啪啦爆起来了。



“那时展博是男一号,特别重要,于是我也觉得自己还挺重要。”


他没有沉浸在突如其来的光环里,反而质疑自己:


“我觉得我会演戏吗?我不会演戏。我知道什么吗?我什么都不知道。那我该怎么做呢?”


院里一位老师告诉他,表演是一门艺术,但是演员是一份职业。


“你的一生会出演很多作品,可能有几颗像珍珠般光华耀眼,也会有一些,像砂石一样磨人,但决定你能走多远的,是你自己有多坚韧。如果你现在犹豫不决,不如换个环境去体验生活,你还年轻,不怕输。


他便想起了田村正和。


拿着老师给的推荐信,金世佳缺席《爱情公寓》续集,独自一人前往大阪艺术大学舞台表演研究所。



日本留学,并未获得家人的支持。独自支付学费后,金世佳已经是囊中羞涩了。为了生活,他不断打工。


他什么都做,送报纸、送牛奶、端盘子,甚至帮助寺庙里的和尚做法事。


他曾去一家酒吧洗杯子,一晚可能洗了两千只,第二天却被告知不用去上班了。原来前一天的清洗工病休,酒店以试工的名义,把他当做免费劳动力。


实在没钱的时候,他一个人在家里不敢出门,靠直饮自来水续命。喝完还是饿,就想睡觉,睡又睡不着,索性站起来指着天花板跟自己喊话:“所谓的人生最低点现在应该就算一个了吧......只要没真的死掉,只要熬过去了,我就会变得更牛B。”



他去日本的时候,94公斤,两年回到上海只剩下74公斤。买不起机票,就坐船回来,在海上漂了两天一夜才到家。


2015年,他告诉王传君,“演员最重要的是有羞耻心”。



有人觉得他暗讽《爱情公寓》的其他主演,却不知道,他不过是在与好友交流日本留学期间的最大心得


当时,金世佳和同学们排演莎翁名剧《奥赛罗》,他被导演挑中演男主角之一的伊阿古。第一天排练,才进行了15分钟,70多岁的老导演喊停,把金世佳一个人叫到外面。


他心想还没开口演,应该也没什么可骂的。不想老师叼着一根烟,眼睛也不看人,问他:“你有羞耻心吗?”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老师就又问了他一遍。


金世佳说:“可能......有吧。”


老师接着说:“你没有。你是演员吗?你以前在哪里学的?你老师还活着吗?……你千万别跟他们说你还演戏,丢人!”


老师指着一个垃圾桶:“你就是这个,哦不,垃圾是用完了才叫垃圾,你是生来就没有用的。”


那是金世佳生中第一次,脑子一片空白,感觉整个世界都被毁了。



之后排这个戏的一个半月,他都像在地狱里面,每天就是排练排练排练,回家就用A4纸写”羞耻心“三个字,贴在墙上。


排练时,老师会拿一根竹刀,他觉得演得有问题,就会敲一下,重来。每次到金世佳演的时候,竹刀连敲,“嗒嗒嗒”。


后来演出时,金世佳都还幻听,好像永远都有一个声音在冷笑自己。


直到演完后的庆功宴,老师才把金世佳叫到一边,告诉他:


”我今年76岁,教学40年,每个戏的男一号第一天排练,我都会问他们一样的问题:你有羞耻心吗?40年里,很多人打碎了之后就趴下了,但是站着的人,到现在还站着。“


金世佳,是站着的。



留学归国,又机缘巧合地遇到《爱情公寓》的续集拍摄,毫无悬念地继续扮演展博。但因为曾经的缺席,展博变成了配角,金世佳毫不在意。此时的金世佳,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一夜成名后有点晕晕乎乎的大男生了。


2014年,金世佳与陈建斌合作拍摄《一个勺子》。“勺子”是“傻子”的西北方言,金世佳演的就是勺子。


金世佳在这部片里,剃光头,不洗澡,不剪指甲,比流浪汉都流浪汉。每天做造型至少要花半天,脸上粘满胡子和脏东西,嘴都难以张开,只能用吸管吃流食。



整部电影的台词,只有一句“妈”。他的所有的表演,都要通过肢体和眼神来传达。不看演员表,谁也看不出来勺子居然是金世佳这个大帅哥。


作为回报,陈建斌获得了第51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新导演和最佳男主角双项大奖,第30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导演处女作奖,第20届华鼎奖最佳男主角奖……导演陈建斌拿奖拿到手软,但他的成功绝对离不开金世佳。



《美人制造》《吃吃的爱》《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金世佳稳步向前走,不管是什么样的作品,从不轻慢任何一个角色。


但他就是不火。


大概是因为他几乎没有社交能力,在竞争激烈的娱乐圈里,他也根本不知道怎么用八面玲珑的手段为自己争取资源的缘故。


蔡康永找他拍《吃吃的爱》,请了两次,他拒绝了两次。他是这么对蔡康永说的:


“第一,那个角色也不难,就是生活戏。第二,我也不红,我也没什么人气,我也不愿意做那些骗人的事情,整天做一点虚假的事情。”


这耿直孩子。



直到后来,蔡康永对金世佳说,你不知道徐熙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很知道。她是一个特别特别欠安全感的人。我希望在拍这个戏的时候是有一个真正的演员,可以站在她旁边,让她发挥出所有的东西来。


听了这个,金世佳才终于答应了。


答应后准备得特别认真。《吃吃的爱》里,小S是一个奋斗在娱乐圈边缘的十八线小明星,金世佳推断自己这个男朋友也不会是个高富帅。于是,他先给自己增肥了十几斤,专门把自己的运动员身材吃出了一点小肚腩。他还提前两周到达台湾,研究台湾年轻人的说话方式、生活规律。



《吃吃的爱》口碑不怎么样,金世佳是全片最大的亮点。



挑戏,他权衡并不多,只是顺着自己的心意,接自己想接的角色,演自己想演的电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他偶然在外网看到“美队3”选角的消息,就心血来潮地录了一段英文自我介绍视频发给漫威,竟然入选了,就去演了个一闪而过的龙套记者。



他还参与纪录片《丈量》的录制,不为名不为利,就想以一个普通中国人的身份去感受那个年代里的那次战争。



一旦开始做,他就会努力做到最好。


2017年4月,他接演话剧《狂飙》,演男一号田汉。排练的23天里,平均每天睡四个小时。


他在很多采访里反复说,《狂飙》给当时他的心理状态带来了很大改变,让他看清了很多事,“一诚可以抵万恶”



这一点,也像其他体悟一样,被他吃进自己的精神世界,成为演员进化道路上的营养。


如今,王传君靠《罗曼蒂克消亡史》和《我不是药神》大火,而金世佳还缺少一部老少皆知的作品。


已经在去年年底开拍的电视剧《我们的四十年》可能就是这部作品。



《我们的四十年》改编自庸人的小说《电视》,自20世纪70年代一直写到当下。中国改革开放40年,最牛的就是制造业的发展。这部剧,就是借用主人公们生命里的40年,展现中国电视剧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幼稚到成熟的过程。


这部剧里每一个人都代表了那个年代的一种人,千人千面。金世佳饰演的是男一号,冯都。



剧的野心很大,没有实力,演员根本hold不住跨度40年的角色。但如果hold住了,未来一切可期。


当年在日本,金世佳给偶像田村正和写信,收到田村正和的亲笔回复,是这么写的:


「金桑,人生太过复杂,我也不是万事明了,能送给你的只有四个字:好好感受。」


如今,已过而立之年的金世佳,调侃自己北漂、没车、没房、没固定收入,但这些都不妨碍他好好感受生活,认真演戏。


宝藏演员金世佳,未来可期。


更多电影资讯,请关注“电影头条”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