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秒秒高能,好久没被这么真实地吓尿了

肉叔 2018-09.18

从周末到今天,广东部分地区同香港地区人民的生活都宛如惊悚片。


周末同超大台风山竹斗志斗勇;到了周一周二开工,又要继续同山竹的遗产斗智斗勇。


图源网络


于是一大波体现中国人民自嘲自乐精神的风暴后日常艺术创作因此诞生。


图源见水印


上班族真不容易啊。


回到我们今天的推送主题。


在暴风前夕,响应政府部门做好生活储备,以防停水停电的号召,肉叔早早就囤好粮蓄好水,并在电脑里下好了剧。


觉得自己简直不能再机智。



谁知……我特么千选万选偏偏选了一部最新的恐怖剧集。


因此我不但被窗外咻咻咻的风声和接连不断的物件撞击破碎声惊得半死,又差点被荧幕上的剧吓死。


正看得入戏,家里还真停电了。


这部剧惊吓又邪气,豆瓣8.7,上周在韩国首播就拿下高收视。


由专长刑侦、悬疑剧的OCN(Orion Cinema Network)出品——


손 : The Guest



《客》是一个关于“鬼附身杀人”的故事。


鬼上身的电影,大家多少都看过吧。


凶猛的有《第一诫》,连环杀手被警察打死后化作厉鬼,玩上身玩上瘾,将两位主角玩得团团转;温情的有《人鬼情未了》,人鬼恋情甚至打动灵媒大妈,甘愿借壳给鬼谈恋爱。


《人鬼情未了》


久远一点的有香港的《灵幻先生》,近点的有《昆池岩》的“突然rap”。


《昆池岩》


但它们都不如《客》里的猛。


这部韩剧里头的鬼简直鬼中黑社会,它们附身后只有一个行事准则——抄起家伙就是干。



干谁?谁跟它有仇有怨就干谁。


干别人还不够,这种鬼还干自己——癫起来会用利器自插右眼。



「他们」都还有一个特别的症状——渴。



为啥?


因为剧中众鬼之首,一个叫作朴日道的大鬼,他从海上来,是个水鬼。(当然你也可以硬拗他是咸湿鬼)



早在20年前韩国偏远的某海边小镇,就有着这样的传说:


从前,村里出现了一个外来者,伴随他出现的还有村民的连环失踪案。村民找他算账才发现,这人是被叫“朴日道”的鬼上身了。


村民试图将他赶走,但朴日道却发起疯来自己用刀插眼,随后跳入东海里,一边漂着,一边用没瞎的那只眼睛,死死盯着村子。



俗话说: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


跟儿时的男主角科普完《客》的故事背景后,这位同村的大哥哥就在村里的祭典上,被朴日道上了身,大杀四方,成为朴日道之鬼流的第一个宿主。


介绍完反派的附身鬼,接下来说说剧里代表爱与正义的三位主角。


他们都是20年前朴日道大型附身事件的受害者。


男一号和平,出生在巫师世家,打小就灵异过人能见鬼。


例如这种喜欢站在别人身后打哈欠的大姐姐。




如果不是遇上了同村大哥哥被朴日道鬼附身,这枚最强灵媒儿童不出意外应该会继承家业,成为一代除魔宗师。


然而“朴日道”到来后,和平一家都受鬼气的影响,家破人亡——


和平开始生病、且右眼看不清,他的母亲、外婆接连神秘死亡,来替他作法消灾的巫女斥他是吸鬼的扫把星,来为他解难的年轻祭司还中了邪。


他的亲生爸爸又是个没鬼用的甩锅大王,索性将家庭的灾祸全怪罪于他,对儿子狠下毒手。



就在被亲爹追杀的夜晚,和平逃出家门。


男二号崔允是见习祭司的弟弟。


他的哥哥在见过男一号和平后,就被朴日道上了身,回到家弑父杀母,连养的小狗都没放过。



弟弟崔允原本难逃一劫,被女主的警察妈妈路过发现阻止。


最后崔允得以溜走,女警不幸代之受死。



三个小朋友的命运,离奇交汇在这个血腥杀戮的夜晚。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多年来,韩剧一直踏实践行着《孟子》中的这句名言,基本只要在韩剧里当主角,就一定会有一段超惨童年往事。


再根据韩剧的“How old are you,怎么老是你”定律,这仨倒霉孩子在20年后,果然又因为一桩附身杀人事件相聚了。


会擦出爱火花吗?


不过这个朴日道这么猛,你们还是先争取从它的魔掌中活下来再说吧。



身为一部撞鬼剧,《客》一点都不客气,从剧情到效果,都是一派的邪气逼人。


故事上,能看到些许《哭声》和《驱魔人》的影子。


偏远小镇上的中邪事件,鬼上身后的皮肤溃烂、疯言疯语,宗教元素的混搭,乃至里头鼓声人声大作、镜头摇曳的萨满跳大神仪式都会让人想起前年的《哭声》。



而剧中的基督教驱魔场面还有鬼上身的疯癫,也让人联想到多年前的驱魔鼻祖电影《驱魔人》。


祭司还都选了帅哥来演。


《驱魔人》里完成终极任务的年轻牧师脸上尚有一丝苍白的病娇。



那《客》里成为祭司的成年崔允应该会让一大票亚洲少女倾倒。



鬼上身后宿主都会获得buff。


《驱魔人》里的撞鬼少女会满口粗话,黏液喷人,身体反转呈蜘蛛状下楼梯。



《客》的撞鬼瘫痪大叔则能口吐清泉(海水)兼懂口技,并能跳着popping以高难度姿势从轮椅上弹起。



想想要在这类片里演个鬼也真是不容易,没点身体特技都混不下去。


《客》的恐怖氛围也是妥妥的足。


用红、橘、蓝三色就染出了画面上的一片妖邪之气。


惨案发生时,室外的路灯是渗了血腥色的橘黄。



室内祭司正在手刃亲生父母,镜头不直给,转过去拍那抹阴间绿(or冥界蓝)中的杀人剪影和歪斜的十字架型窗,让你自己意会。



等危险逼近,画面又透出生人勿近的红。



不止正片,剧组还将这种闹鬼的精神运用到剧集的每一个角落。


连工作照都一本正经在吓人。




但如果没有足够的恐怖核心,这些氛围的点缀也不过形式而已。


《客》里头很值得探究、却又让人极度不安的一个剧情设定是——


当被鬼上身后,「人」们除了报复同自己有实际冲突的无理路人、无良老板,接下来却又不约而同地向自己的家人举起刀。


为什么?


你再看「他们」杀戮至亲的样子,又能看出当中怨恨早就存在。


那个瘫痪的低收入男人,忍耐老婆的唠叨已经很久了。



被父母逼着当祭司,不得不放弃自身理想的年轻儿子,亲手干掉了亲爹亲妈。



他甚至没打算放过逃课在家的弟弟,即使他真的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我要走不想走的路,你却能自由地逃掉补习班的课?”



碍于亲情开不了口的埋怨,待鬼入侵时,却通通被放大、转化成了刀刃上的狂暴力气。


换一个角度。


当鬼的杀戮来临时,即使在有可能躲过的情况下,被害的人为什么都没能逃跑和反抗?


还不是因为难以相信和下不去手——这怎么可能是我那担当的丈夫、乖巧的儿子。


再想想,鬼真正做的事,不过识别、唤醒我们压抑的心魔罢了。


但当心魔将心性吞噬,那个看上去还是你家人的人,也就不再是你的家人了。



编辑:大鸟渚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