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被这张扑克脸感动到死去活来

肉叔 2018-09.30

今年戛纳,有两部韩国片肉叔灰常期待。


一个是被影评人吹爆了、场刊史上最佳的《燃烧》。


另一部,是在午夜单元悄悄上映的……先不说是什么,看看这片名:


《The Spy Gone North》,“去往北方的间谍”,啧啧啧,一看就是“韩国”又往“朝鲜”发人了啊!带劲!


果然,正式中文名一出来,也是干脆利落的两个字:


特工

공작



别看片名就这么肃杀的两个字:特工。


肉叔负责任地告诉你,以往特工片里能看到的,什么单枪匹马跳飞机的孤胆英雄、什么浑身机关的谍战机器,你统统看不到。


相反,它的风格很像另一部乍看平淡,实则汹涌的《窃听风暴》。


别怕,没有动作戏,但它绝对不闷。



故事原型是韩国情报工作史上,唯一接触到朝鲜最高领导人的特工,代号“黑金星”的朴采书(片中化名为朴皙映,黄政民饰演)



90年代中期,韩国为摸清朝鲜核武器研制进度,派遣朴皙映伪装成商人,在北京通过接触朝鲜对外经济委员会处长李明云(李星民 饰)



电影的前半段,就是朴皙映只身在国外,通过商人伪装,骗取朝方信任。


李孝利的客串是惊喜


当然,朝鲜谍报人员也不是傻子。


《特工》的重点,不在于惊心动魄的武力交锋,而是通过双方智力和反应力的攻防交战,一点点释放出戏剧张力


举两个很简单的例子。


90年代还是随身听的天下,跟李明云谈话时,朴皙映腿上放着小型随身听来录音。



但我们都知道,磁带录音啊,有个毛病,磁带录完一面会吧嗒一声停下,得手动把磁带拿出来,翻面装好,才能继续录音。


关键就是这个吧嗒声,要被李明云听见,要还能活命?


怎么办?


必须在卡带录完的那一瞬间弄出声响,掩盖住那声说大不大、说小又不小的吧嗒声。


看导演是怎么表现这一段差之毫厘就会人头落地的凶险文戏——


从朴皙映进入包厢后,镜头就不停提示,他在不动声色地看手表。



他在等。


磁带录完一面的时间是固定的,朴皙映在等录完的那一刻。


时间马上就到了。


朴皙映起身给李明云斟酒,翻身坐下时打到了骨碟,碟子在桌上嗡嗡嗡地转起来。


朴皙映按住碟子,碟子扣住桌面时发出“嘣”一声的瞬间,右手以迅雷之势,按下随身听的停止键。



随身听卡带的时间是固定的,朴皙映身处被动;但碟子什么时候停止转动是朴皙映控制的,变成主动。


特工,争的不就这一秒两秒么?



这比得是临场应变。


比智力呢?


朝鲜人不会你说什么人家信什么。


朴皙映刚找上门,李明云就给了他件高丽时期的青瓷文物,说你帮我们带去韩国换点美元外汇吧。


看似是普通的换外汇?


错了,没这么简单——这是个赝品。


这个作为古董,是个毫无价值的物件



但,东西是假的,对朴皙映的考验却是真的:


如果朴皙映不是商人,而是特工的话,文物他会直接带去特工机构,报上朝鲜开出的高价,带着钱回来。


但如果朴皙映真是商人,应该先拿去鉴定再出手,发现是赝品就会立刻明白这是潜规则的“索贿”,不老老实实自掏腰包买下这个“古董”,合作就黄了。



这活玩得细啊!


所有的交锋,都暗藏在看似平淡的聊天里,拆开看,句句杀机


毕竟,《特工》的导演兼编剧,是尹钟彬


这人听着耳生。


也是,在《特工》之前,他只有两部流传度比较高的商业片(算上《特工》,尹钟彬其实只拍过5部长片),名字都很长:


《与犯罪的战争:坏家伙的全盛时代》《群盗:民乱的时代》。


《坏家伙》《群盗》


最好的一部当然是《坏家伙》,同样是螺蛳壳里做道场的典范。


今天肉叔翻了下《坏家伙》豆瓣短评,排名第一的要乐死肉叔了:


巴掌大的地方,为了几个老虎机场子你死我活……还不如我们县城那旮旯的小地痞能来事儿……(@大 象)



哈哈哈哈,你还真别说,第一句肉叔非常赞同,剧情转场很局促,就集中在几个小KTV小赌场,看上去贼小家子气。


但后面的,肉叔就举满头黑发反对了——


尹钟彬要的就是以小见大


背了黑锅被开除出公务员队伍的“大父”,开始贩毒,从破产中年,混成游走黑白两道的社团大佬。


通过展现“大父”在面对亲戚、帮派、官府时的各色鱼龙,油滑地在暗流涌动的政策和帮派中游走,嘲笑卢泰愚当政时号称“与罪犯的战争”的釜山严打,干脆就是“坏家伙们的全盛时代”。



用一个大佬的发家史,反手抽了贪腐、混乱的卢泰愚政权一刀。


有个镜头很经典,大父在破碎的镜子里看自己:



就像这面镜子,全都是真情、假意、谎言、真相的碎片,唯独没有完整的他自己


在《特工》中,尹钟彬又一次使用了镜子,而且是大规模。


比如朴皙映跟上司秘密通电,浴室的水汽中,远处的化妆镜、近处的铜镜上,分别出现了他的身影。



被“识破”特工身份时,镜头对准的也是镜子,甚至镜子的金属边缘也被打磨得极为光滑,让他的脸出现了重像。



最后的对峙时,也没有直接拍朴皙映,而是在李明云的眼镜反光中,出现了朴皙映的倒影。



这次镜子的运用跟《坏家伙》当然不一样,镜中有完整的朴皙映相貌,或者说——


朴皙映的假相。作用是什么?


还是说回尹钟彬钟爱的“以小见大”。


这次,他已经不满足于嘲弄韩国官府中低层面了,选择“唯一一个当面接触过朝鲜最高领导人的特工”黑金星作为故事原型,尹钟彬的野心很大:


接触到金正日,意味着朴皙映有机会触摸到最高层的机密。


朴皙映被允许进入朝鲜领土时,正好是韩国总统大选前夕。


偏偏这个节骨眼上,朝鲜在板门店发动炮击,武装示威。



为了防止可能发生的核战争,朴皙映不得不加快进度,刺探情报。


这时,执政党总裁的民调支持率又得到了提升——


另一位竞争对手,是金大中(这两年韩国电影最常缅怀的两个总统,就是金大中和卢武铉)



稍微科普下金大中: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韩国民主斗士,韩国第15任总统,任内完成韩国企业民营化和产业结构转型,带领亚洲金融风暴打击下的韩国经济重新复苏、改善韩国与东北亚各国关系。


提出《反腐败法草案》和最终通过《反腐败法》;大规模精简公务员,使数十年军政府通知下冗官冗政的韩国政府,一举成为OECD(经合组织)公务员人数与人口的比例最低的国家。


肉叔标红的部分,什么意思?


动了别人的蛋糕。第一段,动了别人的钱袋子;第二段,动了别人的官印子。


老话儿说: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你说这帮人能让金大中上台么?当然不能啊!


而几十年军政府统治下,金大中一直是官府缉拿的所谓“赤色份子”。


怎么挫败他的支持率?


让朝鲜动动刀枪再好不过了,毕竟“金大中跟他们是一家”嘛,民众一恐慌,他就没得玩了。



朴皙映还没刺探到军情呢,就收到上司命令:给朝鲜送钱,买炮弹。


他要怎么做,肉叔就不剧透了。


总之,尹钟彬干脆直接借金正日之口,嘲讽了一把韩国历任政府,和有点风吹草动就变风向的韩国大选。



当然,嘲笑官府的韩国电影太多了,就玩点这个,还不足以让《特工》在韩国票房一路逆袭,仅用6天就实现单日票房反超《与神同行2》


还是以小见大,尹钟彬在剧情中虚构了一段南北兄弟情,用两人的经历唤醒同根同源血脉的认同——


朴皙映和李明云。


一个是忠诚的韩国特工,一个是忠诚的朝鲜高官。


影片前半段,着力描写了两个人共同的信念:


就像处长只有一个祖国一样

我也只有一个祖国



正常情况下,两人怎么可能会产生什么兄弟情,就算是亲兄弟,各为其主时上了战场也要见血啊对不对?


表面上看,他们两个越忠诚,就越不会跟敌人交心


实际上,恰巧相反,正是他们两个对祖国的忠诚。


在李明云意识到朝鲜人民水深火热、朴皙映发现韩国政府的阴谋后,认清自己所在统治集团眼中只有私利没有大义,才可能交心——


否则就成了烂俗煽情片了。


社长所在的集团一直需要有敌人存在着

这样才能利用敌人刺激民意

你不过是不想放开手中的权力,不是吗?!

……

朴先生也看到了

现在共和国有300万同胞

正因为饥饿和寒冷迎接着死亡

小孩子什么都做不了,就只能,那么吐着血死去




片尾一幕非常动人。


数年后,朝韩首次合作拍摄广告片。


人头攒动中,朴皙映面无表情地用眼神挨个扫过朝方代表。


就在眼中闪过失落的一瞬间,对面的门开了, 在军警簇拥下,一个熟悉的西装男走了出来。


李明云眼神也没在欢乐的人群中停留,四下打量,瞬间发现了熟悉的风衣男。




两人隔着人海相望,不需要表情,不需要语言。


李明云抬起了手腕——朴皙映送他的见面礼物,韩国制高仿手表。


朴皙映揭开了西服——李明云送他的离别礼物,朝鲜制领带夹。



《特工》恰到好处地在此截止,没有多的废话。


这不正好就是尹钟彬期待着的朝韩关系么:


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哎你说巧不巧,就在10天前,朝韩双方首脑,真就跟电影里希望的似的,坐下来一起发表了《平壤共同宣言》



编辑:火云鞋神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