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无双》是一部做到极致的电影

幕味儿 2018-10.04

作者:三三酱


经历了中秋档的冷清,今年的国庆档似乎有些回暖,热闹了起来。


巧的是,三部国庆档大热门全都围绕着一个话题,替身。在祖国母亲的第69个生日,这三部“替身”电影的出现和呈现效果是值得人玩味和讨论的。


《无双》真假难辨宣传海报

 

《影》出自国师老谋子之手,从阴阳八卦中汲取养分,萃取山水墨画精髓,告诉我们电影感是什么。


带着第五代导演最后的坚持和倔强,这个替身故事,是来自泱泱中华五千年的阴阳之道,五行之常,正邪之论。正国风,扬风骨,展人性。


“你错就错在,你本该死,却偏偏要活。”替身的目的,是向死而生,拨乱反正,中华生生不息,韧性在此。


 

《李茶的姑妈》出自势不可挡的开心麻花之手,以《西红市首富》为开端探讨的“金钱与欲”话题,向着为屌丝撸管的爽文绝尘而去。


这个替身故事,是平白在俗世里抠出一个“莫妮卡夫人”的空子,让底层小职员黄沧海男扮女装顶替,做了一把一剂春药就能泡富婆、打土豪、得真爱的黄粱美梦。


替身的目的,是向钱而生,那20美元即便被踩在脚下蹂躏千遍,它仍旧是钱。


虽然金钱之欲被当作淤泥被唾弃,可当它真正被拿到台面上,就变成了一种反智主义和释放内心欲与恶的狂欢,收效巨大。



巧了,悄悄上映的《无双》这部由发哥和郭富城撑起来的讲述伪钞大案的作品,讲的也是一个“替身”的故事。


只不过这个替身的故事,并没有国师的一身正气,也没有开心麻花的骚气,它处处透露着一股子邪气。


 

《无双》:新与邪,旧与正 

 

从海报上,我们可以看出,这是一部香港久违了的双雄电影,但是骨子里却看着又与众不同。


惯常的香港双雄电影,一般都是一阴一阳,沉稳配上冲动,正配上邪。


但是《无双》从剧本层面就有所不同,它要讲述的,是新旧观念的冲突。



这旧,就是我们发哥之前塑造过的一众形象,对情专一,对人忠诚,对事业不放弃,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即便你的专情石沉大海,你也要义无反顾地随着它葬身海底。


念这份旧的,我们称之为英雄。



这新,就是郭富城在此次角色中所展现出的一种价值观,生于微末,起于市井,挣扎再三,还只能是观众,他们不是权威更不是主角,只好在阴暗的墙角独自练起阴邪的功夫。


有阳光的地方就有阴影,你说人间正道没有我的一席之地?


错了,就像电影中的“画家”所说的,这个世界要做主角,就是要极致,之所以我还是观众,就是因为没有选对位置。不够伟光正,够邪也可以做主角。



《无双》的邪气就源自于此价值内核,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新时代屌丝文化和阶级固化局面所势不可挡的对权威解构和颠覆的心理诉求。


在这种基础诉求和认同感渴求下,是非与真假已经不是辩驳的目的了。世界变成了舞台,谁能站在舞台上享受目光的追随,谁就是赢家。


人生如此,事业如此,爱情更是如此。



这种自带邪气的精神气质内核,让整部故事时刻处在失控的边缘,周旋于人性之间,令悬疑感更重,让这部电影越到结尾越疯,越疯越坏,越坏就越显出内心的真,越真就越悲情。

 

邪气的,还有影片的风格与类型感。

 

这是一次不太常规的冒险,以至于观众在影院里两小时的心路历程是这样的:

 

刚进电影院以为是类似《反贪风暴》的刑侦破案片,到画家出场李问入伙时,以为自己看的是一群郁郁不得志的匠人在阴影处追求艺术的传记片,后面看到小马哥上身的画家带着弱鸡李问,铲平将军巢穴复仇,以为是喋血双雄的黑帮兄弟片,最后发现从初恋到社会主义兄弟情到三角恋到暗恋,这可能是一部暗黑版的《初恋这件小事》。



庄文强在《无间道》之后,要做的是一次多类型融合的尝试,而这所有的风格都被缜密又高密度反转的剧情牵动着按部就班滚动,像是把一件衣服的不同侧面都绣上低调奢华的金边,笼罩在一股阴冷的邪气当中,打造出这件包裹虱子的华袍。



当初做剧本的时候,庄文强曾经第一时间拿去给麦兆辉赏读,麦兆辉是接受不了这个故事是这么多曲折的,一旦剧透就没法看了。


所以“我们做的时候,就是朝着就算剧透也好看的方向努力。”


这才是庄文强在剧情中融合多类型的原因,要想在一众悬疑片中杀出重围,那么单靠悬念的营造是不够的,必须像印钞票一样,纸张、电板、油墨、人才样样夯实,才能达到一部令人满意的作品,获得市场的保证。



 从题材选择到分镜:一邪到底 

 

“我们这个美钞的纸,是把一美元打碎了用它的原浆,墨是日本的油墨,然后用了东欧解体各国的废旧印刷机,这种跨国犯罪大片,好莱坞都没想过这个角度。”

 

不难看出,刁钻的角度,极度敏感的题材,从剧本阶段就早就了《无双》的邪。


惊天大盗没少见,但是“钞级大骗”这个角度无疑是又邪又新颖的。



然而为了完成一次全新的冒险,作为导演的庄文强要准备的还不止是精神内核、类型丰富、与题材尝试,他更需要有高度配合的幕后团队将所有的艺术要求按照最初的设想完成到位的落地。


《无双》这个故事,是每个细节做到极致才能成就的。

 

制作钞票时,拍摄手制电板时,一笔笔复刻美钞头像的细致程度,让观众连连发出感叹。



从政府相关机构回购通讯录印纸,三合一的设定精巧绝伦。



李问把变色油墨误泼在玻璃墙壁上,吊灯一闪,瞬间红绿的转换打在发哥闪烁迷离的眼里。



每个镜头都在完美执行了剧本要求后,赋予了新生而灵动的美感。


这种美感,还原了《盗贼同盟》等犯罪片新奇的设定,并赋予了超乎观众想象的构图与运镜的审美体验。

 

演员的灵动更是为本片增色不少。


郭富城这一角色在原剧本里每个动作都是带着心理动机和行为动机的,有时要心理动机大于行为动机作出反应,有时反是,是个极难度的挑战,但是他显然交出了令人满意的答卷。


那些似是而非的台词,说出每句台词的口气,每个动作的设计和铺垫,每个眼神的拿捏都显得至关重要,一旦一处没有按照剧本设想去做,那么一切的故事和人物就不成立。从这点看,豆瓣上给出《无双》8.0的评分,无疑是对庄文强导演一次极有勇气的尝试的一次鼓励与赞赏。



 真影迷送给发哥的一封情书 

 

要说本片最大的惊喜是谁?

 

看过片的人都会说出这三个字: 周润发。并且立刻拿出这两张图,缅怀一下小马哥的英雄时代。



《英雄本色》小马哥/《无双》中的画家

 

作为粉丝,当我们看到“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的偶像,自毁前程,总是会有些心痛的。


或者回踩唾弃,或者默默洗地,粉丝的心操得比妈妈还勤,而庄导似乎给出了一种粉丝回应偶像的范本(当然不是所有人都做得到)。



导演庄文强就是周润发的忠实粉丝,“我有时看他的一些电影,我是伤心的,是不愿意看下去的。我不觉得,我喜欢的发哥要去拍这些电影的。但现在证明,他是可以的。”

 

庄导最开始写这个本子,就是比照着发哥写的,然而不敢痴心妄想,只是希望有天能够用这个独特的剧本给到发哥另一次演技尝试的可能。


这是出于对偶像的信任,也是出于对偶像的负责。


这个本子最开始给到郭富城,郭富城得知庄文强一直想找发哥来挑大梁,就帮忙递出了橄榄枝。


发哥第二天拿到剧本,直接问庄导:这个本子,你不找我演,还能找谁演呀?便一口答应了,出人出力,随即资金、审核问题也都迎刃而解。


甚至在片场,发哥更是乖乖“听从”导演的话,一遍遍改戏讨论戏。



发哥在片场几乎主动承担了技术监督指导的工作,在拍枪战这块,他为《无双》贡献了不可磨灭的功劳。


有些枪战戏实现不了,拍出来不好看,都是仰仗着吃过苦的发哥给出的实战经验,一点点磨出来的。


 

庄导曾经这样讲过一段经历:

 

“我悄悄问发哥:你是不是每一枪都记住了自己开了多少发子弹?


发哥说:当然啊。我每一支枪都留一发的。


我说,要不要这么夸张,拍《英雄本色》呀?


他说,不是啊,导演,如果我连最后那一粒子弹都打出来,枪是会退膛的,那就不好看了嘛。”



一个演员会自己考虑到枪支退膛的问题,说明,他是真的用心在做事,用心在演戏,把这部戏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努力。

 

这一切,都源自于一个粉丝对偶像的负责。


我们时常看到粉丝自称家人围在偶像的周边,痴迷于已经塑造出来的偶像外壳,又有几个能够读懂偶像的心呢?


你要理解他的诉求,看到他的渴望,并想办法与他共同成长,即便希望再渺小,也别放弃。



粉丝若用心,偶像总会看得到。附庸者众,知己难求。


粉丝的负责,换来的是偶像的投入。达成的,是彼此成就。

 

发哥演绎的画家,有着《纵横四海》里雅痞的调皮,叫李问拿着手榴弹,“叫你松手再松手”说得好像是帮忙拨个电话那样举重若轻。



他又是《英雄本色》里的小马哥,手持双枪以一敌百,一缕刘海耷拉下来,直来直往,有恩必还有仇必报,看他的脸,再看他的眼神,好似20年的岁月并没留下任何痕迹。


《英雄本色》小马哥

 

看着那句“兄弟一场,拿枪指着我?”的时候,好像看见了《喋血双雄》里李修贤和发哥相爱相杀的画面。


《喋血双雄》

 

他说,“不能为爱情负责的男人,不算男人。而我就是那个为数不多的不为女人而活的男人。”


这次的饰演画家的发哥好像又有些不一样。


80、90年代发哥的角色总是冲动的、专一的、动机单纯,不管世界如何变,他依然坚守心中道义底线的悲情英雄形象,而这次,庄文强给我们个机会,看到了“一样又不一样”的发哥。


“三代做假钞,从未被抓”的身世成谜,只有行规是他的底线,其他的时候,他都是喜怒无常,乖张暴力。仁义早就不在范围之内,家人兄弟的概念似乎也仅仅是一个说辞罢了


。这次的发哥,该开心的时候为了“五百吨原料纸”而板着脸,该正经的时候嬉皮笑脸,有时待手下如家人来两个“摸头杀”煮个饭,有时拔起枪来就六亲不认。



这样的发哥,得到了最大的发挥空间去玩去闹去试,陌生又熟悉,作为一个影迷来讲,既勾起了青春的回忆,又被新意所吸引。


他变了,又好像没变。


《无双》这封情书,不仅是庄导送给发哥的,也是庄导和发哥集结起来送给众多影迷的真情书。是真影迷,都懂。



说这些似乎是无关于《无双》电影的题外话,但是看到这些幕后就莫名感动,说到底还是替身的故事。


发哥作为80、90年代的时代烙印横亘在多少人心中,又被多少人忘记。


我们把内心的英雄梦投射在偶像身上,让他们成为我们的“替身”,从而把他们固化在一种神的形象,不容改变和质疑。


又有多少人,能够给偶像一个机会,从“替身”的禁锢中走出来,活出真正的自己呢?



更多影视资讯,请关注“幕味儿”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