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孙俪:下一站,影后

柳飘飘了吗 2018-10.05

刷到第55届金马奖入围名单的那一刻——


《影》刚散场,表妹被人流挟着往外涌,手心汗渍渍。


随后就是依次听到了《影》传来种种捷报——狂揽十二项提名?不意外。男主邓超与段奕宏、徐峥“三雄争霸”?也猜到了。


但最佳女主角名单还是让表妹尖叫了一把:


她终于站在这里了吗……


嗯。


孙俪。



1


旁人眼中,孙俪有千般模样——佛系养生的居家妈妈,内地宫斗剧的“祖师奶奶”,难得不动刀不微调、却始终颜巅不倒的八零后大青衣。


《影》花絮,36岁的娘娘状态好到惊人


都对。


可当她站到影视艺术最高殿堂的候场区,我们才重新发现——


从爱情到事业、持家到育儿、养生到出书、运动到礼佛、经典角色到影视奖项、小荧屏到大银幕……如果把人生做成一张任务卡表,那么孙俪的满满当当全是“√”。


满眼的大满贯气象。


她,怎么做到的?



孙俪是1982年生人。


她在上海一弯小小弄堂呱呱坠地,迎接她的是许多“不完美”:


12岁起,生计是妈妈一力维持——


这名普通的商场售货员月收入100元,除去吃穿用度,还要为女儿缴纳在少年宫学舞蹈的费用,她每天从商场下班,再去做一份打扫卫生的工。


也许是遗传了妈妈的坚强,孙俪自小有出息。


5岁学舞蹈,11岁代表上海东方小伙伴艺术团出访英国、美国、日本等国。


邻居街坊都叫她:“小小舞蹈家”。



可是舞蹈家究竟不是那么好当——


孙俪考过三次舞蹈学校。


败屡战。


屡战屡败。


老师眼睛毒:


头大 跳舞不好看



于是,15岁,孙俪舞蹈家的梦没了。


她改考上海警备区文工团,当文艺兵。


部队上,她领舞的《荔枝飘香》在全国、全军汇演中立下二等功、三等功。孙俪终于不那么紧绷,她想法很简单:有军功在,分配的工作总不会太差。


后来转业通知下来了,给孙俪安排的岗位是“餐厅服务员”。


她知道,她的工作还是没了。



这就是命运给孙俪的“出厂设置”,一次次推倒重来。


在许多采访中,孙俪反复提到过一个小插曲:


当年一进部队,小小年纪的“舞蹈家”被挑选为全军汇演的领舞,一下有些膨胀,也不好好练功,舞也跳得马虎。领导叫去谈话,语重心长说了许多,唯独一句给了她当头一棒:


“如果下次审查你还跳得这样乱七八糟,这个领舞一定就不是你的了。”


《荔枝飘香》


孙俪回去哭了一天。


不知道那阴雨绵绵的一天,她心里都笼罩着哪些念头。反正表妹看到这一段,总觉心酸——彼时她正在经历的,不是过往种种的浓缩上演?


“得不到”已属大遗憾,可在孙俪人生的前十九年,她反复体验的更是苦了些:


失去,本属于你的东西归了别人。


真的是你的东西,好像要瞬间离开你

而且因为是你不努力



一个人的后来,从来都是对过往的映射。


什么意思?


即,要不被欺压我的同质化,获得安全;要不通过战胜欺压我的,寻找价值。


孙俪无疑是后者。


她近乎偏执地相信奋斗。


奋斗于她,不是无从取证的口号,也不是适者生存的规则,奋斗于她,就是本能。


不是我的,我不强求;


可是落到我手上的东西,就没有失手一说。


秘诀吗?


除了努力,还是努力


不是说给了你就是你的,你一定要珍惜。(《可凡倾听》)


最重要的是它教会我,任何事情要努力。(《鲁豫有约》)




2


孙俪是表妹所见,内地少有毫无保留的女演员之一。


踏进演艺圈时,才19岁,处女作电视剧《玉观音》。


19岁的娘娘还一脸稚态


那时虽签了经纪公司,但女主安心的角色,剧组没说让她演,也没说不让,只说可能——“不努力的话,随时换人”。



最后确定是她,还是因为试镜的一段哭戏打动了丁黑导演:


安心和毛杰打电话,得知两人的儿子被毛杰害死。


孙俪表情清零,双眼放空,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这场戏演得多高级么?


其实没有。


后来回看这段经历,孙俪不好意思地说:“那时根本不会演戏,完全是逼自己哭。”


为何要逼?


你一定要哭

不哭,你就没机会



《玉观音》开始,孙俪接过自己命运的转盘。


也是《玉观音》让孙俪意识到——


从舞蹈演员到演员,不光脱掉“舞蹈”二字那么简单,二者对形体的理解都不一样。


同样是听到放鞭炮的声音,舞蹈演员表现的侧重点在节日的喜庆氛围,而演员,则在下意识的行为动作。




认识到这一层,孙俪反而想通了——


我比表演专业的演员起码要多付出三倍努力。


《玉观音》,开车、跆拳道、游泳、台词、表演……每一样都踏踏实实学下来。


难得的是,每一部戏都像第一部那般踏实。


后来有了名气,我们几乎看不见孙俪“偷懒”。


“就是到现在,我拍戏都相信,如果不努力,明天的戏就不属于我了。”



孙俪演戏,一大功夫就花在入戏——


近似于“痴”


孙俪的入戏通常从一面镜子开始。


《甄嬛传》入组前,她买来一双花盆底,对着镜子日夜摹拟。“哪天自己瞧自己顺眼了,我便知道自己慢慢进入角色了。”


人物情态,这么摸索。


接着是读剧本


内行人都知道,有一种剧本叫孙俪的剧本。


——这只能算“顶表面的功夫”了。



《芈月传》。


孙俪一开始想要两年时间准备,原因是,两年,可以把那段时间与人物相关的正史野史全看一遍。


当然不可能。


于是她请了私教,正常上课的同时,还用读剧本过程中想到的各种稀奇问题去“烦”老师——关于人物的一切,她都想了解。


人物的血肉,常常是这么生出来。


接着是背台词


开机前两星期,从一遍遍读、熟背到默背。


人物的言谈,是孙俪立军令状的地方:“背台词太简单了,连台词都不能脱口而出的话,就太不专业,就不要谈表演了。”



家里的“备战”,人物只是成了一小半。


来到片场,孙俪才是真正的作战状态——


和孙俪合作过两次的导演郑晓龙笑言,她是唯一一个“不给导演面子”的女演员。从《甄嬛传》到《芈月传》,导演约她一起吃饭,从没一次吃完整的:


吃到一半或者不到一半,吃一点儿,“导演,我得先走了。”


“干嘛?”


“回去我要背词。”


在剧组见不到她放松的时候,永远拿着剧本在旁边做准备,这就是孙俪的特点。


他最后用三个“特别”评价她:


特别勤奋

特别努力

特别用功



表妹脑补了一下,郑导描述的画风应该是这样↓



其实这个问题,曹可凡问过孙俪:


为什么在现场总要抱着剧本?


得到的回答很“痴相”:


我很怕跳进跳出

会影响我对角色的感觉 会的



我想如果这样形容孙俪的戏,应该不夸张——


每一次,都是毕其功于一役的表演。


长期揣摩、涓滴累积、不近人情的闭关,往往就为“啪嗒”一下。


我们今天看孙俪的戏,发现每一场哭戏都是高光:


《幸福像花儿一样》。


文工团跳舞的杜鹃完全是当年那个“小小领舞”孙俪,心事简单得像一抔清水,风吹一吹,就乱了。


被心上人惹伤了,边掉眼泪边指望着白杨(邓超 饰)帮她想办法——完全认不出对面的男生正在喜欢自己。


她仰头望着他,连鼻子也痛苦得一抽一抽。


这是单纯的杜鹃



《小姨多鹤》。


多鹤的一生是战争遗留的悲剧。


作为战败国的遗孤,她隐姓埋名寄居在一户农家,温言细语的张大娘(萨日娜 饰)叫她忍不住思母心切。


脸蛋捧在张大娘手心,目光赤诚如稚兽,泪水汩汩流。


这是孺子望母,多鹤。 



《甄嬛传》。


一哭封神的“皇上驾崩”。


“崩”字一出,两挂泪应声往下落。


这是杀伐果决,甄嬛



再有《芈月传》。


重逢青梅竹马,换了人间。


在笑与泪之间瞬时切换,喜极、哀极。


这是“我们再也回不去了”,芈月



同是哭戏,可我们一路看下,心里如明镜清晰:


那泪,是杜鹃就绝不是甄嬛,多鹤也不可能是芈月的——甚至,表妹由此回想剧情,连人物的彼时境遇、前世今生也能一一对应出来。


说白了,眼泪不稀奇、技巧不稀奇,稀奇的是


那种打碎骨头连着筋的像。


而“人一像了,比演得多好都重要。”



3


当然必须说《影》。


因为在表妹看,《影》中孙俪突破就突破在,她在那种向上的不甘中,又多了一分暧昧的微妙。


据说张艺谋在选角时,也曾意属他人。但孙俪又一次凭实力扭转了局势。



孙俪扮演的小艾是女主。


开场,小艾卜卦:


“这卦至阳至刚,没有女人的位置。”



这很好地说明了女人在男权政治中的处境,你是附庸品。


剧情也不断强化这一点。


小艾贵为沛国都督之妻。


却因为一场政治阴谋,不得不周旋在丈夫子虞和他的替身境州之间。


子虞是真身,境州是影。


对真身而言,一旦事成,影子不能留;对影而言,登堂入室,真身必除。


就像海报《局》所画——


真身和影,各占阴阳,小艾侍立一旁。



这局面之外,又有立场不明的将军田战(王千源 饰)、别国安插的探子鲁大人(王景春 饰)、对面的劲敌杨苍杨平父子。


可,这真的是一场男人的战争……


吗?


你要真看了《影》,会发现,小艾才是《影》的戏眼。


注意,电影自小艾窥视而起,由小艾窥视而终。


她的“看”构成了电影的闭环。


首尾相照,往复循环。


但这权力强弱更替的循环中,小艾这个“旁观者”又慢慢有了变化。


否则,子虞何以说出这样的荒唐话:


“是不是小艾都难辨真假?”



其实,小艾岂止是“难辨”真假。


她本身,就真真假假。


《影》,三次抚琴叫人细思恐极:


第一次抚琴是沛王试探。


大殿之上,命都督夫妇表演举世无双的“琴瑟和鸣”,以辨都督真身。


推辞不成,小艾率先抚琴。


影子若跟上来,便是真夫妻;没跟上,便是影子心里还有犹疑——


小艾为何抚琴。


莫非,她也在试探?



第二次,子虞试探。


房帷之内,影与小艾领子虞之命,琴瑟和鸣。


琴瑟和鸣者,情感之音,灵肉合一方为至上。


影心中敬畏主母,琴音惶恐、迟疑,小艾指尖却淌出潺潺溪流,一路指引、缓缓拂照,直至水乳交融。


这,已经是两人暗合的先声。



第三次,小艾试探。


斗室之内,她主动提出与子虞同奏——那夜的事,她知他知。


琴音铮铮、尖厉飞扬。


她不再是奉行旨意的手脚,而是分庭抗礼,不差半招。


要知道,破解杨氏拖刀之法还是她悟出来的——


亮不亮底牌,我们都得知道这个女人的高智商。



差不多同一时间,在境州。


影子飞奔向儿时的小屋,发现母亲已被害,他不得不回到沛国。


黑手是沛公?


是子虞?


是子虞授意的田战?


还是说,结合后面暗室机关泄露——


这一切根本是一个女人的局。



小艾的角色,深不见底。


孙俪显然吃透了这一层。


这次入围,金马给出的评语是,层次感


金马奖执行长闻天祥:


演员表面上风平浪静,其实心底暗潮汹涌,很有层次。


复审阶段,评委吴冠平则说:


演员出现的每一场戏都是这个戏的最关键的点,无论是开始的琴瑟和鸣,还是练习伞舞也好,演员都是以一种非常克制的表演来体现最丰富的内心的复杂情感。


都对。


一开始,孙俪白衣翩跹、慢言曼行,温顺而躬亲。


像一直被豢养在深宫的猫。



但在最后一镜中,她有了人的温度,完全“跳出来”了。


手提裙摆,梗着脖子,以一种前倾的姿态向前飞奔。


更准确点说,是“扑”。



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她的眼睛。


她最后看到了什么?



你看到几重意思:


恐惧?


好奇?


震撼与茫然?


沉痛与妥协?


野心与失控?


没有准确答案。


表妹只知道,那是即兴创作。


当孙俪快杀青,张艺谋突然说要补拍一镜,指令就一句话:跑,最后镜头停在你脸上。


剩下的就看演员对角色的理解——


孙俪应该是“超纲”发挥了。


《影》,一场暧昧又暗黑的厮杀中,全盘克制里,孙俪就是那么火花一下。


张艺谋一个即兴想法,她把握住了。


之后在答媒体问,出了名“错0.5秒都不行”的张艺谋提最后一镜,直夸孙俪“完美”。


表妹不知道这背后她又下了多少苦功、入了多久的定,只是觉得——


这,就很孙俪。


从以伴舞身份第一次在影视作品露脸到今天提名金马影后,17年。


17年,我们见过太多明星的高超技能,学霸系、情商系、艳压系、灵气系……很少有人比天赋。不是因为天赋最少见,而是天赋最难。


马克·吐温说,“不写上十年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天赋。”


所以,永远把每一部戏当成第一部戏、永远毕其功于一役,这不才是一流的天赋?


2018年,孙俪终于到此。


成了,她是金马影后;


没成,她是孙俪。


二者不分先后。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