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两个月狂瘦40斤,他让人尖叫的不止是身材

泉的向日葵 2018-10.11

“春分那天,家父被人刺杀,叔父担心我落此下场,他寻遍天下,终于找到一名八岁男童,其样貌与我酷似,把他带回府中,秘密训练。这就是今天的影子。”


张艺谋新片《影》映前121天发布了首款预告片。


古典的中国水墨风格、二元分屏处理形式,暗藏惊鸿中烘托出当之无愧的第一主角——邓超。


(左:子虞;右:境州)


片中,邓超一人分饰两角,沛国都督子虞和替身境州。


替身的主题让很多人猜测《影》是在翻拍或致敬黑泽明的《影子武士》。


事实上,电影除“影子替身”设定外,和《影子武士》讲述的是完全不同的故事。


根据人物定位,真身子虞“形容枯槁,瘦骨嶙峋”;


影子境州时而草帽蓑衣,时而朝服于身,时而白衣挺立,健硕挺拔,身姿飒爽。


面貌酷似但身型截然不同的两人,本可通过CG抠像处理完成;


邓超和张艺谋团队却共同选择了最笨的方法:令演员迅速增重减肥变身气球人。


(来自“娘娘”的图片)


于是,邓超先在三个月内健身增重20斤,进组时体重达到肌肉饱满的83公斤;


替身戏份杀青后,又在两个月内急速减重40斤至63公斤。



减肥阶段,他每天严格控制饮食,最少时一天只吃两个鸡蛋,在片场曾因低血糖眩晕过六次。


炼狱般减重让“娘娘”孙俪都心惊——



张艺谋对此用了三个字评价:“很玩命”。


邓超自己却乐在其中:


“很多时候别人不知道演员做了哪些努力,但那就是我的本职工作。在挨饿的时候其实我是快乐的,因为我知道子虞需要,我不得不这样做,我也必须得这样做。”


外形变化带来的首先是与角色状态的高度贴合。



满身肌肉时,人自然会舒展挺拔,眼神明亮,窘迫之中亦有盎然开阔之象;


朝夕相处之下很难不令女人心动,正所谓如狼似虎“小鲜肉”哪。


而重病缠身的子虞因身体虚弱而带来的颓败与病态,是饿得随时会晕倒的邓超真实的生理反应。



身体佝偻,眼神暴躁,颤颤巍巍的动作,神经质的呼吸讲话和动作起伏,吊着一口气仿佛下一刻就要崩塌。


生理上先感同身受,进而对角色心态情感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才能走近人物,直到真正成为人物本身。


作为出名的“戏疯子”,这不是邓超第一次自虐。


更广为人知的例子,是《烈日灼心》里辛小丰那场安乐死的长镜头,他让工作人员真的给他注射了葡萄糖,一度晕厥吓得导演曹保平以为他“过去了”。


后来他回看录像,发现自己醒来后躺在床上,嘴里不停念叨“小丰太可怜了”,抑制不住地大哭。


“辛小丰死亡的那一刻,我摸到他了。”他说。


对邓超而言,这种极致的追求不是付出,而是职业性要求的准确,痛并快乐着。


影史上为角色疯狂减重或增重的例子并不算少,克里斯蒂安·贝尔、阿米尔·汗、查理兹·塞隆等都因此获人赞誉,但在内地影坛上像邓超这般极端的,应该尚属首例。


尤其特别的是,大多数演员作此努力是演绎一个角色的不同状态;


而邓超需要演绎的,确切来说是两个角色的三个状态:真身子虞,扮成子虞的境州,回归自我的境州。


片中子虞和境州有不少同框的戏份,摄制组使用的是“Didiber”拍摄方法。


剧组找来邓超的“影”演员封柏。


邓超先演一遍子虞和封柏对戏,再让封柏依样画葫芦扮演子虞,和邓超扮演的境州对戏。


境州戏份全部杀青完毕,两个月后邓超减肥归来,二人角色对调再演一遍。


(《影》是部有痛感的影片)


它不光意味着邓超需要同时出演孱弱和健壮时期的两种状态两个角色,更难的在于减肥前后的他,都需要牢牢记住这些同框部分的走镜镜位、表演节拍、眼神呼吸,用张艺谋的话来说,“错0.5秒都不行”。


对演员来说,工作量多了可不止一倍这么简单。


追求完美的邓超,还常会在张艺谋拍板“OK”后,要求再来一条。


封柏问他为啥,他说,总觉得下一次表演,自己还能做得更好。


《影》的题旨主要是建立在真假子虞基础上的诡局。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谁是棋子,谁的棋局?



一开始,境州为阴,存在意义就是代替他人而死,却活在明处;子虞为阳,运筹帷幄心系天下,却困于斗室,不见光明。


在围绕与杨苍约战、收复失地的政治多方博弈过程中,二人心态境遇悄然发生变化,直至最后大殿对峙一幕,棋面揭开,直面生死,达至高潮。


(琴瑟和鸣拉近了“影”与子虞夫人)


境州从人前自信骄横的“假都督”,到私下不知“我是谁”的身份困惑;


从小心翼翼的暗恋,到大胆直接的表白;


从一心只求回家见娘,到被复仇烧红了眼,野心逐渐生根、发芽、茁壮,开始想取而代之“真都督”,不甘心一辈子做人牵线傀儡。


子虞也从叱咤风云谋划全局的幕后操盘手,慢慢被“影”所侵蚀,一点点丧失自我存在的空间。


(“败了,你我都要死”)


最开始尽管身衰力竭,他仍有王者霸气,敲策境州“死心塌地干你自己的事儿”,完全不把这个替身放在眼里。


随着影越来越像他,他却似被境州抽走了心气。满眼的猜疑,恰源于恐惧,是对不确定性的惊惧,才有了“洞中窥人”的神来之笔。


(太极意向是阴阳相克相生的外露表意)


在阴戾狠决的极端环境下,一个人心底的恶会不会逼出来?会逼出几分?


张艺谋借一人分饰二角的邓超,把黑泽明《影子武士》里“真身没有了,影子就无法存在”的结论,又往前推进一层。


境州身份为阴,与子虞相生相克,势如水火,此消彼长。当阴最终站到了阳面,也意味着同时被吞噬成为阳本身,是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


二人那微妙心态的转化被邓超演活了,他的丰富丰满撑起了其他演员的精彩演绎。


邓超等四人在大殿斗得呕心沥血的画面,是我今年见过的大银幕最佳高光群像表演瞬间。


我曾在一篇文中写道:“在同辈小生中,邓超戏剧功底扎实,是少有的起步于小剧场喜剧的明星。这样的人,天赋加上努力,哪怕做配角,也是锥处囊中,很容易就现了锋芒。”


平日里看似嘻嘻哈哈混不吝的邓超,对待演戏是一等一的认真。


他希望表演时能“让自己彻底进入角色的世界,替他走一程。”


一路来,他走过“皇帝专业户”、“高干子弟专业户”,走过赵二斗方文孟晓骏辛小丰,这次,他走入子虞和境州世界里。


优秀的角色与优秀的演员共同成就,他们又共同成就了张艺谋二十余年自《活着》后最好的作品。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