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他在家宅了30年,内心却住了世界上最有趣的灵魂!

表姐电影 2018-12.06

作者:表姐


今年的9月15日,日本资深演技派女演员树木希林去世,享年 75 岁。

 

在前不久上映的《小偷家族》中,她就在电影中经历过一次次死亡,而这次,这位可爱的老奶奶终于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树木希林是一位伟大的演员。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年里,她忍着病痛,接拍了四部电影。

 

仿佛是想要跟这个世界做一次告别一样,树木希林完成了自己人生最后的谢幕演出。

 

今天表姐要推荐的这部电影,就是树木希林人生最后的遗作之一。

 

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

 


豆瓣评分8.6,好于90%的剧情片。

 

电影曾经亮相于今年的北京国际电影节,很多影迷把它称为:今年最值得期待的日本电影



之所以会有如此高的期待,是因为影片的导演冲田修一

 

跟很多人一样,表姐认识这位特立独行的导演是因为他同堺雅人合作的那部《南极料理人》

 

在冰天雪地的南极,堺雅人饰演的厨师用一道道美食料理,治愈着科考站队员们内心的孤独,安抚他们的焦躁,慰藉他们的空虚。


 


从这部电影开始,冲田修一确立了自己笑中带泪、温暖治愈的风格。

 

之后的《啄木鸟和雨》让他获得有“日本奥斯卡”之称的东京国际电影节评委会大奖,而那部经典的《横道世之介》更是很多人心中的「21世纪最佳日本电影」。


 



至于这部电影是冲田修一筹备多年的作品,电影讲述的是日本著名画家熊谷守一的晚年生活。

 

在看电影之前,有必要了解一下这位日本艺术界的著名“怪人”。

 

熊谷守一是日本画坛的宗匠大师,艺术生涯长达半个多世纪,享誉盛名。日本天皇要为他颁发代表国家最高荣誉的文化勋章,可他却任性地拒绝了。


 



他的画作风格多变,早年曾被定义为野兽派画家,后期风格才逐渐转为简洁,晚年更接近于抽象,尤其是晚年的画风越来越趋向于简洁朴素,与年轻时代截然相反。

 

而更令世人惊奇的是,晚年的熊谷守一成为了一名资深的“宅男”艺术家。

 

长达30年间几乎不出家门,每日在自家花园里观察花草虫兽,因而被称为“艺术世界的隐士”。

 





熊谷守一画作


电影从一段令人捧腹的情节开场,博物馆内的日本昭和天皇对着墙壁上的一副画作问:这是几岁孩子画的?

 


这不只是天皇本人的怀疑,也是世人对于这位艺坛大师的好奇与疑问。


随后画面切换到主角熊谷守一(山崎努 饰)的家中,镜头扫过画家有些简陋凌乱的画室,再到室外院子中郁郁葱葱的灌木树丛。

 



树丛的深处,隐藏着一张表情肃穆的脸庞。难以想象一位举世闻名的画家,会以这样的方式出场。


 


故事开始于熊谷家的一顿日常早餐,老伴秀子(树木希林 饰)和一直照顾夫妻俩多年的侄女,准备了简单却丰盛的早餐。

 

但对于上了年纪的熊谷老先生来说,吃早餐却变得很麻烦。

 

吃豆皮,要拿剪子剪成一角一角。

 


吃香肠,要拿夹子把香肠夹碎。

 


而身旁的老妻对丈夫的这种行为早已习以为常,甚至当丈夫夹不慎导致香肠汁水四溅的时候,她也会很自然地拿出手帕擦脸擦衣服。

 


吃完具有“仪式感”的早餐之后,熊谷就会和妻子来一盘无视规则的围棋,这是夫妻间保持多年的日常功课。

 

老伴会边下棋边问丈夫:今天要去哪儿?

 


丈夫很随意的回答说:去池塘。

 

又一次输给妻子之后,熊谷起身准备出门。换上木屐,将毛皮坐垫系在腰间,戴上尖顶帽,柱起拐杖…...装备齐全之后,他出发了。

 



老伴边晾衣服边小心翼翼地叮嘱说:

 

路上小心。

 


你以为老人是要出远门吗?并不是。

 

这位垂垂老矣的老人,只是悠悠地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沿着房门口的小径,走向院子的树丛深处。

 

他匆匆走过一片树木,又折回来,特意看了看新长出来的枝干,偶尔会蹲在地上观察一颗不知从哪里掉下来的石头。

 


他也会观察树木泥土里各种各样的虫子,甚至是趴在地方看蚂蚁搬家,半天一动不动。

 


然后走得时候顺便捉弄了水中的游鱼,试图追一只猫而落败。



最后坐在矮木桩上凝视一只螳螂,似乎这林子里的所有生命,他都很熟悉一般。

 


就这样在院子里转悠了一圈之后,老人似乎有点迷路了。可当他一抬头,却发现是妻子正在晾衣服。

 

原来,他只是在自己家的院子里绕了一圈!

 


妻子有些惊讶丈夫怎么回来了,熊谷慢条斯理地解释说:

 

池塘可真远啊。

 


于是再次同老伴告别,继续自己的池塘之旅。

 

其实,所谓的“池塘”也在这所院子里,藏在一处坑洞里。池塘是熊谷自己挖的,鱼塘很深,为此他一个人挖了三十年。

 

每天老人都会在阳光恰好可以照进池塘的时间里,在池塘边观鱼静坐。


 


当然,作为知名画家,熊谷家少不了要应对一些不请自来的客人,这向来都是老伴秀子的“任务”。

 

有人上门花费重金,只为求给自己经营的旅馆题字,可老人却说自己很忙,要看池塘里养的鱼。


 


结果对方不经意说自己来自很远的信州,老先生才答应为他手写招牌。


因为老先生三十年没出门,不知道已经有了新干线列车,还以为对方花了几十小时才走到这里。

 


结果,求字人希望题“云水馆”,熊谷老人却写了“無一物”(无一物)三个字,老板无奈只好收下千辛万苦求来的招牌,回去为旅馆改名。

 


老人不仅视金钱如粪土,对名誉声望也看得风轻云淡。国家要为他颁发文化勋章,可老先生随口就拒绝了,理由很“任性”:


接受这份荣誉就会吸引更多人来打扰自己的生活了。

 


有电视台记者来采访,老人也是爱答不理,吓得记者每天都在做噩梦,梦到被老先生怼为“二流摄影师”。


可熊谷老人却轻轻描淡写地化解了对方的紧张与尴尬:可别随随便便让我出现在你的梦里啊。

 


这哪里像是一个大师前辈,更像是一个退休赋闲在家,可爱又倔强的怪老头儿。

 

这就是熊谷守一晚年的生活,三十年来一直如此。

 

足不出户的他默默守着这间树木茂盛的院子,与老伴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虽然日子清苦,但夫妻俩却甘之如饴。


 


对于熊谷来说——


这所小院虽小,却是他生活的全部。


 


这部电影并非传统的人物传记片,导演冲田修一并没有将主人公的一生简单的用不同年龄所发生的事情来堆砌。


相反,影片的时间跨度很小,仅仅只是呈现这位传奇画家晚年的一些生活片段。电影几乎没有太过清晰的主线剧情,导演只是耗费了大量的细节来刻画熊谷老人平凡有味的日常生活。



电影绝大多数场景都是在一所林木葱茏的院子里拍摄,甚至连对白台词都很少,可台词却透露着一种超脱凡俗的练达与洒脱。


他谈艺术:


有才华的人走不远,糟糕的艺术也是艺术。



他谈人生:


这辈子我还没活够,还想活好几辈子呢。



导演用细腻写实的手法,呈现了传奇画家熊谷守一自然恬淡的生活哲学。

 

从小院中的一草一木,一虫一鸟,到熊谷一家的餐食,再到熊谷夫妻之间的相敬如宾,在看似森林乌托邦一般的小花园当中,观众得以窥见一个艺术家有趣而富足的精神世界。


 

最有趣的地方是导演在故事中大胆加入一些很无厘头的幽默桥段,让本来略显寡淡的剧情变得不至于太过沉闷。

 

比如:

 

当老先生宣布拒绝接受国家荣誉的真正理由的时候,身后的众人居然真得出现了一种“晕倒”的萌感。

 


另一方面,电影中熊谷守一所追求的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活态度,但它对立面则是那座象征着现代文明的公寓大楼。

 

电影的结尾,电视台记者站在新建成了的公寓楼顶,俯视熊谷家的庭院的时候,我们才发现那所院子是如此之小。


 


可即便如此,这所“世外桃源”也依旧无法摆脱钢铁丛林的包围,这无疑也映射了现代文明对于自然人文的侵蚀。

 

电影的另一大看点是:两位日本殿堂级演员的同台飚戏。



除了饰演画家妻子的树木希林之外,电影中饰演熊谷守一是日本国宝级实力派演员山崎努

 

这位现年82岁的老戏骨从影将近60年,留下银幕经典形象无数。


 


他们两位的年纪,加起来超过150岁。但在电影中他们对手戏,呈现出的却是一种不着雕饰的纯真与超然,甚至让人无法察觉出表演的痕迹。

 

就连影片的导演冲田修一都忍不住感叹说:

 

虽说我是导演,拍片时就像他们两人的粉丝一样。注视着他们的演技,哪怕多一秒也好, 就是这种心情。


 


最后,表姐将熊谷守一老先生的一句话送给大家:

 

我的心里有一座庭院,能装下的人很少。


我的世界很小很小,但对我来说刚刚好。


关注“表姐电影”,了解更多影视资讯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