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融化!每个人都想要这样一个大黄蜂

幕味儿 2019-01.02


三十五年前的东京玩具展上展出了几个机器人玩具,它们表面看着并不特别,但只要简单操作,就可实现在机器人和汽车之间的形态转换。

 

谁也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创意,会让这些儿童玩具在此后短短几年内迅速风靡全球,并最终汇聚成经典的流行文化符号——“变形金刚”。

 

如今提到变形金刚,相信不论孩子还是大人都不会陌生。不见得人人都玩过变形金刚玩具,但擎天柱、大黄蜂等角色却是家喻户晓的名字。


动画版经典片头


这背后,1988年起在各地电视台引进播出的《变形金刚》TV动画以及由此带来的变形金刚玩具热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中国最早的几代“变迷”由此诞生;


2007年夏天《变形金刚》真人电影的上映则把变形金刚再次带回主流视线,不仅重新勾起了部分70、80、90后的集体回忆,也吸引了更年轻一代的观众。

 


电影版当年的票房为2.8亿(不要小看,含金量很高的),位列年度第一。此后的每一部《变形金刚》续集几乎是为打破纪录而来,票房更从最初的2.8亿一路冲到了最高的19.8亿。


可以说,在漫威电影小宇宙爆发之前,《变形金刚》才是最受中国观众追捧的超级IP。

 

就像许多系列大片一样,《变形金刚》在经过了前五部的第一阶段开发后,孩之宝与派拉蒙去年宣布将对系列进行重启,计划围绕单一角色讲述新的故事。

 


随后《大黄蜂》就被锁定为重启后的首部独立电影,并邀请到著名的莱卡动画工作室的当家人、曾执导了《魔弦传说》的“耐克公子”特拉维斯·奈特做导演。

 

不负期望,在变形金刚粉丝文化的大本营北美,全新班底的《大黄蜂》自圣诞档上映以来口碑满满,开画十天后,烂番茄新鲜度依然维持在93%,成为系列十二年来最受好评的变形金刚电影。



影片也将于1月4日在内地正式上映,作为2019开年第一部好莱坞大片,喜欢变形金刚喜欢大黄蜂的影迷不要错过。

 

从6月份发布第一款预告起,奈特的这版《大黄蜂》便成功吸引了眼球,太多粉丝表达了对影片能够还原初代动画形象的激动之情。



特别是大黄蜂回归经典的大众甲壳虫车型、变形后更为简洁柔和的机体设计等都与迈克尔·贝版本中高度复杂的硬朗机械风有了鲜明的区别,可爱的大黄蜂与海莉·斯坦菲尔德饰演的女主角之间的亲密互动也带出一份浓浓的温情。



除了主角大黄蜂的新形象成功勾起怀旧情绪外,最新发布的“塞伯坦大战”片段中,博派与狂派在塞伯坦星球上的战争场面也首度全景呈现。




此前一直半遮半掩的擎天柱终于正式亮相,与大黄蜂一样,都尽可能地贴近了初代动画中的简约设定。两位元老在塞伯坦并肩作战的这段画面会出现在影片开场部分,相信变粉们会即刻被代入其中。



再加上早已曝光的狂派金刚闪电、三变金刚粉碎与反射弹,可见,虽然《大黄蜂》选择聚焦单一角色,在基调上也较以往温情,但汽车人与霸天虎相斗的宏大世界观还是有所展现,激烈的动作场景自然必不可少,仍是一部标准的好莱坞视效大片。


可以化身汽车与飞机的狂派三变金刚


回过头来说角色,大黄蜂之所以被视为独立篇的不二之选,首先当然是基于它的高人气,其次是这个角色有足够的“施展”空间。

 

比如,从一开始,大黄蜂就被设定与人类关系最密切的机器人,它较早来到地球,以大众甲壳虫的形态隐于城市,同时它个头很小、性情温和,甚至有点调皮。类比的话,擎天柱是成熟稳重的博派家长,大黄蜂就是博派里的一个活泼少年。

 


在之前的几部系列电影里,我们既可以看到大黄蜂好动有趣的一面,也可以看到它顽强战斗的一面,它是擎天柱最信任的部下,《变4》里还一度成为博派的临时领导者(不过被漂移吐槽了一下)。



2007~2017,电影版连出五集,虽说擎天柱是当仁不让的C位,但大黄蜂始终是那个最让人感到亲近、真实、发自内心喜爱的角色。


这部最新的《大黄蜂》故事背景还是汽车人与霸天虎的两派相争,但重点放在了18岁的问题少女查莉与大黄蜂之间的情感关联上,与《变形金刚》第一部里“男孩与车”的情感主线产生了呼应。



但不同的是,奈特与海莉·斯坦菲尔德的加入,让系列电影里第一次呈现了最细腻的内心世界和绝对的女性主角。


片中,查莉是一个刚满18岁的少女,热爱流行音乐,还带点摇滚与朋克的酷酷范儿。但她有着心理创伤,父亲的过世让她久久不能走出,母亲组成新的家庭,也有了一个弟弟,在这个貌似完整的四口之家里,她总是感到隔阂与疏离。



所以在18岁,这个在美国社会中被严肃看待的成人节点上,她对车的喜爱以及想得到一台自己的车的强烈愿望可以理解为一种逃离孤独或者向往人生独立的映照。


而这个时候她发现了一辆破旧的、被弃于一角的甲壳虫,开回家后竟发现是一台有生命的机器人,于是两个孤独并且有“残缺”的个体相遇了(大黄蜂孤身一人来到地球,一场战斗使他的声音和记忆系统受损,只得伪装为甲壳虫车)。



关于残缺与修复是《大黄蜂》故事里的暗线,查莉要修复自己失去父亲所带来的伤痛,片中还交代了她一直试图修好父亲留下的那辆车,另外,她还刻意回避自己曾是跳水选手的过往,因为学跳水也与父亲有关;


大黄蜂出现后,查理将自己的情感转移,开始帮助它修复声音,在帮助唤回大黄蜂记忆与使命的同时,她的内心也得以成长,对母亲、继父、弟弟的敏感、不信任也慢慢消解,结尾那高台跳水颇有仪式感,代表着她对过去的释怀与新生。


生命补足、相互治愈


70后导演特拉维斯·奈特此前一直执着于定格动画,处女秀《魔弦传说》曾提名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是一位极有个性和追求的“富二代”。


他从小也是一个变形金刚粉,《变形金刚》第一季动画播出的时候正值他的少年时期,因此将八十年代作为《大黄蜂》的故事背景、选择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作为主角、选择还原初代动画里的变形金刚形象,于戏里,于戏外,都有着向经典致敬和童年缅怀的意味。



为了符合八十年代的复古氛围,片中置入了遍地都是彩蛋的八十年代流行文化元素,如巧妙融入剧情的流行歌、约翰·休斯的校园青春片(《早餐俱乐部》)、斯皮尔伯格以儿童为主角的科幻片、挂在墙上的《怪形》海报等等。


奈特曾说,“80年代的电影大片在表现青春期时会展示敏感、温暖和幽默,这是我们都经历过的挣扎”。



所以《大黄蜂》在视觉大片的包装下,内里其实就是奈特自己的《E.T外星人》,同样充满了基于孩童内心世界的幻想、冒险、成长,并带着对家庭关系的探讨。


来自《变形金刚》幕后花絮,2007


而斯皮尔伯格恰恰是整个《变形金刚》系列、同时也是《大黄蜂》的联合制片人,并且他老人家最喜欢的角色正是大黄蜂,如此组合,真的是很有缘分了。


同时,奈特以及他的莱卡工作室过往的作品向来喜欢将暗黑与光明、紧张与温情、恰当的幽默与内心揭秘结合起来讲述故事,以情感为切口,但又不乏瑰丽想象与大场面(《魔弦传说》最典型),这些理念在《大黄蜂》里都得到了延续。



作为独立篇的《大黄蜂》虽是变形金刚系列的重启作,但从时间线和故事上看也带有前传的性质,有个细节能够与2007版相衔接的——结尾,我们可以看到旧金山大桥上有一辆雪弗兰科迈罗,正是《变形金刚1》中的大黄蜂车型。


1966版甲壳虫与1977版科迈罗


无论是有衔接的前传也好,还是完全重启也好,对于变形金钢影迷来说,只愿这个系列能以更加多样的方式拍下去。《大黄蜂》是一次新鲜的尝试,那么关于其他角色,像擎天柱,我们同样抱有期待。当然,关于大黄蜂的故事,还是要继续讲下去啊!


关注“幕味儿”,了解更多影视资讯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