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吴昕,别哭

柳飘飘了吗 2019-01.10


新一年刚开始,芒果台又一档扎心节目上线。


《我家那闺女》。


听着是不是很熟悉:我家那**系列,又称大龄青年催婚记。


梅粉们应该还记得,去年《我家那小子》节目中,朱雨辰妈妈一番话,引来“妈宝男”话题热议。



《我家那闺女》异曲同工,请来爸爸们,和女嘉宾吴昕、袁姗姗、傅园慧和何雯娜等三观隔代碰撞。


吴昕成为了话题里的话题。


在节目中,她与好朋友(主持人)沈凌在家里聊天,说着说着,就哭了。



坦白讲,飘飘在不少综艺节目见过明星,尤其女明星哭。


周迅,小S,娜扎……


但吴昕的哭,跟这些人不太一样。


她既不是受到伤害的委屈,也不是悲痛不已的难过,她的眼泪,是对目前境遇的不甘不满,但更深层次的,是对自己的否定。


焦虑的眼泪。


想不到吴昕这么焦虑。



吴昕今年三十六。


飘飘还没到这个岁数,但飘飘能尝试理解这个岁数大多数人的为难。


年纪说小不小,事业说大不大,下狠心冲一把,发现脚步因为体力问题已经跟不上了。


节目里,她自嘲道:这么多年,做到了一个不知道该怎么弄的状况。


感觉特别无力。



现代社会对女性、包括女性对自己的期望,总是希望30多岁的时候,家庭,事业双全。


而吴昕,几乎“两手空空”。


迷茫。


这种迷茫最直观的反映,就是过分地在意“形象”


吴昕说自己在三十岁以前,从来不在意化妆、护肤什么的,三十岁之后,开始捣鼓护肤、化妆,吃一堆保健品。


残酷的是,化妆品只能让你“不老”,不能让你“年轻”,站在少男少女身边,吴昕的“衰老”依然无法隐藏。


我每天吃好多好多保健品,又研究护肤什么的

但是你真的,当一个九八年的往你旁边一站

你就会觉得(自己是)阿姨



吴昕其实是一个喜欢跟自己较劲的人。


比如,在恋爱上。


她说,我从没维持过一段时间较长的恋爱关系。


这两年,吴昕时尚转型,从外表不仅看不到已过30的痕迹,还少女感十足。



但仍没有给她带来足够勇气。


她做不到如贾静雯、钟丽缇一样,可以与年下男谈恋爱,组家庭。


秦海璐一针见血,指出:她(吴昕)需要别人来照顾自己的,她要依靠的。



果然。


吴昕对自己的另一半的年龄要求,就是一定要80后。


问题是,今天80后最大近40岁了,85的,35岁左右,大部分也拖家带口。


有条件的没缘分,有缘分的没条件,这一点吴昕很清楚,找到符合要求的人,太难。


可再难,她也不愿放低要求。



为什么不肯妥协。


因为她自己都不肯放过自己啊。


她坦言,最怕的是评价是:这么多年,没有一点长进。


这句话如一个魔咒,死死困住了她。



外界的否定再加上无法得到及时排遣的压力,久而久之,也成了自己对自己的看法。


“我就是很差啊。”


吴昕念念不忘一个伤疤——


有一年。芒果台跨年晚会,因为时间不够,她的节目被砍掉了。十个主持人,这么多主持人的节目不砍掉,偏偏砍掉她的。


一定因为我是最差的。


那天晚会,别人表演节目,她在台下哭。


节目表演完了,她补妆上台报幕。


下来,接着哭。


这件事是她职业生涯的最低谷。


那我所有事业上的转变

都是从那开始

就你把自己原来的优越感

都埋到了谷底

都被打到了尘埃里



虽然演播室里看到这段的维嘉说,其实他的节目也被砍了——因为时间确实不够。


可在吴昕心里,依然认定砍掉就是因为自己太差。


发现没,整场谈话中,吴昕始终充满与自己较劲的无力感。


沈凌的一句话很实在:


成长是必要的

但是自责是不必过分的



但。


道理是拿来体验,不是拿来说服的。


对当事人来说,走不出就是走不出。



吴昕的牢笼是《快本》。


——想不到吧。


她曾说过:有网友跟她说,昕昕,我是看快乐大本营喜欢你的。她开玩笑地回:快乐大本营,你看得着我吗?


她很在意自己在《快本》的存在感。


2006年,她参加《闪亮新主播》获得亚军,加入《快乐大本营》,成为“快乐家族”的一员。

当时,吴昕还是一个跳着新疆舞,笑容灿烂的小姑娘。



可出乎意料的是,上了《快本》这个梦寐以求的舞台,那个自信的小姑娘渐渐模糊了。


今天,提起《快本》,何老师是当之无愧的主咖;维嘉是“梗王”,常常一语惊人;谢娜呢,大笑姑婆,承担了“小S”式的功能;即使是同期主持的海涛,也因为长了一副受气包的样子,被人嘲笑,被人心疼。


唯有吴昕。


每期节目里,话少,被cue到也少,即使顶着一副雷人造型,站在这班天生的戏咖中间,依然像人肉背景。



即使是《快本》,也找不到她的定位。


在李静的访谈中,吴昕曾透露,节目给她的最初定位是小公主,只要完成傻白甜的衬托任务就可以了。


李静接话:那不是挺容易的吗。


吴昕面露难色:“但我不是这个性格的人。”



更何况,综艺节目的观众也不需要一个公主。


公主的价值在于距离。但综艺节目,却是想尽办法地缩短观众与明星的距离。


初上《快本》的吴昕很快就不适应,质疑越多,她越沉默,甚至一度产生了退意。


何炅留下了她。


希望她能再坚持三个月。


于是,吴昕又换一种“人设”。


从“公主”,调整到适应着《快本》舞台,综艺风格的“屌丝”。


造型,动作越来放得开。



唱歌,就情绪饱满地破音跑调。



玩游戏,为了制造出喜剧效果,自称游戏黑洞。



在这个舞台上,她肉眼可见地进步了。


但这种进步严格上讲,是通过牺牲自己个性实现的。


没错,她的存在感越来越显眼,她的人气越来越攀高,可谈到主持水平,你,或者是我们,能准确地描述,甚至心悦诚服地给出一个赞么?


再喜欢她的人也不能吧。


吴昕,可能不是一个“喜剧咖”。


没错,她反应快,配合强,但喜剧,不是一味的迎合。


比如,塑造《深夜食堂》里夸张的三姐妹之一,瞪眼式表演,几乎教科书级的浮夸的表演。



这个表情最大的错,就把“高兴”和“表现高兴”混为一谈。


相反,在那些有意突出“吴昕”的节目中,她的表现就自如得多。


不论是参加《新武林大会》时气场全开的高傲,还是《极速前进》挑战骑马、蹦极的勇敢



都充分激发了她的好强、较真的一面,并为之闪光。


一个细节。


上《吐槽大会》时,当她被郭晓冬吐槽:拍的戏从没高过三分。


吴昕有点坐不住地反驳:胡说八道。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她还是在意的。


即使那些被公认的烂戏,她还是做不到如老油条王晶式的,管你怎么骂,反正你来看就好。


她希望成功。


这成功,既有自己的实际获利,也有一部分来自别人怎么看她。



吴昕2006年出道至今,已经十二年有余。


不难看出,在《快本》的舞台也好,在其他舞台的探索也罢。


吴昕这股子拧巴着的“较劲”里,始终有一种希望赢得别人认可的“自卑”。


众所周知,她是一个高知家庭里养出来的乖乖女。


《非常静距离》,李静问吴昕,除了宠溺之外,你父母对你的教育是哪种方式的?


你小的时候父母对你

他对你是鼓励性的教育

还是质疑性的教育



吴昕毫不犹豫地回答,鼓励性的。


因着这份鼓励,她活成了别人家的孩子。


因为我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我学习非常好



这是一朵优越的家庭环境里培育出来的娇嫩花朵。


吴昕也确实争气,看到“闪亮新主播”在沈阳有赛区,脑子一热就想参加。


家长不阻拦,任她去尝试。


想去就去,去了,拿了个亚军。


太顺了。


顺,不止是她的运气。


是她从小到大都没经过什么深刻的挫败。


如果按一般发展,这应该是一个考上211、985,毕业了去世界500强,30岁了结婚的中国幸福精英女性。


但命运跟她开了一个玩笑。


把吴昕推入娱乐圈。


娱乐圈是什么地方?


它集结了可能这世界最炙热的崇拜,但这崇拜背后,也一定有这世界上最冷酷的嘲讽和唾弃。


初站上《快乐大本营》的舞台,本以为顶着“闪亮新主播”亚军的头衔可以再次收割一波掌声。


可谁知,她这张生面孔完全不被认可。


《快乐大本营》你看得着我吗

基本上都找不到我

就比如说我们五个人走出来

然后大家就喊何老师

娜姐、嘉哥、海涛



各种各样的质疑不堪入耳


“她怎么这么笨”、“她长得不好看”、“身材不好”……


从小被捧在手里,冬天怕冷夏天怕热的人,第一次遭遇这样漫天的谩骂,傻了。


那个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心理落差

我坐在那个电脑前面就傻了

上网一看所有人都在骂

平时从小到大捧着我的人呢

关爱我的老师和同学们呢

怎么不见了



曾经被捧上云端的人,一下子摔在泥地。


那股子从小到大的自信劲儿一下子碎了。


回忆起那段时光,吴昕称,刚进入《快乐大本营》的五年,是我人生中最不自信的五年。



她像蔫儿了一样。


然后我说话我也不抬头

在那个场上

然后笑(就)在旁边跟着笑



别人说她不行,她就真的觉得自己不行。


我现在不行,那我过去的“行”是不是也是假的。


我现在不行,那我将来是不是也一定“不行”。


那份从小陪伴的优越感随着别人的负面评价被扫荡一空。



时至今日,因着一些网友对她业务能力的质疑,她录了节目后都不好意思在微博发宣传。


我真的我说句很自私的想法

连节目宣传我现在都不好意思发

因为我觉得我也没有什么表现

我发这个宣传我都觉得羞愧

网友就一直说

说那你就不要站着这个位置

你把这个位置让出来



她当然也有自信的时候。


但这自信,哎,也是来自别人认可。


在《快乐大本营》的舞台上被批评的岁月,她觉得自己惨淡到不行。可当有一个人对她竖起大拇指,她就会变得不一样。


有一次有一个观众在台下

(喊)吴昕好美 我就愣了

我就突然间瞪大了眼睛这样抬头



然后当你走出去的时候

台下开始有观众喊你的时候

那种感觉是你心里

就是有一种成就感一种满足感

那一刻我就觉得挺过来了



看。


她就是一个时时刻刻活在别人目光里的人啊。


小S可以为了一时爽快,口无遮拦地爆出自己和家人隐私。


谢娜可以为了节目效果,把自己摔在坑里再哈哈哈大笑。


但吴昕不行。


她可以搞笑,但她会计较这搞笑有没有用,如果观众没笑,那这搞笑就是失败的。


她就要哭。


我不是那种可以屏蔽自己

去不看这种新闻的人



因为在意别人的评价,她一直都在“回应”。


语言上的,行动上的。


别人说她业务能力不行,运气多过实力,没什么本事却还挣得盆满钵满。


她就在自己的博客上碎碎念。


每一个我所拥有的在有些人看来“不正常”的“大件”都是我一分一分的赚来的,不可以用你们主观臆想的想法来诋毁我这么多年的辛苦。

我都来不否认我的幸运和机遇,我孤单无助彷徨茫然的时候你们真的也没看到。



你可以说我事儿多,但是真的不可以阻止我说话的权利。

你可以说我做得不够好,但是真的不可以说我不努力。



别人说她炒CP,她就下意识地想要跟人保持距离。


就连上这种明面上就是需要炒CP的《我们相爱吧》,她都自动关闭话题属性,怕招黑体质连累潘玮柏。



尽管她说,“习惯了过滤,适应了噪音。生活里有太多的事情要忙,我哪有时间来在意。”


但真不在意的人,会在公开渠道说自己不在意嘛。


或许会忘了自己为什么要在意吧。



人往往会赞美那些自己想得但得不到的品质。


有没发现,一直站在镜子面前的吴昕,却最常发那些“做自己”的心灵鸡汤。


她随手点赞的微博是“只有你,才能决定你是谁”。



她时不时就感慨,理解别人不如理解自己来得坦荡。



录个节目,经验是——


“他们哪里有那么重要啊!他们的重要性其实都是你自己给自己所谓的心理暗示罢了!”



和过去的岁月告别,也是在告诉自己,要学会和自己的内心和解。



她想通了吗?


脑子里是想通了。


在《我家那闺女》里,维嘉说,昕昕其实想得很明白。


大张伟说了一句一针见血的话——


想明白有什么用,现实总是很残酷的。


还是那句话,想得通和做得到,两码事。


吴昕想明白了,但她依然做不到放过自己。


她仍旧忍不住就有另一个自己跳出来——


没错呀,我又开始跟自己较劲了



跟自己较劲,是好事。


可,如果这较劲的尺子是交付给别人呢?


我要去告诉那些不看好我的人,我是一个能量很大的人,我不是一个不做任何努力,只是每期节目站在那里不说话就可以拥有现在一切的人。



我想推翻所有大家对我的猜测和不解,总有一天我会通过自己的努力告诉你们,我所拥有的一切我都配得上。



“我就是觉得我就是一个特别优秀的人。”


我觉得自己优秀,这没毛病。


可,这口号一般的说辞,与其说是在说她自己听,不如说,是她在说给那些质疑自己的人听。


翻译过来就是——我就是觉得我优秀,不信你们等着瞧。


这么看起来,吴昕虽然入行十二年,她依然活得很没有安全感。


甚至可以说,她一直认为自己不被娱乐圈真正接纳。


不是飘飘随便猜测。


节目里,沈凌说:“我偶尔闲下来的时候会想,完全不干这行了我要干什么?”



这时的吴昕,超有共鸣地拍手附和,“你也想过这个问题吗?”



是啊,怎么会不想呢?


生性腼腆却被一次次摆上台面,被各种评价包围,又被各种评价塑造,当变得不像自己了,却发现这个“她”,还是一样被骂被嘲笑。


一切从《快本》这个舞台开始。


《快本》成就了她,也束缚了她。


在时间的惯性中,她糊里糊涂就36岁了。


别误会,飘飘当然不是上帝视角地,大言不惭地说一些“原来吴昕(明星)也是可怜人”这样场面话。


飘飘更不是说36岁的女人就老了,不值钱了这种狗屁话。


飘飘更想表达的是——


吴昕的焦虑,或许是我们普世的焦虑。


我们努力,我们战斗,我们可笑又可歌可泣地坚持着某种东西。


但,随着年纪越大,这种东西一定是要说服自己的,是能和自己自洽的。


吴昕不成功吗?


按世俗标准,她比今天中国99%的女性成功。


吴昕不幸福吗?


按世俗标准,她比今天中国99%的女性该感到幸福。



但她就是哭了。


这种哭不是媚俗,也不虚假,是实实在在的焦虑。


所以,战胜焦虑的方法是什么?


是更成功,更幸福(给别人看吗)?


今天,但凡提到吴昕,许多营销号都会这样的励志口号结尾——


什么“你没有的,我都有;你拥有的,我比你好;你好的,我要比你好一万倍”什么“你一定会喜欢那个曾经为了某样东西,拼了命努力的自己”


飘飘更想说一些丧丧的话。


吴昕,别哭。


我们当然不想自己成为一个苟活的人。


但决定苟不苟活的人,能且只能是我们自己。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