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终于等来了王千源的飙戏时刻!

幕味儿 2019-01.10

作者:张琦


犯罪类型一向是韩国电影的优势类型,同时在国内观众这里也有相当高的人气,从早期的《杀人回忆》《老男孩》到后来的《追击者》《新世界》,无一不是韩影高口碑佳作。而2015年度的韩影票房冠军《老手》则另辟蹊径走犯罪娱乐动作片路线,成为近年新一代韩国优秀犯罪片的代表。



今日正式提档上映的《“大”人物》就是以这部电影为蓝本的中国版,由参与制作热门网剧《心理罪》与《白夜追凶》的导演五百执导,王千源、包贝尔、王砚辉、王迅等主演。


作为五百导演的最新犯罪题材电影,《“大”人物》近日的猫眼点映评分达到了9.2,不少观众表示影片正能量满满,观影过程紧张刺激,让人大呼过瘾。



影片讲述的是一个小小的无名之辈如何死磕无法无天的富二代,这个故事听起来简单,但其实精准地扎中了当下观众的情绪点,贫与富、善与恶、尊严的剥夺与赢回,正如前段时间的《无名之辈》,《“大”人物》同样讲述平凡人的尊严捍卫,相信这是影片在前期点映中收获好评的重要情感原因。


一般来说,选择韩国电影进行翻拍,大多是看中相对扎实的剧本。以韩版故事为基础,《“大”人物》在剧本上简洁有力,可以概括为化繁为简,单刀直入。



它既不像经典犯罪片那样有着或复杂、或宏大、或高度风格化的独特标签,也不像之前大多数国产警匪片那样去塑造光伟正的警察形象,而是有意把格局缩小,把主力篇幅放在刻画两个绝对主角身上——一个是带点痞气的执拗警察,一个是无法无天的嚣张富二代,矛盾冲突也是直来直去步步升级,两位主角之间的角力和冲突紧凑紧张,充满爆发力。



此前在《解救吾先生》《破·局》里以塑造反派角色而知名的王千源这次终于“转正”,演了一个性子很拗、认准一件事死磕到底的小警察。为了调查一起可疑的自杀案,他并不顾忌施害者一方的财阀背景,甚至冒着自己家人被威胁的风险也要一查到底。


角色取名孙大圣,是很有中国特色的改编细节,意味着他就如上闹天宫下除妖魔、无所畏惧的孙悟空,而片中也多次置入了可以与主人公形成呼应的道具,包括一只孙悟空玩偶和排练时的那身孙猴子装扮。



孙大圣的直性子以及他在办案时的冲动、逾矩、嫉恶如仇,除了孙悟空外,倒更容易让人想起《亮剑》里的李云龙或是《警察故事》里的陈家驹,虽是警务人员,但又有着与常人一样的脾性与缺点。


再加上片中还表现了孙大圣在警察身份之外的家庭生活中所要承受的生活压力,如原版中黄政民刚刚在外面风光地破完一件案子,回到家后就要受老婆一顿数落,还被催着去处理租房贷款。



这一情节在《“大”人物》中被改编为更中国特色的桥段——孙大圣要承担着学区房摇号、为儿子提供更好教育的“家庭重大使命”。


可见,正义守护者之外,他也是一个陷于生存琐事的平凡男人,如此一来,角色才可爱、可信。



与孙大圣的人物多维面相比,包贝尔饰演的富二代赵泰则是个一邪到底的嚣张反派。尽管也有对他私生子身份、不受家族信任的背景提示,但赵泰这个角色从初次登场就是一个阴气和杀气都很重的狠角儿。



原版中刘亚仁在出场前有一个小暗示——黄政民在刚走进豪华会所时背景处有座小丑的塑像,正咧着鲜红的嘴微笑着。小丑的阴暗心理与极端情绪,正是对反派的性格特点所做的注脚。


包贝尔饰演的赵泰表面礼貌谦恭微笑示人,实际上每一步稍有不合他心意或者是他临时起兴的话,整个气氛便会即刻逆转,周围人惮于他的身份而无人敢言,只能忍受随之而来的侮辱与暴力。



赵泰对他人尊严的无视和践踏已经接近于变态,也很符合当下现实中的某些同类人,观众在看到这样惹人憎的角色时自然会有种恨得牙痒痒的感觉。


多演喜剧的包贝尔此次出演邪气反派,大家看后可以与《西游伏妖篇》中的红孩儿一角做比较,同样都是唯我独尊之人(富二代/国王),特别是那种从嬉笑到邪恶的骤然转变上,是很像的。



片名《“大”人物》也是紧扣这两位主角的关系,加引号的“大”有两重意思,其一是指地方一霸的赵泰,其二是指无权无钱的警察孙大圣,整个故事讲的就是一个小警察如何一根筋地扳倒地方恶霸,“大”人物便与原版的“老手”一样,有了巧妙的意义双关。


除了两位绝对的主角外,孙大圣所在的警察小队中同样有一个出彩的角色——王砚辉饰演的吴队。



而这次我们能看到王砚辉展现出难得一见的喜剧一面,事实上,《“大”人物》从一开始就不乏那种轻松的漫画风,特别是王千源所在的那支警察小队里的每一个成员都有可爱的一面。


王砚辉在片中的喜剧表演并不是搞笑,而是融在平淡不惊中的会心一笑,为了不过多剧透,可举一个类似的例子,《警察故事》中的骠叔。另外,曾与五百导演有过合作的潘粤明也有特别客串。


在简洁有力的人物关系、直来直去的正邪冲突以及时不时的小幽默之外,影片感染观众的另一点是它的强劲节奏感,而这自然离不开动作场面的增色,尤其是更具代入感的肉搏战。



看过影片的观众能在这里找回熟悉的八十年代香港警匪动作片的味道,其中以成龙式警匪动作片最明显,比如充分借助身边道具的杂耍式打斗、动作中不时加入的喜剧桥段,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传统,那就是正反两派在结尾一定是要以拳脚论胜败。


《“大”人物》的海报与预告中,早已暗示了这场戏的重要性。王千源与包贝尔在一群路人围着的空地上展开不借助外力或武器的身体搏斗,将前段积累起的愤怒一举宣泄,这种宣泄与解气不只是来自片中的正义警察的与围观者的,也是来自作为银幕外观看者的观众的。



所以,不论作为原版的《老手》还是作为翻拍版的《“大”人物》,它们在根上都带着香港电影过火癫狂的基因。


而此前擅长细密推理与悬疑风的五百导演这次逆向而行,让《“大”人物》保留了原作火爆直接的荷尔蒙气息以及混合了警匪、喜剧、动作的港片式风格——一种很多人可能感觉已经“过时”的风格,在这里却因与故事和角色的契合而抓住了观众的情绪点。



再加上片中触及到的那些切身可感的社会现实话题——富二代、强拆、黑心地产、学区房,底层人的生存之难尊严剥夺与所谓上层人的无法无天肆意而为形成对比,片中小男孩哭着说出的那句话“叔叔,能不能别让坏人打我爸爸了?”相信戳到了很多观众的软肋。


由此,韩国电影中最典型的“恨”意识在中国版中也有了生存的土壤,同样身处底层的孙大圣便成为代替弱势民众挺身而出的个人英雄,完成了一次替代性的情绪排解和心理满足,可以说是既有劲,又解气了。



关注“幕味儿”,了解更多影视资讯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