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剧·观察】10年间投资上涨百倍,网剧何以实现发展三级跳?

剧研社 2019-01.12

作者:方雁橙


近年来网剧发展势头迅猛,数量和质量都有了大幅提升。过去的2018年,上线网络剧数量达到280部左右,单集播放量达到7.18亿,其中不乏口碑力作。


单从数量来看,比2015年网剧爆发时的379部下降了近100部,但质量和传播度都有了大幅增长。这也进一步说明网剧在经过新一轮的洗牌后,开始步入精品化发展,从段子剧到精品剧,从拼数量到拼质量,网剧实现了其发展的三级跳。


前戏,“恶搞第一人”


梳理网剧这些年的发展历程,不得不提一个人——胡戈,根据大多数人的观点,网剧的诞生源于他一次无意恶搞。


2006年,一部恶搞电影《无极》的自制视频短片《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以下简称《馒头》)风靡全网,作者胡戈也成了“恶搞第一人”。



《馒头》的走红,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它独特的创意,集幽默搞笑于一体的故事风格,而这些元素恰恰满足了网民寻求猎奇的心理。


随着《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在网络走红,“始作俑者”胡戈也声名大噪,甚至被冠以“恶搞第一人”的称号。


原本是出于好玩有趣的无意恶搞,却因为意外走红,在带给胡戈名利的同时,也带来了压力和危机。尽管彼时有媒体和舆论一边倒的支持,胡戈最终还是选择低调认错,并在媒体面前表示“我没钱打官司,他们能不能不要起诉我”。


当然,胡戈也尝到了《馒头》带来的甜头。有名了,挣钱就容易了,后来他花费20万推出了《鸟笼山剿匪记》,包括在此之后推出的其他短片都得到了不错的反馈。只是,再也没有达到《馒头》的热度。而胡戈也从最初的“恶搞第一人”渐渐淡出了大众视野。


那时胡戈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会成为网剧诞生的关键人物,当初一时兴起的“恶搞”,却成就了一种文艺形式,十多年以后这种文艺形式会完全褪去草根的外衣,成为能够与传统电视剧相匹敌的影视剧类型。如今说起网络剧,大家想到的是三大视频网站、流量明显、大IP,这些亮闪闪的名词......


观众向来健忘,后来的故事也没胡戈什么事了。


不过在其后很长一段时间,网剧延续了搞笑、幽默的故事风格。从2006年到2010年,网剧多以短片的形式出现,对故事、演员阵容、制作都没有太大的要求。而搞笑、有趣、刺激成了这类作品最大的特点,穿越剧爱情剧、喜剧成为这个时期网剧的主要类型。《两个女孩的那些事》《赵赶驴电梯奇遇记》《我的隔壁是良人》《毛骗》都出自这一时期。


试水,“屌丝文化”


“屌丝文化”是后来和网剧联系密切的词汇,2011年,随着德国情景幽默短剧《屌丝女士》在国内大火,视频网站看到了新的商机,纷纷试水自制剧,版权购买+自制的模式开始在视频网站间流行起来。


搜狐视频凭借“屌丝文化”一时风头无两,当时红极一时的《极品女士》《屌丝男士》《我的极品是前任》皆出自搜狐。而乐视也顺应发展推出了《我叫郝聪明》《唐朝好男人》等一批风格类似的作品,优酷联合万合天宜制作的《万万没想到》《报告老板》深受网民喜爱。


以反映“屌丝文化”为主的网剧迎来了其发展的1.0时代。另外这种文化现象在国内的盛行也产生了一批代表性人物,诸如大鹏(董成鹏)、白客、王宁、修睿、张海宁、孙艺洲……



其中大鹏刻画的“屌丝”形象最为网民津津乐道,他自编自导的迷你喜剧《屌丝男士》具有鲜明网络特点,且舞台感十足。


《屌丝男士》一拍就是四季,而大鹏也成为屌丝文化的代表人物,尽管这些年他演电影,也拍电影,但《屌丝男士》太深入人心,以至于提起大鹏总和《屌丝男士》联系在一起。直到去年年末,大鹏执导的短片《吉祥》获得第55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剧情短片奖,观众才恍悟,原来大鹏已经远离当年的“屌丝男士”很久了。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讲述草根生活的喜剧类作品成为深受网民喜爱的剧集类型,诸如王宁和修睿主演的职场情景喜剧《废柴兄弟》,就是通过讲述许之一、张晓蛟为首的草根创业和情感故事,表达“废柴们”的理想,《废柴兄弟》共有四季,因为戳中了很多观众的痛点,引发广大网民的追捧。


另一部迷你喜剧《万万没想到》与《屌丝男士》《废柴兄弟》有异曲同工之妙,也是包含了屌丝文化及草根们的发展奋斗史史,其中白客饰演的王大锤这个形象深入人心,也成为白客很多年都丢不掉的标签。



这一时期的网剧依旧是“小打小闹”的粗放型制作,小成本,轻体量,主演们大多名不见经传。在制作方面,多为视频网站自产自销,传统的影视公司和电影电视人们大多不屑于此,甚至将视为“难登大雅之堂”的“瞎胡闹”。


爆发,百花齐放


2015年对网剧发展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一年,这一年上线网剧达到379部,在数量上创下历史新高。此外《无心法师》《心理罪》《灵魂摆渡》《太子妃升职记》这些热剧播剧的出现推动了网剧整体的发展。


《太子妃升职记》是甘薇成立的工作室投资的一部乐视自制网络剧,为迎合年轻人的口味引入了英伦元素,网传这部剧投资2000万左右,事实上剧集热播期间“穷”是其最大的标签之一。



单从制作水准来看,将《太子妃升职记》放在今天的网剧市场观众很难买账,而就当时的市场效益来看,这部剧显然是成功的,而且这种成功无法复制。泥石流剧情、无厘头台词及各种好玩有趣的梗都是戳中观众兴趣点的关键。


《太子妃升职记》的走红,让名不见经传的张天爱知名度剧增,彼时的乐视也凭借“第一网剧”尝到了不少甜头,只不过事事难料,被镁光灯包围的人永远看不到潜藏在暗中的危机。


如果说《太子妃升职记》的成功带有很多偶然因素,同一时期的《心理罪》《灵魂摆渡》《无心法师》在一定程度上具备了成功的必然性,从一本正经的搞笑到悬疑烧脑的剧情,网剧受众也开始向精英圈层扩展。



从2015年开始悬疑剧晋升为网剧的重要门类,无心、李月牙、方木、夏冬青、王小亚成为当时观众耳熟能详的角色。2015年,《太子妃升职记》捧红了张天爱,2016年,爱奇艺罪案剧《余罪》火遍大江南北,主演张一山“青筋演技”被网民反复观摩,张一山也摘掉了背负多年的童星标签,演绎事业取得巨大突破。之后出演的作品《春风十里不如你》《柒个我》都有《余罪》的功劳。


升级,网剧3.0


在悬疑网剧蓬勃发展的同时,罪案题材剧也迎来发展的黄金期。2017年,由潘粤明、王泷正主演的《白夜追凶》以严谨科学的传统刑侦为大前提,辅以对罪犯心理的逻辑推理,同时借助罪案悬疑的外衣成功抢占市场,豆瓣评分达到9.0,成为2017年网剧中的黑马。



而另一部罪案类网剧《无证之罪》同样具备了网剧精品化发展的要求,全新的故事结构及人物设定刷新了观众对这类作品的认知,人物角色的塑造也让观众耳目一新,宁理塑造的变态杀人狂李丰田,刷新了观众对反派角色的认知。


看得出罪案类网剧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摸索以后,已然进入精品化发展路线,这种精品化发展使这类剧具备创新性、故事性、精品化特点的同时,在法理、法制、人情、正义的处理上也更加娴熟。



与此同时,网剧整体的发展也从最初的小打小闹转向大投入,精制作。唐人影视、完美世界影视、正午阳光等影视公司及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为首的视频网站纷纷布局自制网剧,甚至许多传统影视领域的知名导演也投身网络剧。


此外投资上力度也进一步加大,以轻体量甜宠下饭剧为例,2015年《太子妃升职记》只有2000万的投入,而到了2018年,同为甜宠剧的《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投资突破1.5亿,主创阵容则是以陈正道为首的电影制作团队。


尽管从数量来看,自2015年之后网剧数量有所缩减,但网络剧质量和传播度却在显著提高。以2017年为例,上线的206部网络剧总播放量达833亿次,较前一年实现了大幅增长,其中其中单部网络剧播放量2018年为7.18亿,2017年为5.53亿,2016年2.56亿,增长趋势明显。


“也许再过5年,网剧会成为中国的主流影视代表,会有更多的精品。”这是很多业内人士对网剧未来发展的预判。而从网剧发展初期的“低成本、制作粗糙、内容单薄”到近一两年爆款频出,内容更加优质,网剧显然已经从最初的段子剧迎来了其精品化时代。


关注“剧研社”,了解更多的影视资讯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