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实话实说,它配得上最佳

肉叔 2019-03.01

连续两年啊朋友们!


连续两年可以在电影院看到奥斯卡最佳影片


继去年的《水形物语》之后,我们又能在内地电影院目睹新科奥斯卡最佳影片(其实肉叔觉得前年的《爱乐之城》也可以算)


嗯,今年这部,就是肉叔答应好你们要写的——


绿皮书

Green Book



等下等下,肉叔有几句话要先说。


都说今年奥斯卡太过“正确”:《绿皮书》《黑豹》《黑色党徒》《皮肤》,只要是跟“黑”沾亲带故,至少能雨露均沾到一个奖。


《绿皮书》夺冠后,扑面而来的先不是贺词,而是……


争议



大概就跟这条新闻似的。


好多人觉得,《绿皮书》能战胜《罗马》,全靠题材“正确”——


黑人白人手拉手的美好愿景嘛~


这话肉叔同意一半。


是,《绿皮书》的确“正确”;


但,它确实配得上桂冠。


甚至,它已经远远超越了“种族歧视”的窠臼,某种程度上,是那种能引起全人类共情的电影。


肯定有人要说:哇靠肉叔你吹啥牛逼,老黑和老白的和解,对我们中国人有P意义噢。


嘻嘻,一点不吹,不信咱们聊聊看。



好嘞,既然所有批评都在说它“正确”。


那我们就从它的“正确”开始聊——


片名,“绿皮书”:


1962年,黑人民权运动高潮迭起的一年。


虽然美帝最高法院已经正式判定种族隔离的非法性,但压不住老美一百多年来歧视有色人种(尤其是黑人)的民间风气啊。


你法院能管官方行为,你可管不了我们私人产业吧~


在全美(尤其是曾经支持蓄奴制的南方),有相当多旅馆、酒店、餐厅、酒吧不接待黑人,甚至黑人去了还可能会被爆锤。



于是,指导黑人安全出行的“绿皮书”应运而生。


你就当是黑人版的《lonely planet》吧,里面记录了全美各地,可以为黑人旅行者提供餐饮住宿的所有店家


是黑人兄弟们居家旅行,出门在外的必备良品。



背景介绍完了,咱们来说人物:双男主


一个意大利裔白人混子,夜场保安兼打手,托尼·利普(由当年的“人王阿拉贡”维果·莫滕森 饰)



唐·雪利(马赫沙拉·阿里 饰),一个黑人钢琴演奏家,还拥有三个博士学位。



两人怎么产生瓜葛的呢:


唐博士要去南方巡演。


南方嘛,全是“德州红脖儿”(指以得克萨斯州白人为代表的,种族歧视严重的白人农场主群体,其中很多人被南方热辣的太阳晒成了红脖子)。


唐博士一介黑人,跑去南方……


你就想吧,不死也得脱层“皮”。


于是唐博士嘞,就想找个司机兼保安,一路护送他的南方之旅(至于他为啥想不通,好端端的不在北方享受音乐家的豪宅美食,冒着被揍的风险跑去南方住小破旅馆,我们等下聊)。


最合适的人选,那当然是又白又能打的托尼咯~



你瞧,故事很简单:


一个白人打手,护送黑人去自讨苦吃。


就这么简单的故事,凭什么奥斯卡最佳?


还是那句话,不管你是白人、黑人、黄人、红人,不管你是男人、女人、老人、小人儿,所有人都能在《绿皮书》中找到慰藉,因为它讲的,不仅仅是肤色和身份,而是——


肤色和身份背后的,人。


《绿皮书》玩了一手喜剧的错位。


仔细看这对白人和黑人——


一个白“黑人”,和一个黑“白人”。


你想啊,种族歧视者聊到白人,有哪些刻板印象?


正统,高贵矜持,家庭美满。


那聊到黑人呢?


野蛮,离经叛道,家庭破碎。


显然,托尼和唐博士的身份设定,分别去往了他们本身肤色刻板印象的另一端——


全TM反了。


先看扮相(简直了,《绿皮书》几乎每一帧画面都饱含深意)



唐博士穿着燕尾服,白领结、口袋巾板板正正,吃“手抓饭”手里还攥着餐巾;


托尼呢,西装便服还好,但这领带扭扭歪歪,下手就抓的样子……


谁正统,谁野蛮?


再来,爱好。


唐博士:是吗,这就是小理查德?

托尼:任何人都能演奏那个叫什么邦的(肖邦)。




托尼,喜欢美国黑人的流行爵士和摇滚,随车带着的都是小理查德等黑人音乐家的磁带;


唐博士呢,喜欢欧洲白人的古典音乐,奉肖邦为神;


从两人喜欢的音乐:一个欧洲古典,一个摇滚流行。


谁高贵矜持,谁离经叛道?


家庭。


这对比就更TM惨了。


托尼家孩子满地跑,跟老婆天天起腻,出门在外还每天写信,一到圣诞节兄弟姐们那叫一个亲啊~


再看唐博士,呵呵了。


像是一头孤独的美洲狮,孤独地盘踞在自己高山上的王国,唯一的“家人”,是他仆人。




甚至这两人无时不刻在发生的对话:


一个语法糟糕、用词粗俗、口音浓重,一个用词精准、书面语作口语、语调优雅。



英文好的胖友可以品品他们的原台词,完全是一个地痞调一个贵族范


说这么多,其实一张图就能说明白这种“颠倒感”。


来面试的托尼,穿着他最好的廉价西服坐在低位的扶手沙发上,仰视着坐在“王座”上身穿华服便衣的唐博士。



但。


《绿皮书》绝非那种扯着扁桃体嚎啕“黑人也能很牛逼”的烂俗平权片。


它将两人的身份对调,明显藏有深意,随着电影一点点延伸,最终图穷匕见——


“匕首”,在黑人音乐家唐博士那里。


旅程在继续。


托尼发现,唐博士简直“不配”做个黑人。


不会黑人口音,不知道黑人吃啥,不会黑人的游戏。


最后托尼都懵圈了:


天娘爷啊,我比你更像黑人



为什么说“匕首在唐博士那”?


《绿皮书》一直在塑造唐博士像个白人,结果……


有一幕肉叔印象很深刻。


在南方的一处黑人旅馆,几个黑人老铁招呼西装革履的唐博士一块来耍。


老唐很礼貌地拒绝了。


那几个老铁撇了撇嘴:


让他走让他走,这逼崽子不想把他的管家服弄脏



不光白人不欢迎唐博士,甚至连黑人,都讨厌太像白人的他。


你看,这才是绿皮书的“匕首”,一记致命拷问。


就像全片的高潮时,他在雨中怒吼的:


如果我不够黑,也不够白,甚至不够男人,那我TM是谁?


(金句,建议大家熟读并能全句背诵,原文是:So If I'm not black enough,and if I'm not white enough,and if I'm not man enough,then tell me,what am I!?!放到高考作文里能占好多格)



所以。


剥开肤色的表象,当我们在聊种族歧视,真正在聊什么?


身份认同


不用怀疑,每个人身上都有身份标签。


比如肉叔。


我是胖子,我是直男,我是蒙古族,我很帅,等等。


但,每一个蒙古族直男胖帅逼,就是肉叔么?


显然不是。


《绿皮书》的真正疑问,就在这——


究竟,是身份标签定义了“我”,还是……


“我”赋予了这些身份标签以意义。


我绝不做那种黑人音乐家

就是那种叼着烟卷弹着琴的人

钢琴上放着一杯威士忌,嘴里还要抱怨着



注意第二图,导演用来表示强调的变焦镜头


答案不需要肉叔再废话了,所有人都知道是后者。


当然,如果《绿皮书》给出的答案,只停留在这,在肉叔看来,它还不配战胜《罗马》。


它试着更进一步的推论:


那,什么能定义“我”?


唐博士是这么说的:尊严


就像肉叔长久以来一直跟你们说的,最好的战争片,一定不是在讲怎么攻克要塞,怎么坚守阵地的,而是在讲怎么击溃人性的恶,和怎么坚守良知和勇气的。


那最好的“种族平权”片,也一定不是在讲弱势群体遭了多少罪,而是讲——


尊严的价值


暴力永远无法取胜,托尼

坚守尊严才会赢



这才是《绿皮书》更高杆的地方。


就像托尼,白人混子嘛,烂人扶不上墙。


原本每场演奏会,作为唐博士助理的他,都有资格入场上台,接受掌声。


他这烂泥噢,就不。


就愿意跪在烂泥地上跟一帮人赌博。



有人强迫他玩么?


有人强迫他跪着玩么?


当然没有,甚至,他可能都没意识到自己在跪着。


在唐博士提醒他之前,他大概也从来没意识到:


托尼:你刁难我干什么?大家都这么做了(在地上趴着跪着)

唐博士:他们没有选择是否进场的权力,但,你有



是吧,是什么,让唐博士跟所有所谓的“上流社会”平等的?


会弹奏肖邦?挺括的礼服?优雅的谈吐?富庶的生活?


都不是。


是:尊严——


除了他自己,没有人可以剥夺的,高贵的尊严。


你看,这就是肉叔说《绿皮书》早就超越了“种族歧视”窠臼的原因:


没有任何人,有任何权力,以任何方式,歧视任何坚守尊严的其他人。


如果ta认为ta有……


Fxxk it。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