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这对父母多可恶,才会被亲生孩子告上法庭?

小鲜电影 2019-03.07


作者:大仙儿


大家好,我是大仙儿,这辈子唯一的兴趣就是撸片子的大仙儿。

 

昨天,小仙儿率先亮相,今天就由我大仙儿来为大家说电影。

 

这部电影是去年戛纳电影节的头号种子选手,今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五强之一。

 

主角是一个狗不理猫嫌弃的睫毛精小男孩。

 


别误会,不是《小偷家族》。

 

我说的是另外一部电影《迦百农》。

 

虽说这两部电影,一个发生在亚洲的西边,一个发生在亚洲的东边。

 

这两部电影可以配套观看,加在一起是对亚洲社会底层儿童的社会学观察。

 


说《迦百农》像《小偷家族》,不如说它更像是枝裕和更早的作品《无人知晓》。

 

区别是前者孩子不要妈了,后者妈不要孩子了。

 

不论是谁不要谁了,都很丧,里面的孩子都没人管。

 

《迦百农》

 


《迦百农》在去年的戛纳电影节上获得了三等奖——评审团奖,听说评委会主席大魔王爱它爱到难以控制自己的泪腺。

 

故事讲的是一个小男孩把自己的亲生父母告上了法庭。

 

当时它有多火呢,电影节还没结束,全球的版权都卖了。

 

不能把它单纯地当作一部影展专供的卖惨片, “惨”确实是它的关键词,在结尾处也确实煽情煽得有点过分。

 

正如片名《Capharnaüm》,导演说这个词,在法语里,它是混乱的意思。

 


它是黎巴嫩整个社会的一种写照。现在对于黎巴嫩的第一印象,就是难民。

 

导演在片中并没有故意卖惨,黎巴嫩的现实情况真的很惨。

 

根据联合国的数据,由于叙利亚内战,黎巴嫩“正式”接收的叙利亚难民有90多万,实际数字大概在120万-130万。

 

在这里,考一考大家的地理知识,黎巴嫩在哪?

 


一边靠着海,另外不是靠着叙利亚,就是靠着以色列,处在这么一个地理位置,想独善其身是不可能了。

 

曾经黎巴嫩也是中东最富的地方之一,大批优质中东青年“黎漂”,而且万花丛中一点绿,它还是个基督教国家。

 

后来,第三次中东战争以色列赢了,顺便还把巴勒斯坦占了,一大批难民就跑到了黎巴嫩,里面还缠着游击队。

 

巴勒斯坦难民都是穆斯林,黎巴嫩人口结构就变了,穆斯林说,我们人多凭什么让你们基督教管我们啊。

 


谈不拢,盘你!内战一打就打了15年,从最富就沦落为了最穷。

 

现在,难民就是黎巴嫩要解决的头等大事。

 


片中的男主角扎因一家就是难民,父母扎因+四个妹妹,就挤在一间陋室当中。

 

而赞恩的扮演者扎因·拉费阿就是一个难民,来自叙利亚,导演的一组选角团队在街头发现了他,他已经在黎巴嫩生活了8年,跟片中角色一样,生活非常艰苦

 

影片中的扎因最终去了瑞典,现实中的扎因与父母移民到了挪威。

 

如果你看过了这部电影,你会对片中可爱的小孩约纳斯有印象,在影片里,她最终与被抓的母亲一起被驱逐回了埃及。

 


在现实中,她也是一个难民,她的父母被警察抓了,而在片场,是选角导演在照顾她。

 

片中她的母亲拉希什,就在她的戏份杀青后两天,在一次突击检查中也被抓了。

 

导演并没有启用职业演员,而是让这些非职业演员在影片中扮演自己,影片也多了一份实感。


01


 这个少年的童年没有快乐

 

《迦百农》是一个很传统的三幕剧,甚至每一幕都可以找到电影相对应。

 

第一幕法庭戏,通过法庭戏把《迦百农》的核心问题抛了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扎因状告自己的父母。

 

通过把法庭下当做引子,实现了推进剧情的作用。

 

我们知道了关于扎因的一些必要信息,他因为用刀捅了人,被判了五年监禁。



他起诉父母的原因是,他的父母生了他。

 

这一幕,可以对应前年威尼斯主竞赛的一部黎巴嫩电影《羞辱》,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来看看,法庭戏很精彩。

 

第二幕家庭戏,着重展现了他与自己父母之间的矛盾。



影片一开始,导演用航拍、跟拍的方式记录了一群孩子在贫民区里玩耍。扎因也在这群孩子中间。

 

紧接着,镜头就拉回到了扎因的现实生活当中。

 

他的家庭条件很差,在本该玩耍、上学的年纪,他必须要找活干,来补贴家用。

 

他有着12岁少年本不该有的老成与世故,街头的经历给了他“街头智慧”,他的眼睛里看不到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只有疲惫和厌倦。

 


因为生活所迫,他的父母把扎因的妹妹嫁给了一个当地人,而他的妹妹只有11岁,无能无力的扎因愤怒之下,离家出走。

 

这一幕,很像是枝裕和的《无人知晓》,扎因就是懂事的大哥福岛明,尽全力保护着自己的妹妹。

 

第三幕,由家庭戏过渡到了难民题材。

 

无家可归的扎因在一个游乐园结识了打黑工的非洲难民拉希什母女。

 


游乐园是孩子们最喜欢去的地方。在这里,扎因可以放下戒备,找回童真,而在他的家里,他只能像个小大人一样,赚钱养家。

 

他与拉希什形成了一种互相依存的关系,拉希什白天出去工作,扎因就在家里照看拉希什的孩子约纳斯。

 

本没有血缘关系的他们,反倒更像是一个家庭;而扎因原本的家庭,带给他的只有“既然不爱我,为什么还要把我生下来”的痛苦。

 

没有关系的陌生人反倒比扎因的家人,给了他更多安全感。

 

这一幕有点像《小偷家族》+《佛罗里达乐园》,《小偷家族》里面的临时家庭,《佛罗里达乐园》结尾处出现的迪士尼乐园。


02


 一则难民生存指南

 

作为影片中着墨最多的第三幕,除了讲扎因与拉希什母子之间的关系外,它更像是难民生存指南。

 

扎因利用自己的街头智慧,在黎巴嫩的底层社会尽全力生存,心酸又无可奈何。

 

 

拉希什每天上班前都要在脸上点一个痣,这样才能跟自己假身份证上的照片一致。

 


家里没有电视怎么办?

 

就在窗户上放一面镜子,这样就可以看到别人家里放的动画片。



天气热,买不起冰淇淋怎么办?

 

就用冰箱里的冰块,再撒上几勺白糖。

 


家里没饭吃了怎么办?

 

就去救济站,说自己身份证丢了,家人死了,骗救济粮。

 


约纳斯太沉,抱不动怎么办?

 

从别的小朋友那里抢了一个滑板,这样就可以拉着约纳斯到处走了。

 


没钱洗澡,怎么办?

 

就去洗车房,摆脱洗车工人给自己洗个澡。

 


实在没钱了,怎么办?

 

就用拉希什开过的处方药单,去药店买曲马多,回家再兑水,做成曲马多剂,专供瘾君子。

 

喝一杯,1000黎巴嫩镑,折合成人民币,差不错4块5。

 

曲马多这玩意吃多了会上瘾,可以当兴奋剂使。

 

在《迦百农》的电影中,扎因一直面对的都是被迫长大。

 

在家里,在得不到父母的爱情况下,他需要扛起赚钱和保护妹妹的双重责任,甚至妹妹的生理期也需要他的帮忙。



他没有享受过一天身为孩子应该得到的宠爱,他得到的只是父母的拳打脚踢,他连自己的出生日期都不知道。

 

他在这个社会上,连一个人都不是,因为他没有自己身份,就像台词中说的那样,连番茄酱都有生产日期和保质期,他却什么都没有。

 

在他的意识中,父亲和母亲是缺失的,后来他与拉希什之间的关系更像是母子之间的感情,他也想寻找一种庇护。

 

他与妹妹的感情,是他跟这个世界维系的唯一纽带,当妹妹被当作筹码换取住宿安全的时候,他选择了反抗。



对于他来说,命运是非常残忍的,当他得知妹妹意外身亡的消息后,他用刀刺伤了妹妹的丈夫。

 

他这一刀既是为了妹妹冤死的复仇,也彻底斩断了他与父母之间的羁绊。

 


他在法庭上控诉自己的父母不应该有孩子,不想生下来的孩子成为下一个他。

 

他的母亲在法庭上哭诉,她一生都是奴隶,要是没有她这样的处境,就没权利批评她。

 

那她有什么权利,让她的孩子从降生就要像她一样,身处社会的底层。

 

孩子不是她的私人物品。


片中有这样一个情节。

 


在市场上,一个女孩问扎因,他身边的约纳斯,是他偷的,还是用他来乞讨。

 

我只想说,既然不能给出生的孩子幸福,就不要把他们生下来受罪。


关注“小鲜电影”,了解更多影视资讯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