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因为它,我又相信豆瓣了

柳飘飘了吗 2019-03.08

近来的一个好消息是:


刚刚获得第91届奥斯卡最佳导演、最佳摄影、最佳外语片三项大奖的《罗马》在内地已经过审。



这是今年继《波西米亚狂想曲》《绿皮书》之后,第三部引进内地的奥斯卡获奖影片。


影片上映,当然可喜。


可对奥斯卡,很多人早已不那么“信服”——


奥斯卡越来越水了。


这是最近常听的一句话,还没上映的姑且不谈,但飘飘去影院看过《绿皮书》之后,想说,《绿皮书》实至名归。


当然,看完之后,还是有一些“副作用”的——


一下子把所有的减肥flag都抛在了脑后。


#看完绿皮书就想吃炸鸡#



今天飘飘想聊一聊这让人又爱又恨的电影——


《绿皮书》

GREEN BOOK




当然,这个故事不是从一块炸鸡开始的,而是源于黑人唐纳德·谢利博士(马赫莎拉·阿里 饰)一个堪称“勇敢”的举动——


驾车前往美国南部巡演。

为什么说他勇敢呢?

因为故事发生在20世纪60年代初,南部地区尚未实现平权,种族隔离、歧视非常严重。


这种针对于“黑人”的歧视,根深蒂固,不是因为你有钱与否,事实上,谢利博士非常有钱——


他拥有心理学、音乐学、礼拜仪式艺术三重博士学位,会八国语言,拥有一个宫殿一样大的房子,而且地理位置是卡内基音乐大厅的楼上。


这可不是一般的富人区,这是最顶级的人才能住的地方。



他在列宁格勒音乐学院学习音乐,练习的都是古典音乐,肖邦、贝多芬、李斯特……


从小受最好的教育长大,言谈举止都是上流社会所尊崇的。


这次决定去南部巡演,唱片公司还为他准备了最新款的车。



然而,这一切都不妨碍他雇佣的白人司机托尼·利普(维果·莫滕森 饰)歧视他。

托尼一穷二白,虽然是白人,但生活在穷人区。

曾在酒吧做保安,因为酒吧装修停止营业,托尼没了工作,也没了收入来源。


为了赚50美金补贴家用,他甚至要出去和人打赌吃热狗。



而他能被谢利博士雇佣,除了开车,多多少少还有点“保镖”的意思,因为他的白种皮肤,就是通关利器。

他的作用,和博士手中的绿皮书一样,都是保驾护航的。

绿皮书是什么?

——一本历史上真实存在的黑人出行指南。



里面详细标注了哪些酒店是黑人可以入住的、哪些酒店是黑人可以就餐的,除此之外,其他场合一律不欢迎。



就这样,一个黑人博士,一个白人穷汉,一辆小车,开始了勇敢的“冒险之旅”。

这个设定想想就很有趣不是吗?


首先,飘飘最大的好奇是:原本对黑人十分歧视、穷到扑街也要扔掉黑人维修工人用过的水杯的托尼,会因为自己给黑人打工而收敛一些恶意么?



抱歉一点也没有呢。


明明是来打工的,博士已经坐上车等着出发,托尼却抱着胳膊,和博士的佣人大眼瞪小眼,死活不肯往车上装行李。



内心一堆小九九的托尼,礼貌而疏离的谢利博士,可以说是个熟悉又有趣的组合。


为什么说“熟悉”?


因为美国这种反映种族歧视的电影真的不少,比如《遗愿清单》,再比如与《绿皮书》设定很像的《为黛西小姐开车》。


——同样也是讲两个肤色、阶级不同的人,在既定环境下所发生的摩擦与和解。



为什么说“有趣”?


过往这类电影,大多是设定为“富有的白人”和“贫穷的黑人”的碰撞。


影片的视角与主旨,也都重点在白人的反思。


而《绿皮书》不是。


它更多地是围绕谢利博士,展现他的“勇敢”。


这“勇敢”随着影片发展,已不单是指他南下的勇气。


而是他作为一个养尊处优的黑人,第一次走出自己目所能及的光鲜世界,看到自己同肤色的人的生活。


看到、不可置信、逐渐正视那些疮痍……


这些,都是需要勇气的。



谢利博士不是以往“种族歧视”影片中那些质朴单纯的“黑人”。


在《为黛西小姐开车》中,面对百般刁难、颐指气使的黛西,黑人司机霍克始终默默忍受,以德报怨,真心相待。



《遗愿清单》里的卡特,也是一个为了家庭放弃梦想做了一辈子汽修工的善良老实人。



而《绿皮书》里呢?


谢利自带上流社会的优越与疏离。


他不了解底层人的生活。



他,更不了解底层黑人的生活。


一次车辆抛锚,托尼停在路边修车,谢利下车倚靠在车边等待,而旁边的田地里,是一群低头劳作的黑人。


镜头慢慢移动,一边是表面波澜不惊但内心波涛汹涌的谢利,一边是满脸疑惑的黑奴。


双方对视。


谢利和黑奴,都无法解释这个场景,他们彼此都没有搞懂,为什么和我有着同样肤色的人站在了我的“对立面”。



熟悉的组合,意料之外的设定,让《绿皮书》变得没有那么工整。


而这“不工整”,却正是它好看的地方。



《绿皮书》是个喜剧,影片中不乏引人发笑的细节。


黑白俩伙计,开车来到肯塔基州,托尼兴奋地买回了一个肯德基全家桶在车上大吃特吃。


托尼吃到嗨时,还邀请谢利也来一块儿。


谢利当然是拒绝的。


嫌弃三连——


我不想让我的毯子上沾上油

怎么拿,你有盘子和餐具吗?

很不卫生





翘着兰花指啃了一个鸡腿后,真香!


托尼再次递过来一块儿时,谢利的身体可以说是很诚实了。


在炸鸡面前,油算什么?



勇敢接过炸鸡的谢利博士,却并没有勇敢地接受,自己认知以外的世界。


至少开始是这样的——


他也想过以他的肤色,去到南部会有些不便、艰难。


但他没想过艰难到这个地步。


连等个红绿灯的功夫,旁边的人看到车里的黑人,都会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还因为性向问题,被警察赤身裸体扣在泳池边上,连一条毛巾都不配有。



如果只是这些,他还有勇气承受。


如果只是有诸如此类的歧视表现,那这部影片,可能只会让你感到不适。


但却不会让你感觉被刺痛。


《绿皮书》不止于此。


它把这些陈旧的配方玩出了新花样——


影片给本就已经跳出“富有的白人”和“贫穷的黑人”这样常规设定的主仆二人,又加了点“料”,让本就特殊的两个人更“特殊”。


比起被歧视,谢利最无法承受的是:


他不仅不够“白”,还不够“黑”。


他的“不够白”显而易见。


虽然从小接受白人的教育,也有着白人的思考方式,但他并没有真正融入白人社会。


有钱的白人让他演奏钢琴,尊他为“钢琴家”,是想附庸风雅。


当他走下舞台,在白人的眼中,他立马又变成了一个“黑鬼”。


连最普通的店员都可以奚落他。



他的“不够黑”却隐藏很深——


除了自己所在的上流社会,他对自己世界之外的、同肤色同种族的同胞,一无所知。


你一点都不了解你的种族

他们吃什么 怎么说话 怎么生活

 你连小理查德是谁都不知道



他不了解他们过的日子,受的苦难。


他在自己“寄居”的白人世界,享受着鲜花红毯。


对于白人社会,他是外人;对于黑人同胞,他其实也是异类。


而且,他还是个不同于大众的性少数者。


并因此被认为“不够男人”。


被扒光示众。


他的世界观,都在这次南部之旅中被颠覆,他不能接受且拒绝接受,他绝望地嘶吼:


“我”,到底是谁?


如果我不够黑 也不够白

甚至不够男人

告诉我托尼

我是谁




然而,谢利博士毕竟不是一个只会结舌问苍天的人。


事实上,在他身上,一直都有个闪耀的品质:


勇敢。


最开始,他的勇敢,是尝试说服。


谢利本可以留在美国北部,拿着三倍的钱,在派克大街上倍受追捧。


但他执意前往种族歧视最严重的南部地区巡演,因为他想用自己的音乐,改变大众的想法。



过程中,他遭到了侮辱与歧视,他的勇敢,是笑着回应。


想要试西装被下逐客令,他先是诧异,然后优雅地回以笑容。



演奏的地方,不让黑人用干净的厕所,他不愿将就,驱车返回酒店解决。


但还是赶着回去完成表演,结束之后,还能和宾客各种握手言谈、微笑寒暄。


所以就抓紧时间

这样才来得及赶回去结束表演



这些作为,虽然不是正面怼,而是选择相对安全的做法——妥协和顺从。


但也是需要勇气的。


然而,当矛盾升级,不再是微笑可以解决的。


而且谢利逐渐发现,他并没有资格,来帮黑人做什么发声者。


因为他自己,都根本不了解黑人。


他开始自我怀疑了。


这个“白加黑”的自己,他不知如何接纳。


或者说,是丧失了接纳的勇气。


不知自己是谁、也不知如何接纳自己的谢利,无疑是孤独的。


这孤独,是住在“寄居”的华丽城堡里,无人分享;也是独自一人面对轻视,无人分担。


在城堡里,他要求托尼每晚在他的房间里放一瓶威士忌,一人独酌;在廉价旅馆里,其他黑人邀请他一起玩,他也断然拒绝。


世界上那么多孤独的人,因为他们都没有勇气迈出第一步。


而当谢利鼓起勇气迈出这一步之后,结果是什么?

他学会了在受到侮辱性区别对待时,捍卫自己的尊严和权利。


也开始在他过去认为的低级餐馆里,得到了黑人的支持和满足。


过去谢利一直坚信:


暴力永远无法取胜



但他忘了,懦弱和妥协也不能。


只有鼓起勇气,正面对抗,才能真正缓解矛盾、赢得尊重。


而这勇气,也感染了托尼。


他也学会放下了芥蒂,消除隔阂,并改掉了粗鄙的习惯。鼓起勇气迈出自己熟知的、非黑即白的世界,拥抱了彼此。


在这场公路之旅中,他们有太多勇敢的迈步,勇敢驱车向南、勇敢接过炸鸡、勇敢承认自己的“不了解”,勇敢放下过去的偏见……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