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处女作如此惊艳,难怪口碑爆了!

吐槽电影院 2019-03.13

作者:院长


连通深圳与香港的海关关口,一如往常挤满过关的人潮。


他们步履匆忙,目不斜视,专注于自己的事情。


谁都没留意到身旁那名穿校服背书包、神情有些局促的高中女生。



你猜想,她只是一个在香港读书的普通学生。


可能这会儿刚放学,才跟香港本地同学道过别,此时正准备穿越闸口,回去深圳那一头的家……


毕竟,像她这样每日往返港深两地的“跨境学童”,在当地人数逾千破万,居民早已见怪不怪了。


然而没有人知道,在这个看似文静乖巧的女孩的书包里,其实放着好几部全新的港行iPhone。


只要顺利过关,她就会联系在深圳接货的“水头”大哥,把手里的货物转交给对方,然后拿走一笔报酬。


交易完成,女孩离“目标”更近了一步……



对于大多数人,青春的记忆是操场上青涩的风、是纠缠不休的作业和考试、是心砰砰跳的初恋,是远离尘世的象牙塔……


但对于佩佩,青春的一部分却成了循环往复的“过关”、成了堆积在隐蔽小民房里的无数货品,成了不择手段又自身难保的“水客”……


这是一段发生在少女身上的,充满紧张感与心跳声的青春故事——


《过春天》

上映日期:3月15日



少有哪部国产片,单用一个诗雅的片名便轻易敲中观众芳心。


海报中奔跑的少女与驶向远方的列车,一幅充满想象力的现代都市春日画卷,就此舒展在眼前。


去年在平遥电影节初次看片,院长就用了一个词形容《过春天》——惊艳。


导演白雪对于青春期少男少女心理的刻画,以及社会现象的思考,都充满新鲜活力,又不乏深度。叫人难以相信,影片竟出自一位初执导筒的新人之手。



最终,《过春天》不仅在平遥电影节力压群雄,斩获最佳影片;也在点映阶段收获一波好评,豆瓣分数达8.0。


昨天院长在北京做了一场提前观影活动,现场氛围更让我感慨观众的鉴赏功底和对好电影的强烈需求。


有人从影片中看到代际关系的紧张与疏离;有人从中看到走私水客们的疯狂试探;更多的,是被某个瞬间打动,又触碰到青春期的执拗、迷茫、单纯、一往无前……



女孩佩佩(黄尧 饰),时年16岁,是个既寻常又特殊的中学女生。


她的母亲阿兰(倪虹洁 饰)90年代末迁至深圳淘金,结识了那会儿风光正盛、已在对岸组建家庭的香港人勇哥(廖启智 饰),两人曾有过一段禁忌的感情。


谁知在香港生下佩佩后,时代却发生改变,勇哥再也无力保障阿兰母女的生活,更给不了正当名分。


从此,佩佩过上了典型“单非仔”的尴尬人生——


她的家在深圳,生活在深圳;读书却在香港,身份、朋友也都在香港。


每一天,她都须穿越一道道闸口,从此岸渡到彼岸,跨境上学。



在充满巨大割裂感的生活模式下,佩佩逐渐变得沉默内向,难以与他人坦诚沟通。


唯一的朋友,只有在香港土生土长的同班女孩Jo(汤加文 饰)。



相比成日打麻将、日子得过且过的母亲,佩佩更珍视与Jo的情谊,甚至有些憧憬对方。


她们约定一起出国旅行,去日本的温泉旅馆,去看看雪落下的样子,给青春留下珍贵回忆。


因为佩佩很清楚,无论在深圳住多少年,都不会看见真正的雪景。


但做梦很容易,实现却很费劲。


机票、酒店住宿、旅行各项额外开支……种种费用加在一起,普通高中女生难以负担。


父亲生活本就落魄,还要担起另一个家庭;母亲终日只会没头没脑地折腾,根本指望不上。



想赚钱,只能靠自己。


就这样,四处寻找工作机会、涉世未深的佩佩,无意间闯入一个专门“走水”地下组织……


所谓走水,通俗来说便是“走私”。


团伙通常驻扎在香港,以人肉搬运的形式,将一批批港产iPhone输入内地,交给在深圳接货的“水头”。


只要水货带得够多,也能赚取一笔不菲的报酬。


代价则是每次过关,都需谨小慎微,决不能被海关抓现行。



看似浪漫美好的一句“过春天”,其实走私水客的黑话,意思是顺利通过海关闸口,给同伴报个平安


为了实现与闺蜜的约定,佩佩不惜铤而走险,踏进水客行当。


另一头究竟会是春天,还是深渊?


……



早在2009年,导演白雪就开始着手创作《过春天》的故事。


那段时间,她多次往返于香港深圳两地,进行大量实地调研,拍摄数百张影像资料,写下一本三万多字的笔记。


不仅近距离观察跨境学童生存现状、去采访海关与缉私局、甚至还跟游走在违法边缘的水客们交流……


付出巨大心血,只求最大限度还原真实


七年过去,白雪终于完成《过春天》的初稿,并幸运地进入拍摄日程。


而后,导演田壮壮也作为监制加入剧组,为影片保驾护航。



必须承认,身为新人的白雪,拥有令人艳羡的才华。


她能用独特的感知去体验生活、用细腻的直觉深化电影语言,使得画面牵动观众情绪


比如,导演会随地点变化而切换摄影方式——


香港场景的手持摄影居多,镜头晃动带出的呼吸感与节奏感,传递出都市丛林特有的拥挤与压迫感。



而到了深圳场景,镜头便以静止为主,呈现出一种苍白又迷茫的精神状态。



真实有了,情绪也有了,导演却仍不满意——


还需要一位极具个人风格、普通话与粤语切换自如的女主角,为电影赋予「魅力」。


要求不算苛刻,但光是语言能力这一项,便足以卡掉众多演员。


到最后,导演决定启用未经雕琢的新人演员黄尧,诠释佩佩这一人物形象。


不止是看重她的语言能力,更被她身上浑然天成的自然与青涩所打动。



无论是外形,还是气质,乃至举手投足间的小动作……


黄尧彻底把一个身在都市、心在远方,时而胆小怯懦,时而恣意妄为的复杂少女形象,活化在银幕之上:



每当聊起黄尧,白雪总是毫不掩盖对她的赞许,仿佛要向全世界安利这个佛山女孩。



一方面,她非常喜欢黄尧的用心


为了这部戏,黄尧在开拍前足足等了六个月,期间没有再接任何工作,只一心一意啃剧本。


等正式拍摄时,黄尧早已让台词烂熟于心,对戏甚至根本用不着剧本了!


这份对表演近乎偏执的热爱,相信会让许多“资深”演员汗颜。


另一方面,她也喜欢黄尧身上的独特吸引力。


不用借助化妆品修饰面容,也不用靠华美衣装吸引眼球。


哪怕简简单单素面朝天,随意扎起马尾辫,搭一身普通的校服……就足以散发青春明亮的光彩。



白雪的美术老师张兆康感叹过,“黄尧是天才”。


她的眼神实在太有故事,简直可以装下一切情绪。


有时谨慎防备:



有时焦虑紧张:



有时会染上一层薄薄的荷尔蒙,有些期待,更多则是忐忑:



在黄尧精湛的演绎下,你将目睹佩佩从最初的懵懵懂懂,到有了小小心愿后,开始陷入了不可控的生活里,最终失去一切,又焕发重新生活的勇气……


通过大银幕,我们得以见证一段少女的成长旅程,也被她努力追逐命运的模样所吸引,感受某种来自灵魂的共鸣。


《过春天》不单单是一个讲青春成长的电影,它背后包含着丰富的社会性,是一个“以青春为外壳的社会学文本电影”。


影片中,特殊时代下的跨境学童,是一群找不到自己位置的人。


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越来越多人去到异国他乡,他们也开始失去原本的位置,经历与佩佩相似的归属感缺失与身份上的疏离。



为什么许多人在青春时代,往往会经历一番不可名状的“叛逆期”?


为什么无数80、90、00年代出生孩子,明明过着长辈们口里的“幸福人生”,却看起来不仅不快乐,还甚至有些压抑?


……


也许,我们都在人生的某个阶段,成为现实世界里的“佩佩”。


尽管享受相对优渥的生活条件,心灵却一片贫瘠荒凉。



影片里,佩佩之所以走上“水客之路”,一点点沦陷,是因为所接触的那群法外之徒,与其他人都不一样。


他们能给予佩佩某种「认同」——


学生身份简直是道天然保险,能一次次博取海关工作人员的信任,顺利“过春天”。


这份天时地利的清纯伪装,是那群蛰伏黑暗世界久矣的“水客”们所羡慕不来的。


因此,佩佩“入行”没多久,便深得水客大姐头“花姐”(江美仪 饰)青睐,一度与他她谈笑风生。



对于那时候的佩佩,天上地下世界之大,自己的容身之处,或许只有水客们蜗居那方小小仓库而已。


似乎只有在这里——并非家庭也并非学校——她才能找到认同感,找到自我存在的价值。


就如许多人把信仰寄托于偶像明星,或者把生存的意义寄希望在二次元和网游一般。


这何尝不是另一种形式的自我解脱呢?



对于电影所提及的“走水”,导演本人的立场非常坚定:


这当然是一件违法的事情。


但他们为何选择踏上这条法外之路?


仅仅只为求财吗?


当大家指责这些孩子“好坏不分”之前,是否也该倾听他们喑哑的嘶吼呢?


关于佩佩的这些行为,导演白雪没做出任何道德批判。


她的格局更大——


想让更多人关注到这个特殊群体。


少女佩佩身上折射出的,是一个时代巨变的缝隙。


“我觉得对人生来说,有很多这样的春天需要去渡过;对于不同年龄层的朋友,心里都有需要去跨越的东西。


无论是片刻的欢愉,还是与喧嚣的狂宴,都无法带给我们真正的安宁。


人终究要学会长大,学会走向和解,去怜悯曾经埋怨过的家人,去现实世界找寻归属……



在《过春天》里,你会真正看见一个关乎社会、关乎时代的青春故事。


没有被强行美化的虚荣,只有混杂着汗水气息的市井味道;


没有自我感动的矫情爱恋,只有近乎本能的冲动与荷尔蒙;


也没有强行去定义过的青春,每个人都会从开放的电影结局里,找到属于自己的酸涩解答。


这也是为什么我希望更多人能够关注到这部电影,或者用实际行动去支持这样的电影。


跟随佩佩的脚步,你也许能找到某个缺失的自己……


关注“吐槽电影院”,了解更多影视资讯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