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这才是所有人的青春

肉叔 2019-03.16

这个春天,肉叔最期待的就是这部片。


去年平遥电影节,拿下最佳影片最佳女主角两项大奖。


今年国产电影收获颇丰的柏林电影节上,又入围新生代单元


——别忘了,导演80后,这是她处女作


本来打算明天跟你们聊,今天刚上映,肉叔就一大早自己跑去电影院看了,不行,忍不了了:


确实好看,我个人实在是太喜欢了


于是回来一口气把文章码出来了,那就今天聊——


过春天

The Crossing



几乎与以往所有的青春片不同,《过春天》最独特、最吸引肉叔的一点,不是非常独特的电子乐配乐等等(我想给配乐打100分,尤其是配合定格画面的那个风格化小短章配乐)。


而是:它借用一个独特的故事,精准把握住了“青春”最独特的气质。


故事怎么特殊?


气质怎么独特?


别急,一点点来:


佩佩(黄尧 饰),来自单非家庭——父母双方有一方非香港户籍。


跟老妈住在深圳,每天坐车赶去香港上学。


每天两次跨越海关,往返港深。



佩佩跟闺蜜阿Jo,计划在大雪天去日本泡温泉——


因为香港看不到雪


但是吧,她家跟阿Jo家不能比,人家要买机票直接就买了,佩佩呢,得自己攒钱(佩佩为什么没钱,还涉及单非家庭的社会性话题,咱们不聊了,今天只聊“青春片”)。


机缘巧合下,佩佩认识了阿Jo的男朋友阿豪。


阿JO、佩佩、阿豪


阿豪是个水客(小走私犯)


这天在海关,阿豪的同伙被海关盘查,正好被路过的佩佩撞见,机缘巧合下帮了他“过春天”(水客讨口彩的黑话,意指“过关”)——


小姑娘每天过海关,没人查,带货不会有人怀疑。



嗯。


发财的路子有了。


从此,每天往返港深、正头疼怎么攒机票钱的佩佩,就成了……


资深水客。



这故事当然特殊。


很可能只会发生在深圳或者珠海,而且得是“单非家庭”的未成年子女,还得是下水做了水客。


它也不特殊,甚至有普遍共性,它的气质放到全世界都会引起共鸣


听肉叔慢慢解释。


《过春天》的场景不太复杂,大概就三个,我说的共性就藏在这三个意象化的场景里


学校(以及上下学路过的街道等),水客窝点


肉叔先给大家放三张图,感受下三个场景之间的巨大差别:





家,陈旧但安全的暗黄色;


学校,光线充足明媚;


窝点,复杂光源下依然昏昏暗暗。


再想想看,佩佩每天在干什么?


离家,去学校,去窝点,回家。


看似简单的剧情里,有“埋伏”:


学校多好啊,有同学,有闺蜜,满眼都是小清新:跟闺蜜分享糖水,在天台想象日本的温泉,一伸手仿佛摸得着雪。


——绝对的安全。



窝点就不一样了。


肮脏破旧的街角老公屋,蛇虫鼠蚁,担惊受怕,搞不好是要去吃牢饭的。


——未知的危险。



一边是安全,一边是危险,刚刚离家的少女佩佩当然得……


摸索,摸索越界行不行。


刚开始,是谎称生病,翘课跑去刷街喝奶茶。


再然后,是初试走私,一到海关就吓得战战兢兢。


最后,是跟“你根本不知道她们到底是干什么的”黑社会们,谈笑风生地打麻将。



其实啊,“赚钱去日本旅行”,只是个引子。


《过春天》的戏肉,是——


当成人世界的诱惑扑面而来时,一个未成年人是怎么一点点迈脚离开安全的领域,一点点试探着危险有多危险


夹带一部手机,敢不敢?


书包里塞满手机,敢不敢?


腰上缠满手机,敢不敢?


你看,这不都没出问题嘛~


那……


带枪呢?



换句话说,佩佩的青春期,每天都在学校和窝点转换,其实就是——


摸索安全和危险的边界。


——这就是我说的青春期共性。


想想看,青春期为什么那么多烦恼?


那些烦恼啊,可不就是刚开始离开家,为了确认安全边界的一次次踩线、越界、回踩,所带来的冲击?


什么堕胎,什么撕逼,什么挖墙脚,不是说你不能有,而是说你不能只有



比这些更重要的,是《过春天》这般敏锐捕捉到的这种“试探感”。


而且,这高级的“试探感”,遍布全片,甚至贯穿在佩佩的爱情线。


想想看,青春期的爱情,有那么轰轰烈烈么,咔咔就生猴子,咔咔就堕孩子。


肉叔不否认有的人有,但这绝非是多数人的青春期初体验——


尤其,尤其不可能是多数中国青少年的。



多数中国青少年的,反而更可能是佩佩这样的:


谈情——


情窦初开时的羞羞涩涩,连“喜欢”都不好意思或者不敢直说,幼稚到好笑。


《过春天》有两个细节特别有意思,非常不真实,又非常真实。


阿豪带佩佩到山上看“流星”。


其实剧情发展到这,观众都知道两个人其实已经相爱了,但两个人就是不说。


一个只敢说:我是第一次带其他人来这里。


一个呢,心里都慌张到不行了,话到嘴边却成了:我还要赶回家的末班车。



“做”爱 ——


我天,谈情都张不开嘴,这就更不敢了(注意,肉叔只是说大部分人不敢,没说没有人敢哈,片中的阿Jo就很敢)。


《过春天》拍出了肉叔这大概五六七八年吧,看过的最高级的情欲戏,高级得像是打上了无数暧昧灯光的白纸,乍一看纸上流光溢彩,灯一撤,还是干净的白纸一张。


阿豪决定单干,佩佩决定帮他。


在昏暗的旧仓库,两人互相撩起衣服,往身上缠新款水果手机。


在心潮澎湃时面红耳赤的潮红色灯光里、颤颤巍巍的微弱喘息中,撩衣、撩裙。


甚至,背后的窗户里有节奏地有汽车路过,大灯的亮光,被毛玻璃柔化,跳动般亮起、黯淡,再亮起、再黯淡……


明明不管是画面、声音还是动作,都带着色情的意味,甚至车灯明灭的节奏显然就是行“成人礼”时的频速——


说破吧,就是床戏。


但,就是干净。



干净的本质,是他们几次转瞬即逝的欲言又止,以及低头继续——


算了吧?试一下。算了吧?试一下。还是算了吧?还是试下吧。


——喏,“试探”。



这感觉就太像真实的青春了。


推开家门,眼前一片迷雾,你不知道走出去这一步,是危险还是安全——


可如果不试这一步,你就永远不会知道“边界在哪”


片中有条反复出现的鲨鱼。


阿Jo的姑妈养的,鱼缸里没有任何其它鱼,只有它自己,每天就是自己游啊游。


快游到缸壁了掉头往回游,再快游到缸壁再掉头往回,一直在周而复始地打转。



片尾,佩佩拖着鲨鱼,放它重回大海。


嗯。


反反复复的试探碰壁和重新试探后,她大概明白了——


成长的价值,就是被一次次撞头拓宽的边界,再痛也得撞,撞过了才知道“缸壁”是不是真的。


不撞?


不撞就只能看见“鱼缸”。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