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最高级的情欲戏,竟来自这部国产青春片

口袋电影 2019-03.22

作者:厂长


逼仄的空间,幽暗的灯光,一对少男少女互相撩起对方的上衣。


不经意间,手指触碰到裸露的皮肤,便能引来阵阵战栗。


空气中悬浮着暧昧的颗粒,耳边只剩下微微的喘息声。


不断错开又不禁追上的眼神,仿佛在诉说着躁动不安的危险情欲。





如此精彩刺激的一幕,让坐在电影院的影哥看得是面红心跳。


谁也没料到,这部3月份的黑马,不仅拍出了华语片中最高级的情欲戏。


而且,颠覆了观众对国产青春片的认知——


《过春天》

The Crossing



从这个很“鲜”的片名就可以看出来,这是一部三无电影——


无流量,无名导,无明星。


但一经上映,口碑炸裂。


豆瓣三万多人评价,分数高达8.0。



要知道,前两年红极一时的华语电影佳作《七月与安生》。


陈可辛,周冬雨,马思纯,名导与流量明星加持,也只拿到了7.6分。



对于《过春天》,有人用了一句极高的评价:


本片正式宣告华语青春片进入2.0时代。



究其原因,作为一部国产青春片,它不堕胎、不斗殴、不卖苦、不矫情。


而是真正聚焦主人公的内心世界,关注缺失和成长。


实属难得。



最独特的一点是,电影把一个女孩的青春和一种犯罪职业紧密联系了起来——“水客”


2007年,苹果公司发布了第一代iPhone。


同时,也催生了一个新的职业——水客,即把便宜的港版手机走私回内地售卖,赚取差价的人。



本片的女主佩佩,就是利用自己“单非仔”的身份,从16岁就做起了水客。


单非仔,指的是在香港读书,深圳居住的孩子。


每天的早晨傍晚,在口岸过关时,许多穿着校服的孩子随着人流,在香港、深圳两地来回穿梭。


他们面庞稚嫩、朝气蓬勃。


但与之擦肩而过时,依然能嗅到浓浓的漂泊感。


片名中的“过春天”,指的就是“过海关”。



作为他们其中的一员,佩佩最能体味其中的苦与甜


青春期里的女孩总爱幻想。


幻想香港有一天会下雪,幻想和闺蜜一起去日本喝清酒。


佩佩和闺蜜Jo约定,攒够了钱,就去日本。



然而,家境的截然不同,让佩佩不得不找多份兼职,才有资格去日本看雪。


捉襟见肘的生活是苦的。


但意外获得的友情和爱情,却分外的甜。



通过Jo,佩佩认识了阿豪。


他是Jo的恋人,却把佩佩领入了“水客”的行业。



关系的错位,秘密的隐瞒,让三人开始变得紧张起来。


Jo不知道佩佩做“水客”攒钱的事,佩佩瞒着Jo和阿豪的私下交往越来越多。


直到有一天,秘密暴露。


曾经互相依赖的友情骤然崩塌,短暂暧昧不明的爱情消失殆尽。


从单非仔到水客,再回归单非仔的身份,佩佩尝到的不仅仅是司法的教训,还有青春逝去的伤痛。



不得不说,导演真的相当高明。


她仅把镜头对准了一个人——16岁的佩佩。


她和闺蜜Jo的友情,和阿豪将发未发的暧昧感情,和父母割裂的亲情,以及和“水客”同行们的惺惺相惜。


换句话说,这就是一个“不良少女”的硬核青春



其实,每个经历过青春的少年,都曾有过类似的阶段。


想自由,想逃离,想去渴望的远方。


正如电影英文名叫“The Crossing”,既有“跨过”的意思,也有“十字路口”的意思。


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来回张望,迷茫无措。


而导演,把青春和现实元素结合起来,以少女的视角审视着成人世界的残酷。


可以说,我们对国产青春片有多失望,就对《过春天》有多惊喜。



其实,在去年的平遥电影展,《过春天》就以“最佳影片”“最佳女主”两项荣誉引人侧目。


它还在第69柏林电影节中,获得了新生代青年单元,最佳影片的提名。


在第43届多伦多电影节新生代单元中,本片更是首次出现的华语开幕影片。



这部电影之所以脱颖而出,离不开它清冽、脱俗、高级的气质。


影片中,16岁的佩佩,正处于青春的节点。


她的原生家庭,从来没有给过她稳定和安全感。


父亲是落魄的货车司机,在香港有自己的家庭,就连住房按揭都要愁掉眉毛。



而深圳的母亲,家里都充斥着牌友的喧闹声,空气里弥漫着呛人的烟味。


虽然嘴上说要给自己女儿最好的,却对女儿的生活一无所知。



往返于深圳,香港之间的佩佩,既属于两边,又梳离于任何的状态。


当一同打工的伙伴问她家在哪时,她只说:“很远啊”。


像是在漂泊。


后来,她从“走水(做水客)”中找到了归宿感。


在这里,她聪明,机灵,是人人恭维拉拢的“佩佩姐”,甚至就连大Boss都想认她做干女儿。



她以为,自己找到了归属感、存在感,获得梦寐以求的金钱和肯定。


实际上,更大的考验在等着她。


若不是在走水这条道路上,愈发不可自拔,迷失了自我,佩佩估计也不会落得被警察抓到,还要走司法程序的下场。



影片中,有三处定格镜头。


每一次,都是为了凸显佩佩夹带“私货”过关口时的紧张心情。


干脆利落的剪辑,加上节奏强劲的贝斯配乐,将女孩心跳漏拍的心理描写,用视听语言外化出来。


颇有一种悬疑犯罪片的感觉。



因为“过春天”,佩佩和阿豪越走越近。


相比Jo富裕的家境,这两个众人口中的“衰仔”和“衰妹”,才是香港这座欲望都市中的同一类人。


他们彼此心照不宣,互相牵制又不断靠近。



在很多人的认知中,青春,就一定要有“肉体欲望”的体现。


但在这部影片里,却有一场“史上最干净浪漫”的情欲戏。


佩佩最后一次走水,是阿豪安排的私活。


为了多带点货,两人不断往对方身上贴手机。



当胶布一段段拉开,仿佛衣衫裤裙被一寸寸撕碎。


灼灼的红光之下,两人都不敢任一丝情感出动。


不曾想,却被额上颤动的汗珠、急促的喘息、以及嘶哑的声带给出卖了。


暧昧,激情,含蓄,危险,一样不落地奔走相告。


那一刻,狭路相逢的两人内心早已阵脚大乱,却还要靠清理嗓音,来假装镇定。



最终,他们没有逾越雷池半步。


阿豪的一个饱嗝,瓦解了所有尴尬和窘促。


两人相视一笑,急急结束了这场贪恋的欲念。



昏黄的灯光,狭窄的空间,晃动的镜头。


迷离沉醉的质感,仿佛能让人看到一丝王家卫的风格。


克制,内敛,欲语还休。


明明什么都没做,却结结实实的撩到了。


所以有人说,这是国产青春片最接近性爱戏的一次。



这么一场戏,让很多观众怀疑,导演曾是拍情色片出身的。


但你肯定想不到,导演白雪是一名做了10年的家庭主妇。


而这部电影,还是她的处女作。



显然,监制田壮壮算是作品的一个质量保障。


但出色的摄影和配乐,也让观众看到了这位女导演的才华。


佩佩在香港的生活,多用手持镜头,以此来展现她的动荡不安。


而回到了深圳的家中,则几乎完全使用固定镜头,来强调这个家庭的疏离和冷漠。



电影如此出彩,也离不开演员的精准拿捏。


尤其是饰演佩佩的黄尧


黄尧原籍北方,但在广东佛山长大,骨子里自带的南北差异,让她比谁都适合“佩佩”这个角色。


当然,只“粤语”这一项,就足以卡掉一大批当红小花了。



导演白雪谈到黄尧时,曾说过这样的话:


“她自己的眼神比较坚定,也比较单纯,具备角色需要的两种特质。”


她不怎么笑,眼神有力,透着股倔强。


可是笑起来的时候,便流出来一种怯怯地羞涩。


一个女孩青春里该有的憧憬,躁动,诗意和冒险,她诠释得淋漓精致。



当然,本片也并非完美无缺。


作为处女作,导演白雪的尝试虽然足够惊艳,但也有不少瑕疵。


比如,本片的主题浅尝辄止,虽聚焦深港关系,但还是离不开少年情爱。


至于结局,过于仓促潦草。


神勇天降警察叔叔,让我们觉得本片终究还是逃不过家庭,体制的和解。



然而,真正的青春不就是这样的吗?


那些少男少女,体会着细腻到毛孔里的感受。


身体突然发育的惶惶不安,男女之情的懵懂酸涩,社会化生活的手足无措,以及面对高压竞争时的焦虑烦躁。


小确幸,或者小确丧。


他们用大把的时间彷徨,然后,仅用几个瞬间去成长。



作为青春片,本片足够真实。


然而,好口碑,不代表高票房。


上映一周后,本片仅仅收获了八百多万的票房。


至于排片,越来越少,如今竟然只有百分之一点多。



显然,和豆瓣评分只有4.9的《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相比,实在是讽刺至极。


怪不得有人说——


这是一位令人期待的华语新导演,一部注定赔钱的非商业电影。


“好电影”,并不代表就是“观众想看的电影”。


这片儿没人看,可惜了。


关注“口袋电影”,了解更多影视资讯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