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今天,复联输给了一部「黄片」

毒Sir 2019-05.11

卡通世界,有条不成文定律:


角色带点,容易出爆款。


小黄人、海绵宝宝、辛普森、小熊维尼。



这是偶然吗?


物理学家说,黄色波长更易被人眼识别。


心理学家说,黄色易于传达温暖、积极情绪。


呵,Sir才不信这个邪。


可是。


猝不及防,还是被这黄毛电到。



《大侦探皮卡丘》

Pokémon Detective Pikachu



精灵宝可梦。


说它是全球第一动画IP,没几个能反驳。


没玩过游戏,也看过动画;没看过动画,也都能认出这块肉嘟嘟的黄脸。


就算再不了解皮卡丘的人,也听过那标志性的奶音:


PIKA PIKA PIKACHU~



但Sir也说过,大IP是把双刃剑——


关注越多,缺点越容易放大。


而作为宝可梦首次真人电影化,粉丝们的“敏感神经”,果然被触碰到了。


电影还没未上映,口水战已发酵。


海报大字写着“萌翻天”,可一看预告……


怎么有毛?


再一听……


声音怎么是个大叔?!


对啊,为什么?


| 时长:1分17秒 |



明明电影只要拼命卖萌、卖情怀,大可以收割不少票房。


它偏不。


昨晚看完首映,Sir有了答案——


《大侦探皮卡丘》的“萌”和“情怀”,来自电影刻意营造的反差


反差,来自它对原作的精炼和萃取。


而非像大多数IP电影一样,粗暴地拼凑回忆,投喂情绪,迎合情怀。


冲这一点,Sir想挺它。

01


最直接的反差,是大侦探皮卡丘的“人设”


许多人印象中的皮卡丘——萌、暖、治愈、可爱……


很纯粹,很统一。


但这也意味着,他只有一种颜色。


可电影里的大侦探皮卡丘,掺进不少“杂色”。


电影改编自同名3DS游戏。


游戏背景,设定在人类与宝可梦共处的现代城市“莱姆”。


一只满口大叔音、自称是大侦探的皮卡丘(瑞安·雷诺兹 配音),与男主角蒂姆(贾斯蒂斯·史密斯 饰)被卷入了一场阴谋中。



可这“大侦探”一出场,可能会引起很多人的不适。


毛发可以适应,但性格的错位却难接受。


萌,是有的。


但萌得不纯粹。


反而像个小大人,偶尔暴露出一点天真。




“贱”形容更准确。


爱装,总戴一顶侦探帽,自喻神探;


爱说,嘴炮话痨,动嘴多过动手;


爱玩,查案没个正经,一碰到呆呆的宝可梦就爱开玩笑。


还有一个特别成人的“陋习”——


嗜咖啡如命。



用苦口的味觉,刺激大脑清醒,一种成人专属的瘾。


完了。


彻底学坏。


这还不算崩溃。


最崩溃,在于皮卡丘“英雄属性”的全面失效。


关键时刻,屡次出糗。


想放电,结果便秘;


想对喷,却怕得一个屁都放不出来,只能卖萌。


当然,这一招对喷火龙造成不了伤害,但对银幕前的我们,尤其妹子……


没几个能招架得住——




但。


Sir知道你肯定想问:这还是我们回忆中的皮卡丘吗?


别急。


这个问题,可以从原作找。


皮卡丘,鼠类宝可梦。


能力是在紧张时,通过脸上的电气袋放电。


他们不会讲人类的语言,只能发出PIKA PIKA的单音。


△ 法国报纸《20 Minutes》,通篇都是皮卡丘语


在动画片中,皮卡丘还有一个特异功能,能模仿各种宝可梦。


因此也有人说,拥有一只皮卡丘,就相当于同时拥有多个宝可梦。



万能萌宠,的确吸引。


但。


当我们看多了表情包,看多了街头上的皮卡丘人偶。


许多人可能都忘了——


忘了原作中,小智初遇皮卡丘,博士第一时间的提醒:


这是一只被“挑剩下的宝可梦”,性格难搞,傲娇内向又不亲近人类……而且,未经允许触碰,他会电人。



还忘了——


小智和他的第一次交流,低声下气,温柔管教。甚至握手都不太敢,只伸出一根手指试探……


皮卡丘给他的回应:一个臭脸。



有脾气,有坚守,有性格。


真正的皮卡丘,远非一只单纯的萌宠。


电影中有一个最打动Sir的细节。


不是超梦出场的瞬间,也不是看到哪个最爱的宝可梦在画面角落出现。


是大侦探皮卡丘的第一次发电


他电的人,不是敌人或对手,而是最亲密的搭档,主角蒂姆。


虽然非故意为之,但还是马上说了一句:


“你看吧,这就是我(大意)。”


一句话,暗示了大侦探皮卡丘的矛盾——


人性和兽性(超能力)。


没错,这只皮卡丘带有人性,但具体原因Sir不剧透,建议毒饭亲自去影院感受。


而超能力,又在他和人类之间,竖起一道屏障。


只有冲破这道屏障,你才有可能真正接近他。


所以,大侦探皮卡丘的人设,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复杂。


还要吸引。

02


第二个反差,来自于电影对世界观的重构。


精灵宝可梦凭啥能火20年?


回答这个问题,必须先了解它的世界观。


宝可梦世界,人类可以收服、训练宝可梦,也可以同他一起作战、冒险。


简单来讲,既是宠物,也是战友。


虽然有不少打斗场面,但原作中的世界——


极致的善意。


像童话,像幻想。


它是小孩子的万花筒,大孩子的乌托邦。


这一点,从精灵的设计也能看出来。


来看各路宝可梦的技能:


有的,技能明明是攻击力,现实中却是治愈力。


胖丁,粉色球状宝可梦。


大眼睛,短胳膊短腿,头顶一缕卷毛。


技能:唱出舒服的歌曲让敌人迅速入睡。


行走的灵魂歌手+催眠器。



△ 高萌预警,这里有只胖丁拿起了麦克风


有的,长相丑萌,却是居家旅行的首选良伴。


妙蛙种子,长相酷似青蛙的种子宝可梦。


出生时背上就背着种子,会随着光合作用进化成妙蛙草、妙蛙花。


技能:寄生种子、藤鞭攻击。


有一定攻击力,但性格温顺,忠诚度极高,常年居最受新手训练家欢迎排行榜TOP3。




另外,还有一只较“冷门”的宝可梦被着重描写。


魔墙人偶,屏障宝可梦。


长相酷似小丑,诡异魔性。


却也是默剧表演大师,有强大的精神念力,段位高些的,能通过肢体动作制造看不见的“墙壁”。


“空气墙壁”,是绝佳防御工具。




他的出场,也别有深意。


流窜于偏僻的码头,作为侦探的线人,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见到陌生人第一反应是逃走。


很明显,生存于夹缝中的“边缘人”。


不得不说,这个宝可梦的设计太巧妙——


诡异的外表,是伪装;


无形的墙壁,是心墙。


同时,也能看出电影世界观的变化:


把幻想,拉到现实。


把高高在上的乌托邦,落地到不那么干净的街头,让我们看到污垢,看到残酷。


这样的做法,接近《X战警》。


没有让电影止于花花世界的视觉奇观,而探讨起两种族群的共存与冲突。


只是这种探讨,没有去到更深。


这也是Sir唯一的遗憾。


但无论如何,《大侦探皮卡丘》给了我们一种可能。


一个“成人宝可梦世界”的可能。

03


回到上面那个问题:


皮卡丘何以封神?


除了世界观,还有另一个因素。


自1996年游戏发行以来,20多年间,精灵宝可梦始终是任天堂公司(日本电子游戏产业开创者)的王牌。


大浪淘沙的时代,这不常见。


为什么?


90年代日本动漫,最火的题材是美少女和机器人。


像《魔卡少女樱》迎合少女心,《攻壳机动队》燃起了赛博格魂。




相比之下宝可梦返璞归真。


太返璞归真。


按照系列创始人田尻智的构想,他最初想要的,只是一个能在森林中收集生物,并和朋友相互交换的游戏。


收集、养成、交换和对战。


几乎是宝可梦的全部核心。


连Sir都不自觉要问——


凭几个玩法,如何支撑它走过20多年的时间?


答案是陪伴


围绕着宝可梦,有一个常被提起的关键词:进化。


进化,不就是成长?


宝可梦的一次次进化,也是我们每一个阶段的成长。


共同进化(成长),就是最好的陪伴。



他们从不是超级英雄,而是儿时玩伴。


超级英雄属于世界,但宝可梦,独属于你。


《大侦探皮卡丘》也讲陪伴,但有点不一样。


通过人设的反差,世界观的反差——


传递出陪伴的反差。


这再也不是儿时概念中,有点自私的陪伴。


是成人世界的陪伴。



比如,蒂姆与大侦探皮卡丘一路走来,才彻底理解“宝可梦”的魅力。


他起初很弱,需要人类守护;


他逐渐变强,成为好帮手、好智囊、好朋友。


外人眼中,他是只会说“皮卡皮卡”的萌物。


但蒂姆眼中,他是有脾气的“人”,是能沟通交流的朋友。


Sir还记得,动画片结局的那一幕:


小智以为自己要死了,他终于问出自己长久以来的疑问,皮卡丘为什么不愿意进精灵球(宝可梦收集工具),它回答:


因为想要一直和你在一起。


对,其实它一直会说话。



而《大侦探皮卡丘》像是这一幕的延伸。


当初看动画片的我们,会因为永恒不变的守护而满足。


现在,我们都该知道——


真正的皮卡丘,不是那样。


真正的陪伴,也不是那样。


皮卡丘是谁?


你仔细看,皮卡丘不止一种颜色:


他耳朵的末端,有黑色的花纹。


黄+黑,是警戒线的颜色,代表危险。


皮卡丘其实从一开始就告诉你,他不易靠近。


什么是陪伴?


是默默守护,在必须的时候,为你撑腰。


一次就够。


这才是我们与宝可梦的“不成文规定”。



最后的最后,Sir还要提醒一句。


如果你还相信回忆中的童话世界,还想找回那个童真、纯粹的你。


建议你亲自走进影院,抽离现实,享受一段治愈又解压的时光。


对了。


记得喊上那个你想陪伴的人,他,她,或是他们……


相信Sir。


那只萌翻的皮卡丘,会让你们一起触电。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