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又是票房冠军,就没见过这导演失手

肉叔 2019-05.25

两年前,一个谐星改行去做导演。


新手入行,拍的还是恐怖片,当然没人看好他。


结果……


赚爆了——


450万成本,换来全球2.5亿票房。


没错,说的就是乔丹·皮尔,和他的处女作《逃出绝命镇》。



对于这种会下金蛋的至尊小母鸡,肯定一堆公司追着让他接着拍啊。


果然,两年后又一枚金蛋下出来了——


环球影业给了乔丹·皮尔2000万美元,皮导还给环球2.5亿票房。


稳坐上半年恐怖片票房冠军(之所以说“上半年”,是因为年内还有重头戏《小丑回魂2》)。


看票房就知道了,又是好片!


就是它——


我们

Us


前作《逃出绝命镇》,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恐怖片——


更像是“我最讨厌两种人,一种是种族歧视的,一种是黑人”的辛辣反讽。


它的恐怖,是迅速地剖开理性的表皮,直接血淋淋地展示偏见的内里。


就像片中的白人,他们对黑人擅长体育运动的真诚赞扬,其实本身就是矫枉过正的歧视。



这么说吧,乔丹·皮尔的作品——


现代恐怖寓言


这次的新作《我们》同样,也是对所有人的恐怖寓言故事。


故事刚开始,是一个楔子。


1986年,还是小女孩的阿德莱德,跟爸爸妈妈去海滩上的游乐园玩。


明明是欢声笑语的游乐园,但你就是会感觉怪怪的。


(图片可能感受不强烈,毕竟没有电影中各色诡异的配乐)



阿德莱德走丢了。


在上面那个挂着“了解真正的你自己”招牌的恐怖屋,她不小心走进一处镜子屋。



到此为止,一切正常。


直到……


阿德莱德站在这面镜子前。



镜中的倒影。


动了。



15分钟后,阿德莱德被爸妈找到,但她被吓得不轻,失声了


医生分析说,阿德莱德这是创伤后应激障碍,多通过陪伴啊、跳舞啊、画画啊之类的,慢慢她会康复过来,重新开口说话的。



时间回到现在。


阿德莱德已经长大了,结婚,生子,一家人来自家度假别墅消暑。


好死不死吧,她们家的度假别墅,就离当年那个恐怖游乐场海滩不远。


更好死不死呢,她老公就是非要带孩子们去那玩。


阿德莱德扛不住老公粉红色大熊公仔般的甜蜜攻势……


行,那去吧,但是,天黑前必须回来。



可能是阿德莱德小时候被吓得有后遗症吧,老疑神疑鬼的。


儿子跑去厕所撒个尿,她一下没看见,以为又跟自己小时候那样走丢了,满沙滩狂找。


当然了,其实没啥大事发生。


天黑前,一家人平平安安地回家了。


……


平平安安?


平平安安个鬼。


当天晚上,“我们”来了。


阿德莱德一家人,晚上被两大两小的四个红衣人袭击,但是这四个红衣人,不图财不害命(暂时不害),等大家排排坐好之后。


这家人才惊奇地发现……


他们,是我们的镜像。




不光长得一模一样,两家人行为习惯、兴趣爱好也都一样。


甚至连近视的毛病也对应得严丝合缝。


女儿们都擅长田径,奔跑,她们就用赛跑来决生死。



儿子们都调皮,喜欢恶作剧,就用玩火来定胜负。



这么说吧——


镜像,是解开《我们》的钥匙。


其实片中多次暗示过一组数字:11:11。


一组特别常见的镜像数字,出现在钟表上、电视比赛的比分牌上、沙滩老头抄写《圣经》的纸板上。



问题来了。


这群“我们”从哪冒出来的?


别忘了,乔丹·皮尔的电影,是恐怖版的现代寓言。


《我们》剧本的创意,是他某天在油管看视频,刷到一条1986年的慈善活动广告——


穿越美国之手。


活动是想策划600万人手拉手,从西海岸到东海岸,连成一条“慈善之线”保持15分钟,旨在呼吁所有人捐款救助贫困线以下的民众。


乔丹·皮尔当时就笑尿了:


我有种在看搞笑的极端乐观主义的感觉。


这个广告被他原封不动放在了片头。



跟《逃出绝命镇》一样,《我们》的寓言故事也没用扯着扁桃体的声嘶力竭去批判,而是用隐藏在寓言中的细针,轻轻扎破美好的假面——


手拉手搞一条线,就能拯救贫困线以下的人?


600万人每人捐款10美元,就能把另外几百万贫困线以下的人,拉到线上来?


这不是搞笑是什么?


看这个广告片,笑完之后,他突然意识到——


我们,还真会自我美化、自欺欺人。



#剧透预警#

#下文将涉及关键剧情剧透#

#介意请速速退散#


在反杀“我们”之后,阿德莱德一家看新闻,才发现,被镜像袭击的不光他们一家,全美所有人都被袭击了。



乔丹·皮尔用剥洋葱的方式,一层层揭开了寓言的谜底。


当然,你知道的,剥洋葱时飞溅的汁液,很容易灼伤眼睛——


每一层喻义,都带着辛辣的嘲讽。


第一层,美国政府监管。


美国政府为了监管民众,在地下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克隆人”王国。


还发明了一套“羁绊系统”,让克隆人和本人共享一个灵魂。


只要地表的本人不听话,他们稍加摆弄克隆人,就能轻轻松松控制地面上的所有人。



听起来像是胡扯。


但稍微想想新闻,就能在这个寓言的脑洞中,捉到现实的影子——


别忘了斯诺登那事才过去,肉叔现在还记得当年凤凰网专题新闻的标题:


美国监听多国引发众怒,世界拒绝“老大哥”。



第二层,贫富歧视。


地底的克隆人都不会说话,只能发出类似野兽的嚎叫,像是一坨坨行尸走肉。



注意。


除了克隆人,电影里还有一群人是失声的——


有钱人云集的海滩上,出现过几个流浪汉,他们不是像傻子一样默默举着牌子,就是沉默地留着血。



“我们”,说到底其实就是对美国穷人阶层的隐喻,被隐喻成不会说话的野蛮丧尸。


哪怕他们就在每个人身边,照样漠不关心——


拉走就完了,眼不见心不烦。



第三层:假装关心穷人。


不得不说,乔丹·皮尔的每一帧画面都有深意。


全片第一幕,甚至比那条慈善广告更早出现的画面,是天气新闻。


准确的说,是海湾地区的天气新闻。



正常吗?


呵呵,看似正常,但乔丹·皮尔讽刺的细针,就藏在这正常之下——


所有人都在关心海湾地区的天气。


但1986年,海湾地区正处于两伊战争最水深火热的拉锯战状态。


你看,这些人的人死活,对他们来说,还不如天气更让人关心。


如果说,这条新闻藏得太深,在电影的中后段,乔丹·皮尔开始肆无忌惮地摆出,地上世界和底下世界的镜像对比:


“我们”和我们做的事完全同步。


但。


我们在享受爱人喂到随便的温热美食,“我们”塞到嘴里的却是死兔子冰冷的血肉。


我们在跟朋友说笑聊天,“我们”却只是机械地重复含义不明的动作。


我们在过山车上享受刺激的冒险,“我们”只是尼古拉斯赵四儿般地抽抽。





像是“穿越美国之手”慈善活动。


说是慈善,可怎么看怎么更像是伪善的作秀、打着善良旗帜的聚众狂欢。



够狠毒了吧?


还不够。


乔丹·皮尔干脆明晃晃地把一把利刃,噗呲一声直接插进“美国”的心脏。


发现没,“镜像”的,只是电影里的地表人和地下人么?


当然不是。


在搞清楚状况前,阿德莱德问自己的克隆人:


你们到底是谁?!


你猜克隆人怎么回答的,不是“我们”,而是——


我们是美国人。



精妙。


就像片名,“Us(我们)”,只需要把后一个字母大写,就成了“US(美国)”。


(不服不行啊,这是朝自己故乡往死了开火啊皮导!)


这则寓言恐怖在哪?


就是——


剥开一层层洋葱皮之后,突然发现藏在里面最可怕的人就是“自己”时,那种虫蚁慢慢爬过肌肤时的毛骨悚然。



你害怕它,不是因为胡扯的“克隆人大追杀”的血腥场面。


你害怕它,是因为在某个瞬间,你会想起现实的某一刻,就像在电影里看到镜像中的自己。


——你害怕的不是杜撰的故事,是这一刻的真实。



讲真,乔丹·皮尔几乎每个镜头都有深意,都会在电影后半段给出解释。


为了大家的爽感,肉叔不再剧透更多。


只能提醒大家,不要错过这些意味深长的镜头。


它在安静如常中,老道地呈现了一丝丝不安,只要捕捉到它,一定会在之后意识到这就是惊涛骇浪的起点。


比如这个:


你看,在阳光下行走的……


是谁。



编辑:熊猫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