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库斯图里卡的动物王国

幕味儿 2019-05.25


作者:低俗影迷


在出席北京电影学院的一次演讲中,有学生问到导演在电影《地下》里是怎么让动物配合表演的,库斯图里卡说那些动物和那个动物园都是他的。



 园长-库斯图里卡 


在塞尔维亚天才导演埃米尔·库斯图里卡的电影里,有许多惯用的标志性元素,比如流浪的吉卜赛民族,马拉多纳与足球,一次次地梦幻飞翔,欢歌载舞的婚礼,随时助兴的手风琴演奏等等。这些元素是作为一个电影作者的重要标签,被影迷们熟知,导演习惯用这些元素在电影里表达自己的创作想法。


流浪是吉普赛人的宿命,足球是导演心中的热爱,飞翔是梦在现实里的穿梭,电影中的电影是迷影也是致敬,婚礼是甜蜜生活的仪式,手风琴是徜徉在音乐里的自由。



而最让我着迷的,是动物园园长库斯图里卡“调教”的那群动物演员。


在《地下》里,整个动物园被轰炸掉,动物们的家园被战争破坏,与导演自己的家园被战争分裂,形成对应,由此可见库斯图里卡对于动物的热爱,动物是他的朋友,家人。


无烟地带将马戏团朋克音乐传播在世界各地,库斯图里卡用镜头里的马戏团动物记录着美好的生活。


 动物王国 


库斯图里卡电影里的动物大部分是生活中常见的,带着浓厚亲切的生活气息。



《流浪者之歌》里的乌龟,鹅,火鸡;《亚利桑那之梦》里飞翔的比目鱼,小黑猪,哈士奇,乌龟;《地下》里的鹦鹉,黑猩猩,白马以及一个动物园;《黑猫白猫》里的黑猫与白猫,啃车皮的猪;《生命是个奇迹》里的骡子,马,熊;《给我承诺》里的奶牛,火鸡,野猪;《牛奶配送员的奇幻人生》里的骡子,游凖,蛇,羊群。


《黑猫白猫》里的大白鹅和《地下》里的猫,成了擦拭身体和鞋子的工具。《巴尔干庞克》里的山羊吃着报纸,《黑猫白猫》里的猪啃着锈车皮,《牛奶配送员的奇幻人生》里喝牛奶的蛇,对着镜子啄自己的鸡。《生命是个奇迹》里失恋了到铁路上寻死的驴子。


它们不像J·K·罗琳笔下的动物万般神奇,没有一丝魔法色彩,但是在影片里格外地充满灵性。动物在库斯图里卡天马行空的电影构想里,扮演了非常活泼的角色,存在感极强。它们的行为突破常规,导演似乎有意将它们拟人化,一举一动绝妙地配合着演出。



 另一个极端 


每次看到库斯图里卡镜头里的动物活泼动人画面,不经意间就会想起日本导演今村昌平的作品,他镜头里的动物给人是截然相反的感觉,冰冷残酷。


《楢山节考》里今村昌平用严肃的特写镜头,记录动物之间的残酷生物链,如蛇与老鼠互吃,乌鸦食腐肉,老鹰抓兔子等等。导演借用这种残酷的动物行为,来隐喻人类原始的动物本性,从这个角度去看,人都是动物。


库斯图里卡在《牛奶配送员的奇幻人生》里也把动物做了隐喻,但是太过直白生硬,根本就不是他擅长的操作。



不管是库斯图里卡还是今村昌平,我觉得这两种极端风格里的动物,都是极美的。在动物世界里有活泼动人,也有冰冷残酷。人类世界里亦是如此,有升华的人格,也有原始的兽性。


今村昌平揭露动物的本性,库斯图里卡激发动物的天性。两者给我们提供了不同的角度去了解动物,它们的本性和天性都是需要我们去认识的。


 人与动物 


人类文明在进步,也在试图脱离动物本性,人与动物之间的界限也日趋疏远。比如求抱抱的国宝大熊猫,放生多年后依然认出主人的狮子,每每看到这些人与动物融洽相处的画面或故事,都会抑制不住产生感动的情愫。而在看到动物园游客不遵守规则被熊攻击的新闻,我们却只会抨击游客的愚蠢。人与动物共生的景象,似乎也只能存在于库斯图里卡的电影影像里了。



我们八零后对于动物的认知,最开始是从电视节目《动物世界》,听着赵忠祥老师娓娓道来的解说,从旁观的角度去了解动物的世界。我们也会去动物园参观活生生的动物,去拍照去投喂去亲密接触,去看它们精彩的表演。也会坐在电脑面前被一部《忠犬八公》感动哭,也会在电影院被《一只狗的使命》煽到落泪。


但是,看这些节目或者影片的时候,总是会产生一种作为旁观者的距离感,远没有像库斯图里卡电影里的那般亲切自然,我当作这是导演的魅力,他喜欢动物,并主动让动物走进人类的生活,而不是去参观动物世界。突然觉得,称他为动物园园长,似乎也是有点不妥的。






关注幕味儿,了解更多影视资讯




相关电影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