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四刷后,确定它不愧年度第一

毒Sir 2019-08.03

这电影,我们等了太太太太久。


始于5月26日。



对,韩国影史首部金棕榈——
《寄生虫》。


五月到八月,《寄生虫》经韩国本土,从法国,澳大利亚、中国香港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游了一圈。


一路创造新神话。


韩国:观影人次破千万(约等于每5个韩国人有1个看过);


法国,越南,澳大利亚,均破韩片在当地最高票房纪录;


中国香港:超过《霸王别姬》,成为史上票房第一金棕榈。



终于,轮到我们。



——记住这个日子,8月6日


事实上,为了第一时间目睹,Sir已刷四次(包括导演推荐的最佳打开方式全景声版)。



呕心沥血,只为制作出这份全网独一无二的观影攻略。


酒快满上。


一起干。


《寄生虫》

기생충


Ps.此观影攻略共分四部分——


哪来的寄生虫?

谁才是寄生虫?

寄生虫和寄生虫,有什么不同?

怎么消灭寄生虫?



1



“《寄生虫》是奉俊昊导演前作中现实性最为强烈的作品。在这个意义上,我觉得跟《杀人回忆》是最相似的。”


这是奉俊昊御用演员宋康昊对电影的评价。


Sir举双手赞成。


如果《杀人回忆》是一份写给80年代韩国的社会报告书,《寄生虫》, 就是一张写给当今韩国社会的病态诊断书。


故事精彩绝伦。


在朋友引荐下,无业游民的儿子金奇友(崔宇植 饰),前往大企业主朴东益(李善均 饰)家应聘家教。


这无疑是攀附上流的好机会。


果然,奇友顺利进入朴家后,他的妹妹奇贞(朴素淡 饰),穷爸爸奇泽(宋康昊 饰),妈妈忠淑(张慧珍 饰),以意想不到的方式依次入住……



简而言之,这就是一个鸠占鹊巢的故事。


但。


这场自然界的物竞天择,因为主角换成人类,处处闪烁出更高层次的狡猾与奸诈。


这是穷与富的周旋。


为了顺利进入朴家,奇友必须伪造学历。


怎么伪造?


妹妹奇贞网上随便down了一张录取通知书,PS了日期、学校,再盖个假公章。



大功告成。


这学校,奇友考了4年没考上,现在,五分钟搞掂。


他还“自我安慰”。


我明年会在这所大学读书的

现在不过是把录取通知书提前打印出来而已



讽刺的是——


这伪造的文凭,根本用不上。


仅凭脱口而出的鸡汤,奇友就“征服”了朴家。


(做题时候)你缺的,是气势



同样的,其他家人打入朴家的方式,也个个荒诞至极。


他们的获胜宣言是:


我不过就是Google了一下艺术治疗忽悠她,没想到那个疯女人全信了


呵呵。


穷人家庭用尽心机挤进上流阶层,因此洋洋得意。


前一个小时,是笑嘻嘻的黑色幽默。


后一个小时,奉俊昊终于露出他的刀子。


熟悉奉俊昊的观众都知道,他擅长两种反转。


一种,是明明在你眼皮底下,你就是看不到。


《杀人回忆》的关键线索,每当杀手行凶时,电台都会播同一首歌。


但这线索不由任何警探找到。


是一个打杂的妹子发现。



同样,《寄生虫》也有种种视而不见。


奉俊昊的第二种反转是:你明知它会发生,却不知道它还能这么发生。


这Sir就不剧透了。


回到刚刚的问题——


富人如此轻易就中了穷人的圈套。


难道他们真的愚蠢和天真?


托马斯·哈代有句话:


凡是有鸟歌唱的地方,也都有毒蛇嘶嘶地叫。


为什么有寄生虫?


因为每个人都有向上攀爬的欲望。


当欲望超出了眼界。


你就会把别人当白痴。


其实你才是白痴。



2



谁是寄生虫?


显而易见,金家


原本,金家住在半地下室,以折披萨盒子为生,wifi用蹭,工资得讨。



面对家门口醉酒撒尿的路人,他们不吭声。


不是宽容,是忍。


忍里面有什么,是怕。


怕又因为什么,是穷。


撕碎了穷人的伪善后,奉俊昊又粉碎了富人的“公平”。


作为金家的对立面,朴家其实也并非什么十恶不赦的反派。



丈夫不是财阀只是科技新贵,太太不是贵族只是小家碧玉,而两个孩子,看上去也像乖巧善良的小绵羊。


他们也愿意给穷人机会。


但这机会有条件。


什么样的人就该待什么位置,这位置,可以是你,也可以是他,但你们,都不能越界。


一旦越界,就是不敬。


就像朴家夫人相信的,美国制的和外面low货就是不一样,狗饲料,国产的和日本进口的就是有差别。


她信任熟人。



不是熟人说的都正确,是熟人起码安全。


说白了,这就是环环相扣又密不通风的,以压榨弱者利益的获利途径。


穷人依赖富人,压榨更穷的。


富人压榨穷人,依赖更富的。


如城墙般古老而坚固的阶层堡垒,就这么隔开了一群群人。


在Sir看,这是《寄生虫》最残忍的一幕——



穷人金家有人受伤,富人东益根本没当回事。


当时只有一辆车。


他要求穷爸爸给出车钥匙,只为送受惊的儿子去医院。


钥匙到手后,他做出了一个捂着鼻子的动作。


对。


即使此时此刻,他还嫌弃他臭,嫌他脏。


从这点看,朴家又何尝不是寄生虫。


只不过,他们寄生的,是这个等级森严的社会。


区别只在于——


富人依附在花香鸟语的环境统治穷人,穷人依附富人出人头地,而更穷的,捉住穷人的弱点耍赖上位。



3



都是寄生虫。


没什么不同?


奉俊昊显然不满足这种和稀泥的答案。


社会学毕业的他,冷酷而精准地建立了一条鄙视链


可以说,凡电影你看得见的元素,都成为他的“工具”。



Sir随便举几个例子。


比如石头


一开始,石头作为礼物被送到穷人金家。


在赠送者口中,这块石头有添财功效。


这是底层打破阶层壁垒的欲望象征。


但这石头,最后也压垮了他们。



怎么压,Sir不说。


还有楼梯


楼梯,是富人家通联上下层的东西。


但,也是穷人家往上爬的工具。


注意楼梯和楼梯,还有不同。


富人楼梯的大部分的行动路线,往上。



台阶高度低,宽度长。


富人可以自由优雅地往上走。


相反。


穷人家的楼梯,大部分指向下。



且又陡又窄。


还有一个几乎所有影评都忽略的元素——


性。


不要激动,Sir不开黄腔。


Sir只说本质的。


性最大的不平等在于,性无关性。


性时长关乎压力。



同样的动作,富人家的“沙发戏”,就是比穷人家长。


前者从开始到高潮到结束,有头有尾。后者只是偷偷抓屁股,或用一闪而过的安全套草草了事。


性兴奋更关乎权力。


对富人来说,真正激发性欲的,从来不是具体某个人,而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征服欲。


更可悲的还是——


被征服者还只能沉默地享受着。


当然,奉俊昊对细节的变态苛刻,远不止这些。


还有,还有味道,还有拉面



就拿Sir喜欢的来说。


在得到家教老师工作以前,穷人一家喝的是韩国国产的发泡酒。


“Filite(필라이트)”。


这是一种价格低廉的高碳酸浓度饮料。


味道、度数和啤酒极为相似,但实际上麦芽比例较低。


简单说,非真·啤酒。 后来,兄妹入职富人家,他们开始喝起了价格较贵的进口啤酒。


“SAPPORO(삿포로맥주)”。



再后来,当一家人全都“寄生”朴家,喝酒聊天时,喝的不再是啤酒,而是朴家的高价洋酒。


酒的隐喻也再明显不过。


但酒带来的快乐是真实的么?



4



说到这,相信你也看出来,《寄生虫》想探讨的,是穷与富。


这主题,其实是《雪国列车》蒂尔达·斯文顿关于阶级台词的扩充。


你们会把鞋戴头上吗

当然不会把鞋戴头上

鞋不应放在头上,鞋子应该穿在脚下

帽子才该戴在头上

从一开始,秩序就由你们的车票决定了

头等厢、经济厢,还有你们这些蹭车的

所有东西都各有所属

我属于车头,你们属于车尾

当脚想要当头时,就越界了

记住你们的位置,待在你们的位置上

当好你的鞋



但奉俊昊一点不想煽动穷与富的对立。


他不指责谁,也不否定谁。


用他的话说——


这是一部没有小丑的喜剧,没有坏人的悲剧,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在现代这个社会已经不能单就结果去定论。



和《杀人回忆》一样,《寄生虫》自始至终,贯穿着无力感


这无力来自故事,也来自现实。


仅仅韩国。


自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IMF危机)以来,韩国社会开始出现一种“只要我和我家人活下来就行”的声音。


电影《国家破产之日》,许峻豪扮演的工厂老板便是代表。


他的励志鸡汤,从“互相帮忙”,换成“只管自己就好不要想别人”。


IMF危机之后,更多人的座右铭变成了,“请成为富人吧”。



问题是,在这场野心勃勃的血腥竞争中,有些人,就是不管如何努力,生活也没有变好。 因为1%的上流阶层,掌控着90%财富和权力。


还是世袭制的。


一位首尔大学高材生自杀留下的遗言:


“今天影响你生命的,不是你的聪明智慧,而是你父母拥有多少财富。”



这是《新京报》关于《寄生虫》的影评报道。


据韩国国际广播电台(KBS)今年1月初,以“财富的不平等”为主题进行问卷调查,结果显示,75%的回答者认为“韩国财富不平等现象非常严重”,认为“不太严重”的人仅占3%。


《新京报》


而,这仅仅发生在韩国么。


与其说奉俊昊拍是韩国的困惑,不如说他看到了全世界的难题。


穷人更穷,富人更富,有钱无罪,无钱有罪的撕裂,是这个时代无解而普遍的痛。


而《寄生虫》提出来,既延续了奉俊昊一直以来对小人物挣扎于权力与阶级的悲悯,也有韩国电影多年对社会,对历史,锲而不舍追问出更好的愤怒。



怎么消灭寄生虫?


请别责怪电影无法给出一个明确而正确的答案。


答案也不该由电影人给出。


电影人只能给出被称为“寄生虫”的人的独特生活状态。


他们有卑微的欲求,也有梦想的热烈。


他们被权威倾倒,也有忍不了挺住的尊严。


你想消灭他们么?


他们和你又有什么不同?


刷了四遍《寄生虫》,Sir最记得这一句。


富人爸爸面带笑容地如此形容穷人们——


是啊,坐地铁的人都有那种“味道”


这句台词的杀伤力,堪比《杀人回忆》最后一幕。


宋康昊望向观众那个镜头。



寄生虫,不仅是银幕里的家庭。


你,我,他——


假如承认了这条尊卑有序的鄙视链。


假如屈服了这个荒诞而义正言辞的世界。


那我们都不知不觉间,变成了寄生虫。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库布里没有克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