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华语脏话影帝回归,这次我哭了

毒Sir 2019-08.13

走好。

夏萍奶奶。

都知道了,今天有消息确认,香港资深演员夏萍已于8月5日去世,终年81岁。

她曾是《岁月神偷》里可爱又古怪的奶奶;

也曾是《九品芝麻官》里把闲鱼当尚方宝剑的包龙星之母。

入行60年,香港黄金绿叶。

即使年事已高,但消息一出,Sir还是不舍。

但更让Sir心酸的,是报道中对她晚年生活的描述:

老人,独居老人。

劳碌一生,孤独终老。

谁会预料到自己的人生,是这般结局?

夏萍奶奶的境况,甚至无数独居老人的处境,让Sir想起最近新出的一部港片。

跟随镜头,做一次“家访”。

《沦落人》

Still Human

01

Sir曾说过,这是一部看预告就让人感动的电影。

不信?

静下心来,戳——

沦落人宣传片

许多人在电影上映前,就说《沦落人》是一部港版的《触不可及》。

的确,人物设计和剧作思路有相似。

但看完电影后,Sir认为两者还是有很大的区别。

削弱原作贫富阶级的矛盾,褪去人文主义的光环。

它真正将视角落在两个属于香港的可怜之人。

谁是沦落人?

女主,菲佣。

一个寄居于香港的庞大群体,统计显示,现在香港的菲佣人口高达35万

离开自己的家人,漂泊万里,去照顾别人的家人。

男主,独居(残疾)老人。

离异,儿女身在国外,独自困于逼仄的屋邨。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故事讲的,就是这两个同样被隔离于社会边缘的群体。

从陌生人,越走越近,变成至亲之人。

昌荣(黄秋生 饰)因为意外受伤后,高位截瘫。

除了双手能动,脖子以下毫无知觉。

对生活早已没有期待的他,慢慢成了一个脾气古怪的糟老头。

雇来的菲佣阿莲(姬素·孔尚治 饰),初来乍到,不会粤语,在异乡漂泊。

为了逃离不幸的婚姻,她才从家里跑了出来。

面对这个主顾,她嫌弃。

要求多,脾气坏,还是废人一个。

结束完一天的工作,她偷偷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发了一句:这不是家,是避难所。

昌荣对这个菲佣,更嫌弃。

说什么都不懂,做事还偷懒,天天嘀咕着要把她换掉。

可谁还愿意服侍他啊。

没办法。

两人都不愿意,又都逃不掉,只能被迫开始了这一段“监狱生活”。

02

老实说,Sir对于电影的第一感受不是感动。

是好笑。

坦白说,Sir被《沦落人》逗笑的次数,比今年看过90%的喜剧片都多。

因为粤语环境的关系,更因为它的笑点,太生活。

最突出的标签,语言。

两个角色,都靠语言慢慢变得立体。

昌荣,满嘴脏话的怪老头。

抱怨这个世界,变成他习惯性的发泄。

大门的密码弄得太简单了,他不高兴。

不知谁弄的,白痴,2468

这么简单不如别弄了

朋友找来的菲佣,不会讲粤语。

又一顿骂。

搞你他妈的搞什么?

找个不懂广东话的,你搞什么?!

生活中,我们肯定也见过这样的“怪老头”。

遇事骂骂咧咧,总是这个不满那个不忿。

可能是邻居的爷爷,也有可能就是你们的父母。

但又多少人想过。

为什么?

过了大半辈子,还有什么好不满的?

其实,那是他在为自己保留仅有的一点安全感。

脏话,不仅骂给别人听,也骂给自己听。

告诉身边人,老子还在这呢。

他的不近人情,也同理。

让菲佣出去买菜,特意叮嘱,要把单据带回来。

他真的在意菲佣骗自己那点钱吗?

可能是。

但更多的,是对自己失控的生活,找回一点仅剩的控制欲。

昌荣的语言,是理直气壮背后的虚弱。

而菲佣的语言,则是怯懦背后的坚定。

一个意味深长的细节。

阿莲星期天放假,和所有菲佣一样,她去公园找同乡们小聚。

用纸皮搭起的隔间,是属于她们自己的小天地。

昌荣也放假。

趁阿莲不在,他和同事在家里开始了难得的放松时刻——

导演此时在两个场景中,加入了一段平行剪辑。

一边,阿莲在与同乡们自我介绍;

另一边,AV里的女郎在自报家门。

我是萝拉,初次见面多多指教~

我是Loma!

我是Rhea!

AV里,女优被问到,是第一次吗。

下一个画面,直接切到了阿莲脸上——

“是。”

阿莲生涩的语言,加上色情片的铺垫。

道出菲佣身份的辛酸。

同样靠语言构建起的,是环境。

歧视不分高低。

一个普通的菜市场,也可以是身份歧视的修罗场。

买个猪肉,阿莲也要被数落一番。

语言不通,还不能还嘴——

那些人常常说要杯葛(抵制)他们

最后还是请宾宾(菲佣)

星期日满街都是,看得我多生气

当然,两人低头不见抬头见,态度有了转变。

这种转变,还是体现在语言。

被逼无奈,昌荣为了和阿莲沟通,学起了英文。

但,学的是什么?

好好一个单词,hello。

在他的嘴里就变成了,嗨佬(脏话)。

后来单词学多了,开始将粤语里的单词,替换成英语。

责备地板脏。

——哎,你擦的地板怎么又no clean(不干净)的?

说阿莲干活不利索的时候,他说——

你就系大“茶煲”啊!“茶煲”!

什么是茶煲?

阿莲想了想,哦,是Trouble(麻烦)……

学到最后,连英语脏话也一起都会了。

Son of a bitch

如果说,是突然而来的英语,让昌荣的生活变得充满新奇。

那倒不如说,是阿莲的来到,让他的生活有了不一样的色彩。

为买菜不被坑,阿莲也向昌荣学粤语。

昌荣也细心教学,跟她介绍粤语里的两种道谢:

别人帮你一个小忙,说“唔该”。

帮了大忙呢?

字数就要多一点了——

“多捻谢(真他妈谢谢你)!

哈哈哈。

昌荣笑了,终于笑了。

这就是《沦落人》的细腻——

不靠命途多殊的身世博同情,也不用强烈的冲突撒狗血,只是将生活娓娓道来,一层一层拆解人物的情感,一寸一寸勾引你的思绪。

03

《沦落人》的英文片名,叫Still Human

但何以为人。

失去自由,还是人吗?

失去家庭,还是人吗?

残疾人,失去肉体,还是人吗?

对于许多人来说,人之所以为人,因为有梦想。

比如阿莲。

她想成为一名摄影师。

也因为这个梦想,她逃离家庭,毅然决然的走上了一条单行道。

这来源于一个真实故事。

香港就有一名叫做Xyza的菲佣。

在雇主的帮助下,买了人生第一台照相机,还获得世上奖金最高的哈姆丹国际摄影赛(HIPA)奖项。

再比如,《沦落人》的导演陈小娟

因为要照顾伤残的母亲,她选择了一份“钱途”光明的工作。

但母亲半年前去世,让陈小娟才真正考虑自己的梦想,选择进修电影电视系的硕士。

没有梦想,就不会有《沦落人》。

在电影诞生前,陈小娟有一次在路上遇到一个坐着轮椅的男人,站在轮椅滑轮上的,是一个菲籍女人。

他们亲密的样子,跟昌荣和阿莲是一样的。

导演果断把这一幕写成了一个剧本。

政府资助300万港币,19天拍完。

黄秋生的片酬,0元;里面客串的导演陈果,也是免费帮忙。

△陈果客串了一个大排档老板

菲佣的梦想成真了,导演的梦想成真了。

那昌荣呢?

昌荣说过,他没有梦想,废人一个。

他的表情,虽然时常落寞,但Sir也看到眼里偶尔闪过一丝光亮。

他不是没有梦想。

或者说,他的梦想,一点都不遥远,也不梦幻。

陪伴。

跟儿子视频时,他笑了,也哭了。

跟菲佣在一起时,他收起了怨气。

看过电影的人,提起最多的是那个段子:

阿莲问他,“Love”用广东话怎么说?

昌荣回了一句:黐乸线(神经病)。

就是这句随意说出口的脏话。

却成了电影高潮时刻的告白——

我“黐乸线”你!

夹带着粗口的“我爱你”,成了最后对予梦人的最大感谢。

但于Sir,最感触的,是一个最普通的镜头。

昌荣的电动轮椅走了一半没电,阿莲只能用手推。

越推笑声越大,越累两人越兴奋。

但注意昌荣的表情。

明明是下坡,前方有危险,他不顾。

只是不断回头,紧盯身后。

这不正是所有独居老人的内心?

“梦想”,可能已经不再是未来的希望。

他们只关心身后,那个陪伴身边的人。

Ta还在不在?

Ta走没走?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小田不让切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