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流量明星的粉丝为何不看电影?

幕味儿 2019-08.13

编辑:耳朵

这个夏天,已经引发两轮关于流量明星的讨论热潮,一个是周杰伦微博超话登顶,另一个就是鹿晗出演的《上海堡垒》口碑、票房双败。

流量明星像IP、小鲜肉这些新鲜词汇一样,都是近几年兴起的话题。从传播学的角度来看,这也和新媒体的崛起有一定关系。

所谓的流量,在当下的网络时代,自然是指的网上冲浪所耗费的字节数。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传播媒介的变更,以及网络社交平台的普及,也是必然要诞生适应这样一种高速、快餐的媒体环境的新明星体制。

明星的诞生和时代有着紧密的联系,以前的名角从戏台、舞台出身。往后有了电影,明星从银幕诞生。有了流行歌曲,明星从唱机诞生。到了电视时代,也就有了电视时代的明星,尤其是选秀节目。

玛丽·璧克馥

“流量”本身在不同的明星时代,就有不同的化身。当然进入到网络时代之后,早就不是民国选电影皇帝、皇后那样,每个人剪下来杂志的投票,寄给杂志社来统计,也不像电视时代的短信投票。流量代表了一种更为虚拟的选票数字,更符合现下受众的消费理念。从大环境上,流量明星的本质就有所变化。

明星制的一部分来自话剧、戏曲舞台的名角、名伶理念,这是纯粹靠演艺机能打响名号的。进入到电影时代,也就是科技的时代,明星的影响通过拷贝、银幕开始爆炸式的扩张。其中出现了支撑明星制的又一个重要因素——舆论,明星一定要依靠舆论来维系自己的知名度。

《卡萨布兰卡》中的亨弗莱·鲍嘉和英格丽·褒曼

但是在这个明星制的现代化进程中,很难避免一个问题的出现,就是“流量”不断虚化。当然这一方面也是科技发展、媒介更迭带来的必然改变。另一方面,则是明星有了更为明确的分工,电影的归电影,电视的归电视,网络的归网络,歌手归歌手。

还可以做出更为细致的拆分,像是电视平台的剧集和综艺,跟网络平台的剧集和综艺,电影院介质的电影和网络介质的电影,都有较为明确的界限。当中默默潜藏一种无形的等级制度,好像电影最高,其次是电视,再次是网络。

在明星制度之初,好像这个分工还不够明确,有很多人唱而优则演,也有人演而优则唱,跨界到电视剧、综艺都没问题,成为双栖、三栖巨星。但是近几年新出现的明星,好像越来越难去打破这个界限,由上到下可以,由下到上难如登天。

《卧虎藏龙》

大家追溯四旦双冰的演艺生涯就很明显,四旦中只有章子怡一个人是纯电影出道,但她不是一个票房型的演员。剩下几位磨砺多年,才从电视成功跨界电影,成为在电影界有一定话语权的大女主型明星。

其实这也很像一个封神榜的故事,你必须有一个武王伐纣式的混沌乱世,才有机会重获封神的可能性,改变自己原本的属性。四旦双冰的崛起,也就是在中国大片时代开启的节点,电影市场开始走上坡路,需要大量的演员进入市场,形成新的明星体制。

《风声》

而现在分工的区域都较为稳定,这也与受众群体相关。习惯在网络上看到这个明星的粉丝,不一点会希望在电视、电影中看到他,那不是他们熟悉的媒介。加上明星的曝光量在这个时代本身就已经很高,甚至几乎每个明星都有自己的社交账号,受众能够看到他的成本也变低很多。

例如,以前我喜欢一个歌手,我会买他的专辑,很偶尔才能在杂志、电视上看到一次他,当他拍了一个电影,自然就很想去电影院多看他几眼。现在点开一个明星的微博,满屏幕自拍、视频,他的影响力从网络出发,也就在网络上徘徊,很难向银幕进行转移。

但并不是流量明星就不能演电影,或者毫无机会跨界成为电影明星。在这里我们可以划分出一个前流量时代和后流量时代,在前流量时代出现的明星有不少已经跨入了电影行业,并且获得较好的票房成绩。这也是如同前面所说,出现过一个短暂的混沌局面,大概就是在门户网站到微博、公众号这类新媒体转接的同时,部分流量明星得以跨界。

《孤岛惊魂》

具体时间上,前流量明星时代可以划定为2005年到2011年,05快乐女声选秀到杨幂主演的《孤岛惊魂》上映。

第一标志性事件,自然是李宇春成为全民票选的偶像冠军。第一个主演电影的是亚军周笔畅,很像港姐,一般第一名都不太出来演戏,第二名、第三名才是。2006年周笔畅第一个出演电影,在《第601个电话》里和胡歌、张柏芝并列主演,不过票房口碑都算平庸。

《十月围城》

李宇春到现在共出演了6部电影,不过没有一个是演主角的,像《捉妖记2》、《摆渡人》都属于客串了。但不得不说《十月围城》和《龙门飞甲》是真演的不错,《十月围城》还提名了金像奖最佳新人和女配角。

她很明白自己的位置,在电影里不会是号召票房的绝对主演,但作为配角一定可以成为点睛之笔。

《大武生》

在这个时期,还有一个标志性团体super junior,虽然是崔始源最开始在中国演电影,在《墨攻》里和刘德华合作,但走下来这条路的是韩庚。2011年高晓松导演《大武生》,邀飞轮海吴尊和韩庚双男主搭大S,在当年获得4000万票房,不算太差。

随后韩庚就有了《致青春》、《大话西游3》、《前任3》系列这样的纯票房作品,但是他的电影成绩还是起伏比较大,并不稳定。

《绣春刀2》

杨幂和《孤岛惊魂》已经是一个粉丝电影的著名案例,但事实上直到今天她没有完全从电视明星跳进电影明星行列,还是一半一半,她在电视领域引发的话题远胜过电影。就算今天的杨幂已经是一线女星,拿流量称呼都有点显得不够恭敬,但要说她是一个电影咖,多少有点站得不够稳。

流量一词真正爆发,还是因为归国四子:吴亦凡,鹿晗,黄子韬,张艺兴。他们四个人开启了后流量时代,在这个时代流量明星不仅仅是电视输出到电影这么简单,他们的来头更加多元,发展方向也更加多元,像是说唱、街舞这样的亚文化领域。

《重返二十岁》

事实上归国四子的电影成绩,并不是大家鄙夷的那么差,不过黄子韬的电影作品太少,客串、配角、主演各一部,暂且不放在讨论范围。当其余三人像李宇春那样作为点缀出现在电影里时,还是增加了电影的话题度,也有一定的个人贡献。

像是鹿晗之于《重返二十岁》,吴亦凡之于《老炮儿》,张艺兴之于《一出好戏》。当他们个人作为主演的时候,不论口碑,单看票房也有不错的作品,吴亦凡的《西游伏魔篇》、《致青春2》,鹿晗的《盗墓笔记》、《我是证人》,没有到今时今日《上海堡垒》式的沦陷。

《老炮儿》

事实上,从市场规律来讲,流量明星不应该和票房明星是一个二元对立的关系,它们存在一种有趣的函数关系,某个特定条件下流量明星是可以正相关帮助票房,跨过了这个界限则成负相关。

条件一,工业化程度较高的电影制作。这里不单是专业化问题,工业化是要精准划定流量明星之于这部电影的作用,他们是流水线上的一环,有他们安放的位置。不是拿简单粗暴的唯票房论解决问题,市场规律不是这样简单的等号。

条件二,合适的类型。不管是不是流量明星,每个明星都有适宜自己形象气质出演的故事类型,就像约翰·韦恩之于西部片,李小龙之于动作片。目前看来,流量明星较为适合出演现代都市爱情题材电影,这是最保险的一种选择。

《致青春2》

当流量明星获得票房佳绩是需要精密的公式计算,他们就已经不在“灵药”范畴了。条件一创作出的电影,本身有了足够强的制作质量,也就可以在市场上获得应有的回报。条件二创作出的电影,有自己类型的局限性,在市场上获得的票房也就有一个基本范围。

票房明星也是在变更中,以前香港电影讲许氏三兄弟、双周一成。我记得2006年左右《看电影》杂志上冯小刚讲中国最有票房号召力的四个明星是:周星驰、葛优、刘德华、李连杰。目前中国电影市场上票房最好的几个:吴京、徐峥、沈腾、黄渤、邓超。

他们也没有到每部一定不失手的地步,但的确有两个相当明显的共同点,一个是本身的表演素质,二个是打稳了属于自己的类型片的基础。

《疯狂的外星人》

这两点其实是可以靠训练、实战积累的,但流量明星挂上流量二字,在这个快餐消费时代,市场难以给他们时间和机会去达到这两点。也不用绝对的说死了流量明星没有可能成为票房灵药,只是很难而已。

按当下趋势,流量明星只会越来越多,样本变大之后,也就代表总能有一两个破圈的人出现,但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可能也就不再有“流量”这样的头衔。

韩三平曾经分析中国电影市场的崛起,提出过一个“10块钱论”,我想很多人都知道,就是中国人有第一个10块钱,他肯定用来吃饭,第二个、第三个干嘛干嘛,然后中国人有第四个10块钱了,他会用来看电影。

我借用这个理论,现在有了第N个10块钱,可以拿来支持流量明星的10块钱。电影是市场提供出的一种让你花这个10块钱的方式之一,但钱终归在你手上。

关注“幕味儿”,了解更多影视资讯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