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6000万粉丝都救不了它的票房

肉叔 2019-08.14

《上海堡垒》。

这电影肯定不是今年最好看的电影。

但《上海堡垒》的评论区肯定是今年最好看的电影评论区。

从周末开始,就哗哗地为段子手们提供弹药:

《上海堡垒》关上了一道门——如果说《流浪地球》是为中国科幻打开了一道门的话。

中国科幻,生于2019年2月,卒于2019年8月,享年6个月。

《流浪地球》:我翻开了中国科幻的新篇章。《上海堡垒》:你翻你马呢,把书给老子合上!

建议改名,比如《我在上海甜蜜暴击外星人》。

毒啊朋友们!

尽管路演排出天价票——

《上海堡垒》深圳路演,带有映后见面会的电影票价为680元。购票APP上,有的影院场次按与鹿晗的远近不同,票价氛围404元、604元、804元、904元不等。显然是瞅准了鹿老师的6000万粉丝旺盛购买了。

但再瞅一眼票房……

眼瞅着电影的预计票房从3.66亿,下滑到2.05亿,再到今天的1.38亿,这部号称投资3.6亿的大片,估计亏得脸都青了。

这不,导演滕华涛亲自下场道歉,原作者江南也转发微博跟着道歉。

人都这样了,还要对《上海堡垒》喊打喊杀么?

……

要。

以肉叔对国产大投资电影的了解来看,不一口气给怼到地心去,以后他们还会继续弄这种玩意出来膈应观众。

准备好了么,我们起飞——

上海堡垒

肉叔有必要先替滕老师,和其它正在拍、准备拍科幻片的导演们(比如张小北张老师)说句公道话——

科幻电影特别不好拍。

如果说,电影终极目标,是让观众相信镜头里的故事是真的。那想想看,科幻电影跟其它剧情片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是你从电影还没开场,就知道,银幕上全是“假”的。

《肖申克的救赎》你可能觉得地球上真有这么一监狱,《这个杀手不太冷》你可能以为巴黎真有这么一对情侣,《阿甘正传》你也会猜测这种大傻子真是美国土特产。

但科幻片不会。

你不会真相信有人跟《星际穿越》似的钻黑洞、《第九区》这般南非住着一群外星人,《我是传奇》那样满地球人都挂绝了(肉叔之所以提它们,是等下要拿它们当枪使)。

所以啊,科幻片想让观众信这堆东西,就特别难。

尤其是末世——

一艘外星航母袭击地球,不断往地球上扔“捕食者”,全人类几乎灭绝。

保存有外星能量体“仙藤”的上海,成了人类最后的生存堡垒。

科幻片常见的末世题材设定嘛,这没问题。

问题是……

你拍的东西,老子特么没法儿信啊!

先说大环境。

上海笼在一个“泡防御”的能量罩里,这玩意儿要仙藤维系能量,但现在外星人搞到家门口了,光靠防御怎么行?

李云龙同志都知道,要想办法干他娘一炮啊对不对。

于是,人类搞了个上海大炮,全人类押宝在这门大炮上。

不得不说,《上海堡垒》看得出来是花了钱弄特效的,比如上海大炮从黄浦江底启动这一幕,确实华丽无匹。

吊诡就吊诡在这了。

都未来末世了,整个上海市都要为保卫地球服务了,整个上海都给造成堡垒了,黄浦江江底都埋上上海大炮了,这点儿老房子还没来得及改造……

导演你想啥呢,拆迁补偿比人类命运还重要?

而且外星人都把上海折腾成这样了,高楼大厦灰飞烟灭,这几个老房子还能保持原样也是简直了……

是外星人还不够努力么?

当然,你可以说这里不是要塞区,而且为了展示上海背景细节,有点老房子也正常。

好的,那我们接着来看人。

上海都被干得千疮百孔了,舒淇扮演的林澜还说呢:上海即将陆沉。

然后打死你都想不到,紧接着,导演安排了一段上海人民的日常。

你以为会是多数人面如死灰枯等死亡,少数战士面庞坚毅准备拼死一战之类的吧?

哥,错了,人家的上海日常啊,有人在打游戏,有人在计划送花,有人在逛街,丝毫没有世界末日的觉悟。

镜头还开了柔光,你有这小清新的本事拍纯爱偶像剧不好么……

再来,江洋鹿晗 饰同学暗恋指挥官林澜,不敢当面说,只能背地里发短信。

很好。

未来了,还特么在用短信。

退一百万步讲,咱也不要求您用什么全息投影啊什么的了,短信就短信吧,那咱们能不能,能不能给人家小帅哥安排个智能机???

弄个带按键的老年机咱图什么??

图它字儿大?

你看,《上海堡垒》对末日的刻画简直是灾难级的,你完全不能信服这是个末日该有的样子。

人用的,现在的手机;街上跑的,现在的汽车。

重要的是,如果士兵用着现在的坦克、步战车和自动步枪,你还整个鬼的上海大炮啊……

求求你先给奋斗在一线的士兵们研发一款能打死外星人的上海大枪吧!

而且,前头背景介绍吹了半天,泡防御多厉害多厉害,上海大炮多楞多楞,肉叔当时在电影院坐着,摁着自己的头强迫自己信,差那么一丢丢就要信了。

哎我该怎么说呢,然后导演安排了外星人打进来三次!三次!!三次!!!

哥咱干啥呢,你不说这是外星人进攻世界的末日,我当谁家亲戚过年串门儿呢还。

如果说,这种随便找个大学自习室硬说是未来军校的科幻感,你都觉得还OK的话……

那最重要的来了——

人。

《上海堡垒》的主角江洋同志,除了要跟外星人作战,要跟指挥官谈恋爱,大量偶像剧剧情,让肉叔一度以为这哥们儿喜欢唱、跳、rap和弄头发。

尤其是那头发,军帽都能给顶开也就算了,你们看他跟外星人干仗时的这张动图:

你别看这绺子流海扑闪扑闪的,人家造型楞是一点没乱。

知道了,未来新科技,全金属防弹刘海型头盔。

但演员老师的表演,是值得赞扬的,其含蓄内敛的表演,贯穿始终,让整部戏的表演完成了艺术上的统一,只要你用心去体验,就能捕捉到他表情和心理上的细微变化,可以说是方法派和体验派两大演技流派罕见的包容并蓄。

比如,地球毁灭了,我忧郁。

爱人死了,我忧郁。

战友全军覆没了,我忧郁。

感情波动应该比较大的哭戏。要不是左边光标的闪动,和嘴唇失神地张合,你甚至会以为这是一张静态图:

迷离忧郁的眼神,形象地将人类命运暗喻为眼皮,沉重到抬不起来的末日感,诠释得淋漓尽致。

呕……

不行不行,肉叔吹不下去了。

《上海堡垒》的烂,要怎么说呢,就是作为科幻爱情片,科幻不行,爱情也不行。

哪怕导演一开始本意不想糊弄事,但这种明明世界末日了,主角还忙着谈恋爱、上战场之前第一件事竟然还是跟指挥官表白的底层逻辑,还是会让人觉得这是在糊弄。

关键就在这四个字,底层逻辑——

到底怎么让人在电影播放时长内,真的愿意去相信这是真的末日?

来,我们来看看优秀学员代表队给出的答案。

先说没钱的,《第九区》。

它用伪纪录片的形式,先用相当长的时长说明故事背景,一帮外星难民,在地球上住下了。

再慢慢引入这帮外星人跟人类的日常生活冲突,大妈就心平气和地站在外星人面前控诉它们会偷鞋,一帮平民在加油站跟外星人起冲突什么的。

这种把“假的”画面,伪装上一层日常化的表达,很容易让你愿意去相信,这帮外星人真的在地球住了很久了。

而后,主角跟外星人的冲突才会令人信服。

没钱嘛,就得这么“浪费”时长。

有钱的呢?

简单,直接请明星啊!!!

肉叔是说会演戏,有票房号召力的明星,比如《我是传奇》的威尔·史密斯。

人类被不知名病毒感染,纽约成了空城,科学家罗伯特威尔史密斯 饰因为免疫病毒,成了最后一个人类。

他每天只能跟狗一起洗澡、跟狗一起跑步。

这够孤独了吧?

不够。

罗伯特要趁着“丧尸”白天休息的时间,去街上找食物,这天他来到一家商店门口,竟然跟假人体模特打招呼。

而且,他还给假人起了名字,你叫玛姬,你叫弗莱德。从台词来看,他给假人起名时间不短了。

进店之后,货架前零散摆放着好几个假人。

你看威尔·史密斯的表演,绝了——

是,一个假的女人体模特。

他眼神躲躲闪闪,轻微地抖脚,几次忍不住回头去看它,脸上满是小鹿乱撞的甜蜜微笑。

但别看他是在笑,你有没有感觉到他温暖表象下,是一种彻入你骨缝深处的冰凉——

这个人,已经孤独到不仅需要跟假人演戏,还要跟自己演戏,只能用这种有组织的摆弄,去对抗个人的孤独。

跟它们相比,《上海堡垒》有什么?

滕老师说,《上海堡垒》前前后后打磨6年。

说真的,肉叔看不出来6年时间在这部电影上的任何痕迹。

《上海堡垒》烂了,客观说,最大的原因不是某个或某几个演员让观众出戏,而是整部片从一开始世界观架构的底层逻辑,就崩了——

你没法让我入戏,没法让我愿意相信银幕上是“真的”。

一个导演要做的,是事后跟大家说,有多难有多不容易么?你有这功夫,在事前先想办法把它解决掉不好么?

就像诺兰拍《星际穿越》,说人类完蛋了,地球上只能种玉米了,他想让观众信,于是真的在戏外种了3万亩玉米地,等玉米长高了才开始拍。

而且,因为电影的背景是玉米都要灭绝了,所以他要求剧组在最不适合种玉米的地方种的玉米喜高温,种植地位于冬季最低气温-50°C的加拿大卡尔加里,用玉米欠佳的长势,去完成粮食作物灭绝的末日氛围。

回到滕老师说的“整整6年”。

别怪肉叔看不出来这6年都干了什么,想想《流浪地球》筹备的那3年都做了什么,才让观众相信会有“氦闪”,才让观众相信,必须带着地球去流浪:

请来中科院天体物理教授,在他们的帮助下,编出从1997年到2075年近百年的编年史。

创作出了包括压缩蔬菜包、鹤嘴挖掘机、重聚变反应堆等道具清单,推测出了包括引力地震、永日、雪雾等未来可能出现的自然现象。

数十万字的世界观设定,涉及未来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等方方面面的内容。

郭帆那句话说的在理,拍科幻片——

你基本上要构建一个新的世界, 而且这个世界是不能被证伪且自洽的。

明白了么。

如果你不知道怎么用剧情介绍背景,如果你没有请到有演技的顶级明星。

那么,在拉上“中国科幻”这四个字,为一部对口型配音的仓促之作垫背前。

请先种好那片笨功夫的……

3万亩玉米。

编辑:意安安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