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为什么都在夸他不一样

毒Sir 2019-09.13

事情是这样的——

上周日,盘完二代流量,一个名字,在留言中反复出现。

肖战,肖战,肖战。

明明篇幅最少,却呼声最高,人气最旺。

——就连平时拿着显微镜观察明星的表妹,都承认有一点点迷上他。

这么有魅力?为什么都夸他?

Sir决定一探究竟。


1 肖战来了


今年夏天,你一定没躲过这个名字。

新晋流量top级选手。

那张2019年男艺人潜力指数榜,肖战空降第九。

真实数据比这还吓人。

个人微博粉丝每天涨粉10万,《陈情令》播后,涨幅七百万。

B站、腾讯视频,惊现大批“肖战”考古大军。

——一部小糊剧都能挖出无数肖战cut。

有个趣闻,肖战去B站总部做直播,现场女孩动作统一,举着手机,脸泛红晕。

一排工位里,坐着一帮淡定男生。

但。

冷漠脸掩饰不了他们的鼠标手微颤——

他来了,他带着他的19911005个视频来了

这群男人是B站的审片人员。

对肖战,他们并非“无感”,只是“习以为常”。

这个名字,在今年暑假已轰炸后台19911005次。

“一天审八百遍和他相关的视频”。

红出圈了。

“肖战”第一次被大范围认识,始于2018年。

彼时一群名为“101”的少女正热烈的发射魅力,他作为帮唱嘉宾,出现在公演舞台。

一出现,肖战就“喧宾夺主”,冲上3个热搜,微博粉丝一夜暴涨15万。

看看这弹幕炸的……

2018小爆,2019大红。

出道四年,就拥有了多少演艺圈人求不来的战绩。

什么来头?

与他红彤彤的漂亮数据不相称的,是单薄的履历。

肖战是作为歌手出道的。

2015年,浙江卫视和腾讯视频联合推出选秀节目《燃烧吧少年》,肖战所在战队落选后,与节目其他8位选手组成男子组合:X玖少年团。

唱歌跳舞发专辑,作为偶像男团主唱,他的成绩是:2张专辑(团队),8首单曲。

反映平平。

演员反而成为主业。

当然,也不是一开始就顺风顺水。

有的戏份过少,有的题材辣眼。

《超星星学园》《哦!我的皇帝陛下I&II》……完全是雷剧的代名词。

特别是前者,简直被(雷)劈得外焦里嫩。

这无力吐槽的逻辑。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这也许就是上天的安排吧

我们就叫他,方也许

这无法出口的(主角)名字。

璃莹殇·安洁莉娜·樱雪雨晗灵·血丽魑·魅·J

始于颜值 ,死于作品。

这是无数鲜肉从娱乐圈划过的痕迹。

眼看着肖战将重蹈覆辙。

谁知,他竟然跳出来了。


2 肖战是谁


颜值,肖战确实有资格骄傲。

五官整体偏秀美,配合纤细的脸骨,恰到好处。

一些放别人脸上或许成缺点的,在他脸上倒也和谐——

眉眼距离过宽,反给极具辨识度的瑞凤眼腾了位;有兔牙,但又因此冲缓了人中较长的毛病。

整体柔和又有一种怯态,是表妹口中的“兔系脸”。

古装扮相尤其出彩,俊秀英气,可柔可刚。

如《哦!我的皇帝陛下》。

这剧,他是男二,但第一眼就赢了。

——豆瓣被顶最高的都是他的剧照,评论区全是告白。

但,话又说回来,娱乐圈稀罕颜值,但娱乐圈最不缺的,也是颜值。

颜值是零,有的是一两个,有的人很多个。

但没有作品,再多的零,也是泡沫。

还算幸运的是,肖战迅速遇到了那个“一”。

你猜到了,《陈情令》。

这是2019年的现象级作品。

Sir记得开播并不被看好,豆瓣评分只有4.8,但慢慢的,一集一集播下去,分数逐步走高,六分、七分,直至大结局,分数定格在8.1。

靠什么?

很大功劳要归两位男主,肖战王一博。

就说前者。

“魏无羡”这个美强惨的角色,在小说、动画、广播剧的三重加持下,原本就具备强势的人格魅力。

真人饰演,不需要多出彩,只要做到不违和,就是成功。

但肖战的惊喜在于。

他没有因此沦为角色的傀儡。

他为“魏无羡”注入了属于自己的气质。

一个见微知著的现象——

《陈情令》大结局,观众除了讨论剧情,讨论角色,也真情实感地分析肖战的表演。

所谓,战战的“献舍式演技”

什么意思?

献舍,来自剧中魏无羡重回于世的一段情节。

金家私生子莫玄羽,因为长期遭受姨妈一家虐待,心中生恨,故在他人指引下偷偷学习献舍术,甘愿把身体让给魏无羡的灵魂,让他为自己报仇。

舍,也就是身体。

而在粉丝这,又被引申出了新义——肖战奉献出自己作为演员的躯壳,掰开了揉碎了,嵌入了魏无羡的灵魂。

换句话说,演活了。

老实说,这个概念有点大。

Sir以为,如张国荣之于程蝶衣,希斯·莱杰之于小丑那种程度的演绎才压得住。

但,这彩虹屁也不完全瞎掰。

这可以和《陈情令》制片人在播出前夸肖战必火、“他把这个角色吃透”了的话放到一处理解——

不是献舍式演技,而是献舍式演法;

未必是吃透了,而是,用心吃了。

和同期鲜肉比,肖战的确难得地、下大功夫解读了角色。

各种发长文的疑问、对话、剖析。

想法也独具一格——

魏无羡在《陈情令》里,成长线最曲折,从无忧少年、到有苦难言的魔道大佬,再转世成少年。这一生,他经历了亲人离世、兄弟反目、被世人误解到释然。

俏皮、深邃、绝望再回归心事重重的少年郎。

这样的人,大部分人都会演成天真、沧桑、凄厉三种阶段。

但肖战的理解是,他自始至终都是同一个人。

变化要有,但不能太突兀。

变化要有过渡。

他专门为魏无羡设计了有弧光的眼神

前期,魏无羡是无忧无虑,没有任何心事的天真少年。

有大家长江枫眠、兄弟江澄、姐姐江厌离,尽管父母早逝,但成长过程该有的爱护不缺。

这时的他,心里是不装事的。

所以看人大胆,直给。

中期,乱葬岗归来,魏无羡已经把金丹给了生性骄傲的兄弟江澄,自己修为尽失,只能依靠诡道复仇强己。

这时你会发现,除非跟师姐聊天,对其他人,他几乎都是斜眼对视

用高傲掩饰自己。

但怎么理解魏无羡自始至终都没有变呢?

还是眼神。

魏无羡魔化归来后,蓝湛一直追着他不放,怕他走了邪魔外道,时时逼问。

在互相确认对方好意,且未改初心后,魏无羡再次变回从前,直喇喇地看着他。

再说哭。

看过原小说的都知道,魏无羡的一个很大特点,是爱笑。

但魏无羡该怎么哭,原著小说却鲜少提及。

用词大多是“哭笑不得”,以及模糊的“痛哭流涕”。

“哭”成为肖战的一大困难。

聊到哭,即便拍完一年多,肖战还是有点出不了戏,“现在想想都有点不舒服”。

——演一个爱笑的人的哭,太为难了。

最终,肖战选择最笨那种方法。

没什么纯熟技巧,不是方法派那一套,随时调动演员自己的难过经历,或是依靠外力,达到“哭”的效果。

而是依靠强大共情,能进一寸是一寸地插入人物内心。

不难发现,在剧中,肖战的哭,基本放弃了设计,完全交付给情境。

江澄被温家再抓回莲花坞,他在温宁指引下找到昏迷不醒的他。

原著对魏无羡神情交代极少。

那人浑身血污,脸色惨白,双眼紧闭,伏在温宁背上一动不动,正是江澄。  

魏无羡低声道:“江澄?!江澄?!”  

伸手探了探,尚有呼吸。温宁对魏无羡伸出一手,在他掌心放了一样东西,道:“江、江公子的紫电。我带上了。”

肖战版的魏无羡在这,哭了。

因为太怕。

从小玩到大、活蹦乱跳的人啊,就这么倒在那,一动不动。

他还活着吗?

所以探呼吸时,手是边哭边伸过去的。

入戏,确实是最笨的表演方式。

但对于新演员来说,也是最可靠的。

何以见得入戏?

莲花坞,那个寄托魏无羡所有暖意,又被一一毁掉的精神故乡,被肖战形容为压抑

他记住了天气。

“每次去莲花坞都会下雨。”

这话其实和他目前的演戏状态有点像——他能感受到,距离准确无误的表达又欠技法。

情感成为相信的粘合力。

必须承认,关于表演,肖战还有巨大的空间。

但好的方面是——

每一次尝试,你都可以看到,素人—爱豆—演员之间的次元壁在慢慢消退。

这是选秀时初入镜头,不会照顾镜头的素人反应。

这是成团后,担纲男主,面对镜头的刻板表演。

每种情绪之间能看到明显的停顿,不流畅。

这是第二部播出的《哦!我的皇帝陛下》。

收着演了。

眼神会不动声色地融在情绪里变化走。

“没事”是冲自己说,“你好好休息”时才朝着屋里温柔地唤一声。

甚至是还没播但有片花流出的《狼殿下》。

1年4部剧,有的人是轧戏的消耗,有的人是积累的练习。

这中间的区别就在于——

你有没有不停地反刍、思考。

现在再看,我是觉得说可以更好。

就我自己在看的是,其实也在不停地找问题,可能我在表演魏无羡前期的时候我内心太想去拉开魏无羡这三个阶段的层次了,所以可能会有一点用力过猛……磨得不够细……

前期夸大得一点动作和表情,但现在看,我能演得更好,所以我觉得这也是一种成长。

从零到一,是运气光临。

但从十到百,从千到万,绝不可能天降荣耀。

苦力才是王道。


3 肖战去哪儿


肖战的下一步是?

谁也不能预见未来,但未来,一定藏在历史中。

肖战的性格,一部分是被他爸妈这两句话养成——

母亲:黄荆棍下出好人。

父亲:你自己做的选择不要后悔。

这两句话其实表达同一个意思,刚中有柔。

刚是努力。

柔是适应。

学画画,别的小孩是被逼着去少年宫,但8岁的肖战,每到周末都主动背画板去上课。

跳舞,没人cue,是他自己发现要在选秀节目发光,离不开舞蹈,于是,硬练,练到指甲盖掀开,练到膝盖水肿。

24岁出道,于偶像来说,绝对是晚了。

——黄子韬19岁,张艺兴21岁,吴亦凡、鹿晗22岁。

但晚也有晚的好处。

晚,你会比别人经历更多幽暗的山谷。

晚,你也会比别人更珍惜来之不易的观众缘。

看肖战的访谈,你会感慨这人是真的想要“留下点什么”。

他很少说一些滴水不漏的废话。

比起怎么回答才对,他更在意怎么回答是真的。

聊到演技,承认自己以前懵,稚嫩。

有事说事,不打哈哈。

被安排到101公演,怕没时间排练,在片场找王一博教跳舞。

△ 截自B站up主@清妍_Yan

排练现场因默契不够跟妹妹们多次道歉,道歉后,要求多来几遍——

因为自己是来帮忙的,不是来帮倒忙的。

《燃烧吧少年》创意总监kenn就评价,他不会撒娇,也不会说老师我不行,意志力和斗志非常强悍。

演戏,更不用说。

以明天将公映,肖战首部主演电影《诛仙I》为例——

导演程小东盖章,拍《诛仙I》苦,肖战是最苦那个。

因为《诛仙I》拍摄期间正值秋冬,武侠嘛,剧情需要,上山下水家常便饭。

这边寒冬刚泡完池子上岸,那边就有鼓风机等着。

几乎每场戏都吹,吹得他鼻涕眼泪一起流。

问题是。

导演替他叫苦,肖战不认。

我倒不觉得它苦,我只是觉得是剧情需要吧。因为我们整体呈现的感觉就是比较写实,有那种侠义之感。我们拍了很多实景,拍了很多山水,都是那种荒漠的枯凉感,我觉得还蛮带感的。

这种回答,还真的很“肖战”。

目前,肖战拍了9部剧,3部电影;

刨除已爆的《陈情令》,将映的《诛仙I》,他接下来还有和陈道明合作的《庆余年》,和杨紫搭档的《余生,请多指教》。

从类型确实看出他在求突破的决心。

——并不是一味地吃《陈情令》的红利。

这,或许才是一个偶像该有的自我修养吧。

关于偶像转型,Sir一直提的一个例子,就是刘德华。

当年,刘德华也是顶级流量。

当年的刘德华也是以贩卖颜值闻名。

拍《天若有情》被杜琪峰骂“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在意那该死的头发”(大意),拍《阿飞正传》被王家卫嫌弃得整部片子都用帽子压顶看不到眼睛。

但后来,刘德华的成绩有目共睹。

三座金像奖影帝,两座金马奖影帝。

这事实表明,偶像和演员之间,并没有绝对不可逾越的鸿沟。

前提在于,你敢不敢放下矜持的偶像派头,成为好作品的一部分。

除了靓丽、俊俏、姣美,那些怯弱、纠结、怀疑、痛苦等并不光彩四射的情绪,也同样弥足珍贵,甚至更贵(因为更难表现),它们总在验证一个创作者,是不是真正进入了某个作品。

当一个偶像有了自觉性,你就会发现,演戏,绝对没有你想得那么容易。

“把我说的神话了一点”。

“我下一次要比这一次更好”。

肖战的天花板在哪?

Sir以为,谁也不能代替他回答。

但Sir发自内心地认同这句话——

“这(现在的红)才哪到哪啊”。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莫妮卡住了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