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我等待完整的华语性喜剧

毒Sir 2019-09.15

撤档,改名,回归,撕番……

戏外更精彩?

Sir倒不这么认为。

你们说反了,看轻了。

《小小的愿望》

从立项开始,Sir就说这部片雄心勃勃。

翻拍自韩国同名电影,讲述一个绝症处男追求“成人礼”的故事。

雄心在哪?

一部觊觎国内大银幕的纯“性喜剧”。

当然。

在不可抗力面前,它有所调整。

但因此就一棒子打死,Sir不忍心。

《小小的愿望》戏外的确波折。

因为,它要挑战的是国产电影三道大坎——

性,死亡,青春。

01 谈恋爱or破处

中国电影,谈性色变。

早在1993年,张艺谋就曾对《电影评价》杂志的记者谈到过:

首先,我们应该区别性与色情。性本身是人类体验世界的一种本能实践,是美好的,而色情则是通过性去人为地宣扬和夸张人的感官刺激……而在我的作品里,性是被适度表现的,而且为剧情所必需。以《红高梁》为例。“我爷爷”与“我奶奶”的野合……对世俗的蔑视及他们那旺盛的生命活力,只要不心怀偏见,谁都无法乱扣帽子。

之后的二十多年,改善不大。

直到Sir看到它的预告。

又一次,好像有那么点希望——

我要破处!我要做男人!我一定要!

我喜欢胸大的

你是处女吗?

这是电影8月发布的预告。

Sir当然知道,看过电影的观众一脸懵逼,有这些台词吗?!

没有。

它们变成了:

我想谈恋爱……”

按照你的标准来。

你会大保健吗?

于是你在电影院不解:谈个恋爱,有这么难吗?按你的标准来,是什么标准?做个保健,张正阳姐姐为什么反应那么大?

笑点少了,逻辑乱了。

希望又一次落空。

别误会。

Sir并非鼓吹国产喜剧低俗化,色情化。

Sir始终认为——

是逃避,让性变得低俗;

是压抑,让性变成色情。

《小小的愿望》成片里,其实没有把“性”完全过滤

它们藏起来了。

比如,红色。

张正阳被爸爸打得眼眶充血,看世界什么都是红色的。

见红了。

被感动的发廊女身穿红色裹身裙走进高远的病房。

见红了。

再比如,那场半遮半掩的“高潮”戏。

不知有没有人发现,尽管镜头被抹去,导演却在配乐里下了功夫。

那段BGM,是《花样年华》中梅林茂的《Yumeji's Theme》。

这首配乐是王家卫的重头戏,电影中出现了9次。

周慕云和苏丽珍从相遇到纠缠,配乐完整烘托了他们的禁忌之恋。

田羽生的用意,再明显不过了。

可惜。

再暧昧的暗示,也只能被压抑于电影的角落旮旯。

主题,早已大刀阔斧地调整。

《小小的愿望》讲了一个成为“男人”的故事

少年的逻辑是:

如果破处,就能成为大人,成年人。而死亡则会被关在十八岁之前。

可电影的基调却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

从对死亡的反抗,变成一个热血、励志的兄弟情故事。

至此。

是破处,还是谈恋爱?

不重要了。

02 “你们待会儿再进去,他在哭”

中国人同样不擅长“告别”。

死,是忌讳。

我们忌讳在饭桌上插筷子,忌讳在台上三鞠躬,连生活中说出一个“死”字都要三思。

正如Sir前两天提过的,刷屏北美的华语电影《别告诉她》。

同样关于绝症,中西方是截然相反的两种思维:

西方国家把一个人的生命看做个体,个体高于一切;但我们是把生命当做集体的一部分。

可能稍显标签化,但却真实存在于我们的生活。

一个难于启齿的话题。

《小小的愿望》从开始就摆上了台面。

乍一看,它太不正经。

王大陆和魏大勋饰演的徐浩和张正阳,别看个头大,但头脑简单。

吃个泡面、看个《灌篮高手》、穿个新球鞋,都能乐呵到天上去。

好兄弟高远卧病在床,为了实现他最后的愿望,他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闹出无数笑话。

但,这高密度的笑点轰炸之中……

死亡,是挥之不去的底色。

一个离青少年好像很遥远的主题。

远到,少年最开始甚至都无法理解这个话题。

虽然高远卧病已久,但好兄弟们一直没有意识到病症的严重性。

甚至,刚开场,张正阳直接对着病床上的高远发问——

你,是不是要死了啊?

他们不避讳谈论死亡,以为那根本不会发生。

高远的病情进一步恶化。

张正阳的父亲是高远的主治医生,他多给了儿子一点钱,让他多去看看高远。

张正阳恍然大悟。

观众都以为,他理解了父亲这个再明显不过的暗示。

但下一秒,他信誓旦旦地对兄弟徐浩说:我爸肯定是收了高远家里的钱。

青少年的脑回路如此清奇。

“幼稚的拒绝”就是不承认它的存在。

但,怎么可能?

高远的病症,一个不需要点破,呼之欲出的“网络热词”:渐冻人

“冰桶挑战”让我们知道这个绝症,而它的症状和残酷结果,始终模糊。

学名,肌萎缩侧索硬化(ALS),也叫运动神经元病(MND),这是一种什么绝症?

死亡如影随行,抽丝剥茧。

《小小的愿望》就残酷在——

它不仅说死亡。

它要说生与死的对比

片名中,愿望是核心。

最初高远是被父亲提问,你还有什么愿望?他秒懂这句话的潜台词,乖巧地没有追问。

而是拿着这个问题问了很多人。

正阳说想不读书,徐浩说没想好,他自己的愿望,第一次说:健康长大。

生的答案越丰富,反衬死的结果越笃定。

片中有一句Sir印象最深刻的台词。

不因为好笑,不因为禁忌。

而是它说出了将死之人,对生的留恋,对死的接纳。

女郎从高远的病房出来,对兄弟俩说:

“你们待会儿再进去,他在哭。”

他哭了吗?

镜头交代过,女郎离开前,他没哭;女郎离开,兄弟俩进去后,他也没哭。

如果没哭,她为什么这样说?

如果哭了,他为什么而哭?

要知道,高远全片唯一一次在镜头前哭,是他知道自己快要死了。

那是为“死”而哭。

而这一次,Sir更倾向于他也哭了。

因为女郎是唯一知情人,她知道高远要为这亲手策划的告别与重生哭一次。

她知道,对于高远——

死,很“可怕”。

但死亡让他感受到的生存,很“幸福”。

03 青春的独白

看完《小小的愿望》,Sir想到的第一个标签:成人

不是一个新鲜的标签了,尤其对于国产青春片。

有成人的撕逼(男生组选手)——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成人的恋爱——

△《何以笙箫默》

再撕逼(男女混合组选手)——

△《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

再谈成人的三角恋——

△《匆匆那年》

当然,也有触及堕胎、死亡这样的沉重话题——

△《栀子花开》《小时代4》

以上,《小小的愿望》通通没有。

有的是什么?

片中有一个细节始终没有说透——

张正阳把心爱的限量版乔丹鞋,借给高远扮靓。

掀开被子,看到的是高远的脚,两兄弟愣住了。然后镜头里正阳剪烂了自己的鞋子。

因为高远长年卧床,脚面充满肿胀的淤青,鞋必须剪开才能套进去。

这个细节让Sir动容。

不是因为他为兄弟牺牲了自己挚爱。

而是,生与死的割舍,被压在了一个懵懂的少年身上。

这是残酷的青春。

也是真正触目惊心的成长。

电影要做的,不是把青春压缩,让你在它制造的幻觉晕眩中进行一次矫情的回首;而是把成长撕开,让你从缅怀的情绪中清醒,还原青春最珍贵的本质。

豆瓣上有短评这么说:

能给你最好的不过是几袋泡面和一套漫画,能卖出去最值钱的不过是爸爸的球杆。剪掉的一双限量版球鞋,撕毁的同学录暗恋,挨了一顿顿打甚至伤害爱自己的姑娘,奉送出去的是兄弟唯一一颗真心。

青春最珍贵的是什么?

是那可能幼稚,可能傻气,并极有可能不会再有的“一颗真心”。

正如电影最后,高远对两兄弟的独白。

Sir不能剧透内容,但那是全片最重要的转折。

但Sir可以告诉你,原来,对于高远——

性,只是玩笑;死亡,不那么可怕。

那个愿望,其实真的不大。

他在意的,只是陪伴他青春的所有人。

独白的最后,是在发廊女帮助下写的“遗书”。

就一句话:

小屁孩们你们也快长大吧

《小小的愿望》已不是一部性喜剧那么简单。

它希望做到的,是一部成人青春片。

尽管因为种种原因,它并未十足发力。

豆瓣不及格的分数,割裂的笑点,不知所云的剧情……

甚至。

没有了无脑的恋爱充血,没有了排列组合的撕逼、更没有虚张声势,与父母师长强权的对抗。

它确实“小”了。

但Sir认为,它也让国产青春片长“大”了。

不羞于谈性,不隐晦死亡,不过滤成长的失败与尴尬……

可惜。

它还在开始的起跑线上挣扎。

可喜的是。

它只是一个开始。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小田不让切、稀缺可可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