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小小的愿望》,大大的忽悠?

娱乐硬糖 2019-09.16

作者:顾  韩

一波三折的《小小的愿望》,最后还是没能实现“伟大的愿望”。截止9月14日,上映2天(或3天?),票房1.27亿,成为中秋档主力三片(《诛仙I》《名侦探柯南:绀青之拳》《小小的愿望》)中票房垫底的那个。对了,豆瓣评分也是垫底。

由恒业影业出品,《前任》系列导演田羽生执导,彭昱畅、王大陆、魏大勋等主演的喜剧电影《小小的愿望》,原本是暑期撤档大军中的一员。虽然“愿望是破处”的主题不乏争议,但总体来说,看在片名都由“伟大的愿望”变成了“小小的愿望”的份上,当时网友还是愿意对其予以同情的。

8月底,影片宣布重新定档,将于9月12日中秋档上映。虽然性喜剧在国内并不是什么合家欢的类型,加上撤档、改名、删减等一系列风波。但鉴于中秋档同期对手柯南、诛仙显然也都不是什么口碑之作,并且粉丝属性明显,《小小的愿望》还是能凭借喜剧内容一搏的。

但万万没想到,可能是琢磨着自己既无IP情怀,也没流量加持,《小小的愿望》搞了一套剑走偏锋的宣发思路:不断反转的番位之争和片方的各种骚操作,令该片成功占据微博热搜与行业头条近一周,而且基本每天都有新动向……

吃瓜被噎住的硬糖君忍不住要阴谋论一把了——什么可可怜怜小白菜啊,怕不是大戏精、大忽悠吧!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

只有魏大勋不是男一号

《小小的愿望》改编自一部(本应是同名的)韩国电影《伟大的愿望》,讲述18岁的少年高远(彭昱畅饰)因绝症即将离世,死党徐浩(王大陆饰)与张正阳(魏大勋饰)得知此噩耗后决定帮他圆梦,随后三人开启了一场啼笑皆非的圆梦之旅的故事。

不管是从故事本身看,还是对照韩国原版的情况,说彭昱畅是男主,不会有任何人质疑,之前各种宣传中也都是这么做的。直到首映礼当天,物料上王大陆排到了彭昱畅之前。

9月8日晚,彭昱畅工作室发文称,片方违约,未能保证彭昱畅署名权,多次沟通未果,故彭昱畅方面宣告解约,但本着尊重影片参与各方及观众的出发点,彭昱畅将自愿、自费参加《小小的愿望》线下宣传。

过往流量粉丝撕番位,路人一般只站中间看戏,彭昱畅这次却是一个例外。

从网剧走到大电影的“苦出身”,金马提名认证的演技实力,加上综艺访谈中的讨喜表现,造就了彭昱畅强大的路人缘。一时之间,舆论几乎是一边倒地谴责王大陆与背后的“台湾资本”,支持彭昱畅维权。更有粉丝表示,既然彭昱畅已经不是一番男主,那么扑街也怪不到他头上,没有必要去贡献票房。

第二天,反转来了。王大陆工作室发表严正声明,称在与片方签署的合约中,王大陆是受邀出演“男一号”,并依约进行署名。同时谴责压番谣言,将依法维护王大陆的个人名誉。

紧接着,电影制作方、内蒙古恒业牧马人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就此事认错,称制片部门与彭昱畅、王大陆签署的合同中均列名为“男一号”,就字幕排版的番位问题给各方带来的困扰道歉,并将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员。

……我怀疑你们是在排挤魏大勋,但我没有证据。

至此,第一轮的番位之争落下帷幕。主演主创再次表态,都是重申戏外纷争无损于拍戏过程中结下的友谊,并希望观众不要因此抵制影片本身。

然而,戏外都已经撕破脸,还让人怎么直视戏里的兄弟情?

首日公映改点映

档期竟成“罗生门”

本以为两个“男一号”的操作已经是天秀级别,没想到9月12日深夜,片方再次突破了网友的想象。

简单来说,影片对外宣传的档期一直是9月12日,影片当日从14:00上映到24:00,取得了3000万左右的票房成绩。

然而9月12日当晚,有网友发现,影片在网络售票平台上的信息突然发生变动。《小小的愿望》上映日期变成了9月13日,原首映日9月12日10个小时的票房则被算作了零点场,原本已经开分的网站评分也“被锁”了。

同时,又有一份发行通知曝光。其中显示,影片原本就是9月12日点映,9月13日公映。

闹出两个男一号不够,连档期都出现了两种说法。目前,显示该片为9月13日公映的,包括这份发行通知,淘票票、猫眼页面等。而《小小的愿望》之前的一系列海报、通稿,百度百科、豆瓣电影、时光网、发行放映协会官网甚至影片官微显示的上映日期,都还是9月12日。

目前尚无任何一方对此事做出回应,硬糖君就此求证某售票平台,但未直接作出正面回复,只确认片方可以通过邮件和发行通知等方式进行相关信息的修改。

网友们进行了多方猜测,基本指向两种情况:

第一种,9月12日公映是真,临时推档改到9月13日,物料来不及改,微博来不及发,只来得及通知售票平台更改信息。

第二种,9月13日公映是真,9月12日其实是点映,只是片方“忽悠”了所有人小半个月。

不管哪种,都很匪夷所思。同为中秋档期的《诛仙I》就是正式推档了一天,理由大家也都有推测。无非是担心如果在假期前一天上映,口碑万一兜不住,影响了假期当日一举推高票房。去年的电影《爱情公寓》也有类似操作,但反正人家堂堂正正改了,都是合理合规。

而《小小的愿望》则是低调处理,官微完全没有提过此事。就在9月12日当晚吃瓜群众热烈讨论,准备将《小小的愿望》“首映改点映”的操作与《后来的我们》“退票”操作等并推为宣发新“案例”时。9月13日清晨,#彭昱畅道歉#和#小小的愿望导演#两个新话题及时登上热搜,提供了新的讨论方向。

但互联网是有记忆的,想忽悠人又不被扒皮,实属天真。有网友认为,片方临时改档,是为了让首日票房数据好看(从原本的12日票房变成12日、13日票房之和),以争取更多后续排片。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似乎也没有多少人真的上当。

更有可能说通的理由,是影片经过删减调整后,内容质量大打折扣,片方通过更改上映信息短暂锁了网站评分,为了避免口碑太快崩塌,影响观众在9月13日、也就是中秋假期第一天的购票行为。毕竟,还是有很多人既不刷微博,也不玩豆瓣的。

三年开张的恒业影业

只手遮天的“台湾资本”?

在番位纷争中,“娱乐圈纪检委”王思聪也站出来力挺彭昱畅,直接点名影片出品方恒业影业。不过似乎他随后发现这部电影万达影视也有参与,秒删了内容。

福建恒业影业成立于2007年,以发行业务起家。当时,靠着老板陈辉对二三线城市市场的实地观察,恒业影业先后操盘发行了二十多部国内外惊悚/恐怖片,只有一部赔过钱,成功率接近100%。其中性价比最高的《B区32号》投入100万多一点,产出票房1400多万,抛除其他支出,回报比高达800%。

做大之后,恒业开始切入内容上游,继续制作恐怖片(如林心如的《京城81号》),同时扩大选材,也开始尝试其他类型片(如白百何2013年的小妞电影《被偷走的那五年》)。当时,陈辉在媒体访问中表示,要做狮门影业那样的类型玩家。

不过,恒业影业的反攻一线之路走得并不是那么顺畅。有《战狼1》(作为联合出品方)和《天才枪手》(作为引进方)的胜利,也有在保底上屡屡翻车的败绩。4亿保底《夏有乔木 雅望天堂》,票房最终收15641万;3亿保底《梦想合伙人》,票房最终收8101万。曾有媒体披露,仅《梦想合伙人》一部影片恒业影业就亏损大概在7000万左右。

顺便说,恒业影业在2016年的激进保底,两部电影的主控方都是乐华文化。这也让乐华在尚未等到偶像经纪业务爆发时,先获得了影视业务的收益暴增。

总的来说,恒业影业虽然因先后赌中《战狼1》、《天才枪手》而闻名,但还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人设不塌。

《小小的愿望》前前后后的纷争,也再次引发了吃瓜群众声讨那个老生常谈的娱乐圈神秘力量——“台湾资本”。

比如像赵又廷、彭于晏这样的台湾地区艺人影视资源更好啦,台湾地区导演在内地风生水起啦,台湾地区电影在内地的宣发骚操作啦……仿佛背后真有什么“台湾资本”扶持。

但就说《小小的愿望》,恒业影业是福建公司不假,老板陈辉也是福建人。可从其发展脉络看,真不像有什么台湾资本的影子。爱用台湾艺人、导演是真的,但福建本就是海峡两岸沟通重镇,陈老板又不在什么“京圈”“沪圈”的,总有个近水楼台。

说真的,这年头台湾还有什么“资本”呀。咱们不能一边嘲台湾地区这几年经济不行,一边又给它立“只手遮天”人设啊。

公平的说,台湾演艺人员就是性价比高+相对成熟。毕竟,那边起步早,眼熟的艺人,成熟的导演、标准的工业化流程,都是不错的生产资料;而如今台湾经济不行,肉眼可见的开不起什么大戏,大家只能来大陆发展,价格也比内地同等人员划算;什么地方没点儿裙带关系啊,一来二去,你有“京圈”,人家也有个“台圈”呗。

哪有什么“台湾资本”,大家就是为了“省钱”和“赚钱”罢了。

推而广之还有内地“资本”。当然,我们这边是真有钱。但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吗?那就早没有仆街电影了啊,而中国最赚钱的电影应该都是由阿里、腾讯主投主控的嘛。但实际情况呢?影版《三生三世》和《上海堡垒》的情况大家都看到了。

什么资本可以制造“流量”、控制“排片”、左右“口碑”……真这么玄乎巨头岂不都能千秋万代。现实是互联网公司进入影视业少说五年了吧?还不是跌跌撞撞。

所谓资本可以做的那些事,当然都有操作方法和操作空间。但成功概率真没那么大,通常都是各种因缘际会成功后,才被吹成一套“方法论”的。

“资本”是什么?最不明确的词语,威力往往最大。它让我们免去思考的义务,一个词便足以应付我们遇到的所有复杂情况。但在不断被滥用的过程中,真话会成为套话,套话早晚成为空话。

关注“娱乐硬糖”,了解更多影视资讯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