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韩国电影百年,怎么一步步走向了《寄生虫》的巅峰

邑人影院 2020-02.14

作者:李啸天

一、《寄生虫》闪耀奥斯卡

第92届奥斯卡上,韩国电影人因为《寄生虫》终于扬眉吐气。

韩国电影人之前从未在奥斯卡上有任何斩获,甚至连提名都少见,但这次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一下创造了新的历史记录。

《寄生虫》是奥斯卡历史上首个拿下最佳影片的外语片,还是首个既拿下最佳影片又拿下最佳国际影片(最佳外语片)的影片。除此之外,《寄生虫》还拿下了最佳导演与最佳原创剧本两项沉甸甸的大奖,成为本届奥斯卡最佳赢家。

在此之前,《寄生虫》还收获了戛纳电影节的至高奖项---金棕榈奖。全球最重要的两个电影大奖,《寄生虫》都如探囊取物,成为了大赢家,这使得韩国电影一下成为显学,举世瞩目。

《寄生虫》导演奉俊昊与主演宋康昊因此被奉为神明,让他们原本就卓著的名气再次大涨,风头无二。

更让人解气的还在于,奉俊昊与宋康昊早年联手合拍的《杀人回忆》,也在2019年里真相水落石出,一个有生之年的话题终于得到了完结。谢天谢地!

值得一说的是,2019年是韩国电影诞生100周年。《寄生虫》虽然在2020年度里获得奥斯卡,但它是不折不扣的2019年影片。能够在100周年里,登顶世界电影之巅,整个韩国人都非常开心。

韩国总统文在寅在获知《寄生虫》大获全胜时,第一时间就在社交媒体发文表示祝贺。他认为“《寄生虫》以最独特的韩国故事打动全世界观众,其充满个性的演出及台词、脚本、剪辑、音乐、美术和演员们的演技,向世界证明了它的力量”。

文在寅对导演奉俊昊为首的电影主创们表示祝贺,并感谢他们给予韩国国民自豪和勇气。文在寅强调,《寄生虫》的成功是过去一百年里所有韩国电影人不断努力的结果,“今后政府将进一步为广大电影人提供能够尽情发挥想象力并放心大胆制作电影的环境。”

文在寅的表态,让人看到未来的韩国电影,将会诞生出更多《寄生虫》《辩护人》《素媛》类的佳作。

至于《寄生虫》,网上已经有很多文章进行了详尽的解析。这里,换个角度,为大家说说韩国电影百年史。

二、韩国电影与中国电影的纵向对比

要说韩国电影,最好的参照对象当然是中国。

作为中国人,我们没必要妄自菲薄。毕竟,就电影的发展而言,在过去的100年里,中国电影绝大多数时间对韩国电影都处于绝对碾压的地位。只是在最近20年里,韩国电影才因为制度优质,显示出了后发制人的威力,拍出了大批针砭时弊的佳作,为我大天朝望尘莫及。

为更好地对比,我把中韩两国在差不多的时间里各自的发展节点做个对比,结果一目了然。

1895年,在法国里昂经营摄影器材的卢米埃兄弟发明了“活动电影机”,并拍摄了《火车进站》和《婴儿的午餐》,电影就此诞生。

1896年8月11日,也就是在电影诞生的第二年,电影正式传入中国的商业中心上海。当日,在上海徐园内的“又一村”放映了“西洋影戏”。1897年,电影首次登陆日本大阪南地演武场。

1903年,韩国才正式传入了电影。当然,也有韩国学者认为早在1897年,韩国就已经有了电影放映。但无论如何,都比中国电影要晚。

1905年,中国第一部正式影片《定军山》被拍出,当时还是大清时期。这部中国人完全自主拍摄的电影,导演是任庆泰,主演是京剧大师谭鑫培。该影片取材于《三国演义》第70和71回,讲的是三国时期刘备与曹操用兵的故事,也是传统京剧名段。《定军山》于1905年12月28日正式在北京前门大观楼放映,万人空巷,引起轰动。

而韩国电影则到1919年才拍出自己的第一影片。要不,为啥说2019年是韩国电影的百年嘛。

1919年10月27日,由韩国人金陶山自编、自导并主演的《义理的仇讨》,正式诞生,成为韩国本土制作的首部电影。

有趣的是,中国的首部电影《定军山》改编自京剧曲目,韩国的首部电影《义理的仇讨》也改编自韩国当时的新派剧。

实际上,《义理的仇讨》还不算严格意义上的电影,在当时叫“活动写真连锁剧”。它的形式是先去拍摄外景,然后在剧场里作为故事背景进行播放,前面还是真人在舞台上进行故事表演,人物与画面是分开的。严格意义上,“连锁剧”并不算真正意义的电影,但现在大家都接受了《义理的仇讨》就是韩国电影的起源,也就这么将就了。毕竟,当时的朝鲜半岛上“连锁剧”的演出形式盛行一时。

(“活动写真剧”类似这种,目前的舞台剧在广泛使用)

那时候的韩国,应该说那时还没有韩国,更应该叫朝鲜半岛。毕竟,韩国在二战结束后才正式建立,之前的朝鲜半岛是一个有机的整体。而且,那时候的整个半岛都是日本的殖民地。在文化艺术领域,占据主流的艺术形式当然控制在日本人手中,韩国电影不发达也很好理解。中国则在进入民国之后,文化艺术的发展迅速迎来了一个高峰期。

尤其中国拥有大上海这个远东的冒险家乐园,作为亚洲之光,繁荣的上海助推了文化的高度繁荣。中国电影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诞生了《神女》《渔光曲》《风云儿女》《天涯歌女》《十字街头》《小城之春》《乌鸦与麻雀》等一大批各种类型的经典作品,也诞生了周璇、阮玲玉、夏梦、胡蝶、赵丹、石挥、金焰等超级大明星。

而同一时期的韩国电影,则乏善可陈,几无可说的东西。毕竟在日本人的压制之下,也没法自由发展,那时韩国盛行的是卫生启蒙电影,上映的《霍乱》《防疫》等影片,都以科教性为主。尽管也有罗云奎、李圭焕等人的崛起,诞生出《春香传》这样的影片,但总体上并没有太大成就。

韩国电影的复兴,还得等日本人走了之后。那是1945年,二战随着日本人的投降而彻底结束。韩国电影终于开始享受到自由的时光,大力发展。但这时的朝鲜半岛并不太平,先是南北内战,然后又是中国的抗美援朝,半岛上不仅有南北双方,还有中国人与联合国军,一直在打仗。韩国真正的全面发展则要到1955年才开始。经过差不多15年的高速发展,一直到1969年,受到军政府的全面控制,才戛然而止。

1945年-1956年,中国电影也迎来了一个新的高潮。比30年代的成就只高不低。1949年是一个时间节点,之后突受顿挫,但还是有所发展,这个就不多说了。

1970年代,中韩电影不约而同都进入了灰暗期。中国的情况我们了解了,韩国则是军政府统治时期,从朴正熙到全斗焕再到卢泰愚,民间文化遭遇的摧残,与中国差不多。但无论如何,中国还有“八个样板戏”,别的不说,这八部作品的艺术成就,还是没得说。韩国则万马齐喑,毫无可言,连样板都没有。

进入1980年代,中国文化率先复苏,中国电影因为第五代的崛起,迅速在国际上掀起一股旋风。张艺谋、陈凯歌、田壮壮、黄建新、吴子牛、霍建起等都显赫一时。而后,第六代导演紧跟着也在发力,贾樟柯、王小帅、张元、娄烨、王全安、路学长等都拍出了不错的影片。

经过一段时间的积累,终于到了1990年代初期,中国电影达到了巅峰期,相继拍出了《霸王别姬》《活着》《阳光灿烂的日子》,乃至《小武》,中国电影饮誉一时。

这一时期的中国电影,在戛纳、威尼斯、柏林三大电影节上,都有斩获,而且提名不断。即便是奥斯卡,张艺谋与陈凯歌那阵子也是提名名单上的常客。这一部分,我们大部分都知道,就不展开了。

只是,在进入2000年以后,随着《英雄》的出炉,中国电影开始走入了歧途。不再艺术之上,票房成为第一追求,一条路走到黑,并不是太好的现象。

此消彼长,在中国电影高峰时,韩国电影还在蓄力,等待机会。等中国电影的热乎劲差不多快没了,韩国电影则迎来了自己的发展期。

三、韩国电影发轫期的一导一演

如上,与中国电影相对比,绝大多数时间,韩国电影都处于下风。

1980年代的韩国,依旧处于军政府的严厉管控之下,饱受审查与外部压力,并没有太大发展。1986年汉城亚运会与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为韩国社会带来了巨大的变动,加速了韩国民主化的进程。1987年,韩国第七次修改的《电影法》,更是直接推动了韩国电影进入了新时代。

进入1990年代,韩国电影才真正发展了起来。忠武路也是这个时代,开始发力,为韩国电影届培养了大量有生力量。

1996年,是韩国电影史的“革命年”。因为这一年,韩国一直沿用的电影审查制度正式受到违宪裁决,这一束缚电影发展的恶法终于寿寝正终。同样是在1996年,韩国釜山电影节正式启动。一系列利好的消息传来,都为韩国电影的发展插上了翅膀,从而进入了高速发展时期。

韩国电影真正发力,就已经到了2000年之后了。但,不发力还好,一旦发力,创造性就不可遏止,20年里上映了众多优质佳作,让人刮目相看。

在发力之前的萌芽时期,韩国电影届,也有值得一提的人物,在导演届,表现不错的韩国导演是林权泽,演员方面则是安圣基。

林权泽,出生于1936年。早在1962年,林权泽就凭处女作《再见了豆满江》而出名。但随后在军政府的管控下,主要将精力投入了古装、战争、武打等商业电影上,毕竟这些电影受到的审查要小很多。

但林权泽骨子里还是一位文艺导演,只要氛围稍微宽松,他就开始冒头。1981年,林权泽凭借《曼陀罗》入围第45届柏林国际电影节竞赛单元。1987年,凭借《种女》再次入围第44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之外,他拍摄的《重逢是第二次分手》《阿达达》《上升》也备受好评,就此成为了韩国导演的一面旗帜。

进入1990年代,林权泽获得了更大的成就,拍出了《太白山脉》、《春香传》(2000版)、《醉画仙》《下流人生》等片,成为了欧洲三大电影的常客,并凭借《醉画仙》获得了戛纳电影节的最佳导演,达到了人生巅峰。

除林权泽之外,在韩国电影发轫期间,还有李长镐、裴昶浩、李斗镛、河明钟等导演,也有一些佳作出炉,在一些国际电影节里也小露狰狞,但总体影响力,还是弱了很多。

至于演员,那时期几乎就属于安圣基一个人的时代。

安圣基,出生于1952年,比周润发还大了三岁,却被中国人比拟成为了“韩国梁朝伟”。这是因为安圣基有点长老了的梁朝伟的模样,而且他们都被誉为“国民影帝”,拿奖拿到手软。

1980年,安圣基凭借电影《畹风的好日子》中的出色表现荣获了第十九届韩国电影大钟奖最佳新人奖。1981年,凭借电影《曼陀罗》获得百想艺术大赏最佳男演员。连续两年获得大奖,此后,就一发不可收拾。接下来的十余年间,安圣基凭借电影《铁人们》《雾村》《深蓝色的夜》《成功时代》《南部军》《谁曾见过龙之脚趾》《Two Cops》《广播明星》数次斩获百想艺术大赏、韩国电影大钟奖、韩国青龙电影奖的最佳男主角。

一个人,一个时代,安圣基做到了。

林权泽与安圣基之后,韩国电影迎来了真正的高峰期。当今韩国影坛里的“导演三驾马”与“演员三剑客”,正式诞生了。

四、韩国电影全盛时期的“三驾马车”导演篇

韩国电影的导演“三驾马车”分别是奉俊昊、朴赞郁、金知云,而“演员三剑客”则是宋康昊、崔岷植、薛景求,他们都是韩国电影中之翘楚,国宝级别的人物。因为有了他们,韩国电影才展现出不一样的模样来,他们也成了中国电影人值得学习的对象。

先说导演篇。

韩国电影导演“三驾马车”奉俊昊、朴赞郁、金知云,也被称为“忠武路三杰”,类似“墨西哥三杰”。忠武路是一条位于韩国首尔中部的街道,这里有大量的拍摄场,导演辈出,被称为韩国的“好莱坞”。在奥斯卡的领奖台上,和奉俊昊上台一起领取最佳原创编剧奖的韩进元就说了出来:“美国有好莱坞,韩国有忠武路,我想与忠武路的电影人和故事讲述者分享这个奖项。”

奉俊昊当然成为了“忠武路三杰”的领头羊。因为《寄生虫》,奉俊昊拿下了戛纳与奥斯卡,成为了超级大赢家。其实早前一年,朴赞郁就差点因《小姐》拿下金棕榈。

说到“忠武路三杰”。不过,直接从林权泽手中接过权杖的,却并非奉俊昊、朴赞郁、金知云,而是金基德、李沧东、洪尚秀,作为文艺大咖,这三位拍摄的影片,在艺术角度上,更具有思辨性,也更受文艺界的追捧。尤其是金基德,早就成为了韩国文艺片的代表,成为了国际大师级的人物。

但奥斯卡本身就是一个讲究商业与艺术平衡的电影大奖,金基德、李沧东、洪尚秀们并不能吃得开。而且,文艺片的圈层太小,也使得他们并没有把韩国电影的声音传得太远。不过,由于有了他们的存在,韩国电影早就值得让人尊敬了。李沧东的《燃烧》,在2018年大获全胜,差点不跻身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

身为“忠武路三杰”,奉俊昊、朴赞郁、金知云很好地在电影的商业性与文艺性之间找到了平衡,他们拍摄的电影既可以大卖又可以获奖,既有大片感又有思辨性,实在是不可多得的电影全才。有点类似于斯皮尔伯格、马丁·斯科塞斯们。

其实,论拍大片,韩国导演里姜帝圭起步很早,《太极旗飘扬》就创造了历史,《生死谍变》也非常棒,可惜他没能坚持住自己,最终让贤,没能跻身进入“三驾马车”之中,没能成为“四驾马车”,殊为可惜。

话说,中国导演们目前只有姜文在商业与艺术之间的平衡上做的不错,但姜文近两年也屡屡失手。韩国的三驾马车,则极少有失手的时候。这就是差距。

奉俊昊,除了《寄生虫》之外,尚导有《杀人回忆》《汉江怪物》《母亲》《雪国列车》《玉子》等片,都相当不错,尤其是《杀人回忆》,简直是改变了韩国电影。

朴赞郁,主要执导作品有《共同警备区》《我要复仇》《老男孩》《亲切的金子》《蝙蝠》《小姐》等。综合成就相当高,足以与奉俊昊比肩,《老男孩》还被翻拍成了美国版。《小姐》同样万丈光芒,格外耀眼。

金知云,主要作品有《蔷花,红莲》《好家伙、坏家伙、怪家》《看见恶魔》《密探》等。说实话,这哥们实际上与另外两位比,整体成就稍弱了很多,不是一星半点。

以至于,另有说法,将金知云踢出“三驾马车”之中,成员变成奉俊昊、朴赞郁、李沧东。但李沧东太过于文艺,将他与奉俊昊、朴赞郁并列,恐怕他自己也不太愿意,而是更愿意与金基德对比。

还有一种说法,是“三驾马车”里把金知云换成罗泓轸。罗泓轸尽管拍出了《追击者》《黄海》《哭声》,部部都是精品,但无奈作品过少,且成名相对较晚,不足以与奉俊昊、朴赞郁齐头并论。比来比去,还是将金知云算作三剑客之一,比较合适。

这三驾马车,近些年不约而同走出了韩国,奉俊昊的《玉子》《雪国列车》都是美韩合拍片;朴赞郁直接在好莱坞执导了的《斯托克》《女鼓手》;金知云则执导了好莱坞影片《背水一战》,这也是施瓦辛格从州长任上退下来后主演的首部影片。不过,相对来说,三位大导走出去的影片,都算不上成功。

韩国电影的全盛,当然不能只靠三位大导,除了上面提到的李沧东、罗泓轸们,尚有崔东勋(《暗杀》)、柳昇完(《绿洲》《军舰岛》)、延尚昊(《釜山行》)杨宇硕(《辩护人》《铁雨》)李濬益(《素媛》)、黄东赫(《熔炉》)、李在容(《酒神小姐》)、许秦豪(《八月照相馆》)、李廷香(《爱·回家》)等一大批优质导演正处于创作力旺盛期,在可见的未来,韩国电影还将继续迎来高峰期。

五、韩国电影全盛时期的“三驾马车”与“四大天王”

至于演员篇,在安圣基之后,韩国演员也迎来了自己的高峰期,先后涌现了“三剑客”与“四大天王”,好不威风。

先说“三剑客”:宋康昊、崔岷植、薛景求。

宋康昊,人称“饼叔”,因为他长了一张大饼脸。尽管30岁才出道,但扎实的演技,一出道就迅速站稳脚跟,并陆续将一个又一个影帝擒于马下,逐渐成为韩国电影演员的实力代表。如果只能用一个人来代表韩国电影,那么只有他才有这个资格。

出生于1967年的宋康昊,不是三驾马车中年龄最大的,他比出生于1962年崔岷植足足小了五岁。但如果以拿奖论成就的话,“饼叔”是三驾马车中最早拿到影帝的那一个。早在2007年,宋康昊就凭《汉江怪物》,拿到了第1届亚洲电影大奖的最佳男主角。之后,奖项多到客厅里都摆不下。

看看宋康昊的主要作品吧,《寄生虫》《辩护人》《taxi司机》《杀人回忆》《共同警备区》《思悼》《孝子洞理发师》《密阳》《我要复仇》《绿鱼》《亲切的金子》《优雅的世界》《汉江怪物》《雪国列车》《生死谍变》《观相》《蝙蝠》......全是经典,要想补课,没有几天看不完。

崔岷植,作为三驾马车年龄最大的一位,他出道甚早,成名也早,他的名字是和韩国电影的崛起和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是真正的安圣基的接班人,他在韩国影坛被人们称为“韩国周润发”。

与宋康昊更擅长饰演小人物相比,崔岷植的戏路更宽,无论是正派还是反角,无论是历史大人物,还是黑帮小弟,全都拿得起放得下,轻松搞掂。

崔岷植的主要作品有《老男孩》《醉画仙》《新世界》《看见恶魔》《哭泣的拳头》《春天花盛开》《与犯罪的战争:坏家伙的全盛时代》《亲切的金子》《生死谍变》《白兰》《大虎》《鸣梁海战》《鸡妈鸭仔》《特别市民》......经典指数,与宋康昊比,稍微低了一点,但也没差多少。作为“国民大叔”,崔岷植值得被称颂。

薛景求,出生于1968年,是“三驾马车”中最年轻的一位,也是综合实力相对较弱的一位。他与宋康昊一样,出道时间差不多,展现平凡人物的非凡演技一直是他的标签,他的厉害之处是在每部电影都能改变形像,任何类型的角色都难不到他。

相对“三驾马车”的两位另外,薛景求的整体作品要少一些,但他选剧本的能力还是非常厉害,在出道早期就遇上李沧东执导的《薄荷糖》《绿洲》,康佑硕执导的《人民公敌》《实尾岛》,部部都是重量级的作品,并由此迅速站稳脚跟,稳扎稳打,成为著名的实力派。

除了上述作品,他的其他代表作还有《素媛》《不可饶恕》《绝密跟踪》《杀人者的记忆法》《那家伙的声音》《不汗党》《热血男儿》等。因为整体上重量级作品与上述两位少很多,他作为三驾马车之一,有些人认为他名不符实,也有一些道理。论实力,是有的,但太过于低调,作品也少,导致其声望稍逊一筹。

“三驾马车”都是1960年代的人物,那么1970年代的代表演员们中,还有“四大天王”,作为忠武路的中坚力量,特别值得关注。

“四大天王”,分别是黄政民、河正宇、李秉宪、李政宰。他们与“三驾马车”一起,组成了当今韩国影坛上的最强势力,贡献出了一个又一个经典角色。

先来说下李秉宪,出生于1970年7月12日的他,是四大天王中年龄最大的。他也是诸多韩国演员中,唯一一个真正走出韩国,在好莱坞有一席之地的演员。在好莱坞有,李秉宪参演的作品有《特种部分:眼镜蛇的崛起》《特种部队2:全面反击》《赤焰战场2》《终结者:创世纪》《渎职》《骁勇七蛟龙》,尽管主演的没有一部,但作为配角他的表现都相当亮眼。

在忠武路,他的代表作也有《阳光先生》《共同警备区》《极速情缘》《IRIS》《看见恶魔》《局内人》《美丽的日子》《南汉山城》《双面君王》《洛城生死恋》《爱的蹦极》《浪漫风暴》等等。

李秉宪长得帅,大家都知道,但他对于纯美的爱情片与凶悍的警匪片,左右手全能接得下,也是厉害了。

黄政民,出生于1970年9月1日的他,只比李秉宪小了不到两个月,但看起来,大黄却更老成一些。

黄政民出道也很早,早在1990年,他在就读高中时,就通过新人征选考试参演了当时风靡一时电影《将军儿子》。不过,牛刀小试之后,他又经过了一个漫长的蛰伏期,后来再次出道的时间就相当晚了。在只比他大两岁的薛景求通过实力拿下《薄荷糖》时,其实黄政民也来了片场参加试镜,却不幸被淘汰。然后,眼看着薛景求逐渐成名,他还继续不断试镜。后来才终于到2005年一口气接拍了5部电影,好像被埋藏许久宝石突然一跃出现世人面前,闪耀出夺目光彩。起初,作为喜剧演员,出演了不少喜剧作品,后来成功转型,驾驭各式正剧得心应手,逐步成为不可多得的多面手。

黄政民的代表作有《新世界》《特工》《国际市场》《当男人恋爱时》《军舰岛》《老手》《你是我的命运》《公路电影》《女人贞慧》《舞蹈皇后》《检察官外传》《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周》《不当交易》《曾是超人的男子》《喜马拉雅》等,尤其是近几年,佳作纷出,真是越成熟越吃香的代表人物。

李政宰,出生于1973年3月15日。李政宰的绰号是“沉默的武士”,因为面相冷峻英武,演技一流,有人评价他“最适合演出浪漫的爱情电影”。与黄政民相比,李政宰成名甚早,1993年凭借SBS电视剧《恐龙先生》出道,1999年,他凭《日出城市》一片获得青龙电影节最佳男演员,那时候的黄政民还猫在地下室里啃方便面呢。

与李秉宪有些类似,李政宰早年主演主演纯爱类的影片,但后来就逐渐转型,出入于各种类型,都表现不错,尤其是近些年的银幕表现,更是让人震撼,将阴郁的气质发挥出了新的境界。

李政宰的代表作有《新世界》《辅佐官:改变世界的人们》《跨越彩虹》《暗杀》《触不到的恋人》《天空之城》《日出城市》《礼物》《憨豆兄弟》《婆娑诃》《追访有情人》《代立军》等等。

河正宇,出生于1978年3月11日,是“四大天王”里最年轻的一位,也是风头最劲的一位。

河正宇的独立特行在于,身为型男,明明帅出天际,颜值不啻于李秉宪、李政宰,却偏偏不靠颜值,偏偏靠演技吃饭。除了少量纯爱片,他出演的绝大多数影片都是纯靠演技的正剧。

看代表作说话,《1987:黎明到来的那一天》《恐怖直播》《黄海》《追击者》《小姐》《暗杀》《国家代表》《与犯罪的战争:坏家伙的全盛时代》《与神同行》《隧道》《时间》《柏林》《委托人》《许三观》《不可饶恕》等等,大都是值得细品的佳作。

当然,对于韩国的“四大天王”,也存在争议,有的说法是把李政宰去掉,把宋承宪加进去;也有一种说法,也是把李政宰删去,把宋康昊加进去,这些算法,都并不好。宋承宪的走势,明显不行,演技实力也缺乏足够的说服力,而把宋康昊归到比他小一辈的人里去,就更显得荒诞了。

除了以上“三驾马车”与“四大天王”外,值得关注的演技派韩国演员,还有孔侑、郑雨盛、金允石、韩石圭、赵震雄、郭道元、宋承宪、马东锡等,他们可以长的不帅,却都有着不俗的演技实力,奉献出了诸多精彩的韩片。

不仅如此,年轻演员里,还有出生于1986年的刘亚仁这种演技怪胎,年纪轻轻,就在《思悼》《燃烧》《老手》《六龙飞天》等片里表现的游刃有余,让人惊叹,未来不可限量。

看看韩国电影有如此多的好演员,再回看下中国,会发现在短短20年间,不进则退,我们已大大落后了。除了大制作方面,因为中国有宽阔的市场,足以承载得起巨额投资,在中等体量的电影,尤其是在题材的开拓上,在演员的培养上,我们已全面落后于韩国。

韩国电影百年史,经过《寄生虫》一奖,正式达到了巅峰。而韩国电影的未来,是肉眼可见的繁荣。再看中国电影,在经过几年的票房高涨期之后,已明显到了拐点,未来何去何从,怕无人可知。

两相对比,悲中心来。呜呼哀哉!

*本文参考了以下图书:

《韩国电影100年》(韩)金钟元/郑重宪 著(韩)田英淑 译

《韩国电影:历史、反抗与民主的想象》(美)闵应畯 /(韩)朱真淑/郭汉周 著金虎 译

《追寻快乐:战后韩国电影与社会文化》(韩)李孝仁著张敏 译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关注“邑人影院”,了解更多影视资讯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