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徐洁儿:在《绝代双骄》做一个戏精,和纯粹的恶人

黑白文娱 2020-02.29

作者:蓝二

编辑:王子之

版式:王威

发生在徐洁儿身上的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她的观众缘确实很好。比如她塑造的人物中,不乏有道德困境,或者与女主角争斗冲突的角色,但却很少有观众对她和她的角色生厌。

拨通电话时,徐洁儿正在为当晚的健身直播做准备。

1月中旬,她从北京回到台湾过年,而后疫情发展凶猛,她一方面在小范围进行筹款支援,同时迅速开始了自己“俪量跑团”的运动公益。前两周是在一直播上的“俪量宅动力”,这两周开始则是企鹅体育的“俪量客厅训练营”,同时还连线着优酷《好好运动》等几个平台项目。

“我节前正在拍的一部戏也按下了暂停键,这时候我觉得还是尽量不要焦虑,所以也是想用运动带动大家保持一个比较健康平和的心理状态。”

洁儿参演的新版《绝代双骄》春节期间刚刚播完。这部剧收视颇高,在央8播出的23天中,有20天全国收视率第一,连续7天收视破2,创下了该台近半年的收视新高;而在网络热度上,微博、抖音流量,专业榜单排名,百度搜索等各方面,也均呈现出不错的数据。

不过,与徐洁儿的成名作——与张韶涵、霍建华等合作的《海豚湾恋人》中的女明星沈曼青,以及后来多部作品中的知性女性、精英、御姐等角色不同,这次她饰演的是十大恶人之一,屠娇娇。

1

不男不女,善变多疑,工于心计。这些是小说中屠娇娇身上的标签。这些特征使得在之前的影视呈现中,人物形象多作偏夸张或丑化的处理。

因此当徐洁儿定下这个角色时,她的朋友和粉丝都有些诧异,两者似乎很难联系起来。

徐洁儿的古装作品极少,除了偶尔客串外,唯二贯穿出演的就是前作《媚者无疆》,以及这部《绝代双骄》。

在媚者无疆中,徐洁儿出演了姹萝城主。这一人物是典型的蛇蝎美人,爱而不得,非常癫狂,但却成为徐洁儿近年的又一成功挑战。她的扮相令她的粉丝和许多剧粉惊艳,她到位的塑造更令这一角色不仅未因狠绝被观众斥骂,反而得到怜惜和同情,广受好评。在2018年末,她还凭借这个角色获得了两个演员奖项。

《媚者无疆》中所演绎的姹萝与邢风的悲情成为许多剧粉的意难平

正是这一成功演绎,令《绝代双骄》剧组向她发出邀约。

徐洁儿坦言过去只是零散地看过一点《绝代双骄》,于是当初步与剧组进行沟通还未确定角色时,她先去通读起了原著。结果读下来,被屠娇娇吸引住了,“太特别了,很有戏”。

于是,她主动与选角导演沟通,进行了这个角色的争取。

“最重要的是自己能不能感受到人物,和有没有激起我想象和创作的空间。”这是徐洁儿一直以来给自己定的标准。屠娇娇能够激起她想象的空间,但具体怎么去感受和创作这个人物?何况这部经典著作有过数个影视版本,难免会留下些先入为主的表达。

原著中并没有关于屠娇娇的前史,她怎么会成为大恶人,她的不男不女到底怎么定义,又是什么来源。这是初始比较困扰徐洁儿的地方。

关于这一特征,过去版本的作品会主要以一种“粗野”形象来包装和体现。但新版并不想这么创作,徐洁儿自身也想去实现些新的特色。

反复摸索后,她找到了一种比较现代的理解和诠释,“她应该是个性很多元化的,而且是个戏精,易容术是她的专长,她乐于一下变男一下变女,将人们都玩弄于股掌之中”。

于是在表演时,她会比较频繁地采用“双声道”。原著和剧本中没有规定屠娇娇在哪个段落、哪个场景或者哪个情节中,是男化还是女化,全凭她自己琢磨,她会感觉某些台词比较符合女性状态,某些台词又比较适合男性性格,自己来把握切换。有时候可能一场戏,一段台词,她会一半以男性来讲,一半以女性来讲,来回切换。再配合上对应性的眼神和身体姿态。

在剧情中,屠娇娇数次易容假冒其他人物。在演绎时,自然是由相应人物的演员去饰演“被假冒的自己”,徐洁儿则会同他们一起琢磨些细节。

“刚开始他们肯定是自然地演自己,然后随着屠娇娇开始要露馅儿,那我们就会商量,这个演员要开始有一些小细节出来,比如眼神可能会有点飞,开始玩自己发梢,还有屠娇娇喜欢托腮的小动作,等等。”

在外显的特征之外,关于人物的真实底色,则是另一块徐洁儿和导演讨论较多的地方。

到底是纯粹的恶人,还是恶中有善?

屠娇娇是婴孩时的小鱼儿能留在恶人谷的关键,是她以“培养天下最恶的人”为由头,劝说其他人将小鱼儿留下来抚养成人。一定程度上,她相当于小鱼儿养母般的角色。在过去的多数版本中,十大恶人,尤其是屠娇娇,被赋予了具人性光芒的一面,与小鱼儿之间产生出了更真实的亲情连接。

而此次新版,为了更忠实于古龙原著所塑造出的真实江湖面目和主题,将十大恶人保留为纯粹的恶人。

“其实演员,哪怕是反派角色,也想去把她的前史、心理摸得透彻一点,比如屠娇娇,我也想琢磨清楚她对小鱼儿的感情到底是什么。”

跟导演探讨了两三次后,徐洁儿放下了关于“母性”的顾虑。“我们可能需要接受,十大恶人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他们在一起是因为互相依赖、依附生存,但本质上他们都是一群非常自私的人。屠娇娇留下小鱼儿的初衷可能就是出于恶趣味,可能也像养个小宠物,养久了也会有感情,你听话的时候她也会很爱你,但如果威胁到危害到了,她就会牺牲你。”

在绝大部分剧情中,屠娇娇看起来狡黠多变,令人无法掌握她的真实心理。在徐洁儿看来,最能体现屠娇娇人性真相的,应该是十大恶人自相残杀的终局时。

按照原著描写,屠娇娇身受重伤,她将自己的情人哈哈儿叫来,看似要留遗言,其实却是趁哈哈儿不备,狠狠一口咬在他的脖颈处,让他陪自己一起死去。

关于这段,徐洁儿前后拍了两次。

第一次拍的时候,情绪和状态已很饱满,“屠娇娇”带着狠绝的心思,一口咬下,血浆喷射而出,血流满地。收工后,徐洁儿回想起来却颇觉不安,“我担心自己演得太凶残,毕竟这一节我觉得很重要,担心会被剪掉”。

于是第二天,徐洁儿就主动找导演沟通,希望能重新再演绎一次,处理得更细致一点。她如愿地演了第二次。

只是,这毕竟是一部台播剧,需要综合衡量的因素有很多。

“很可惜,这段情节最后还是剪掉了。”

2

对于徐洁儿,许多80后90后的最初印记都是《海豚湾恋人》《爱情风暴美丽99》,这两部作品都是上一波台剧浪潮中,在内地大受欢迎的剧集之一。

因为演绎过许多受欢迎的角色,徐洁儿很早就被内地的剧组邀请参演了很多作品。后来,出于向更多样角色类型和更宽戏路挑战的想法,她毅然来到内地发展。从高中就独自一人去加拿大留学的她,似乎对于孤身闯荡没有任何不适。

刚刚接触徐洁儿时,挺意外的一点是,她没有台湾口音。

十年前,甫一决定来内地发展,徐洁儿就先请了曾在《色戒》中担任梁朝伟普通话老师的樊光耀来训练自己。

她希望自己尽可能地没有硬伤。

樊光耀在两岸是出了名的字正腔圆,与郭德纲、李菁等都合作过相声。在他的指导下,徐洁儿习得了更多系统性的基础概念,以及对于语言状态、发音位置等调整改善的方法。之后,就是一部部戏的实战。

徐洁儿正式进入内地的第一部戏,是与侯勇、咏梅合作的《陕北汉子》。那时文化差异对她的影响还比较明显,她在表演方式和台词上都有较大的落差。

徐洁儿(右一)在《陕北汉子》中饰演抱有热血的归国革命青年。

“那时真的觉得挑战很大,但是侯老师和咏梅老师真的教我很多。比如侯老师就会时常在我的语气、节奏,找重点音,减少助词这些方面指导帮助我。”

在那之后,徐洁儿拍了越来越多的北方语境作品,通过每部作品来成长。

“中间其实也会有一个阶段,如果我太过于注重台词,注意我的普通话是不是标准,有没有太重的腔调,它就会影响到我的表演,会没那么放松。我就只能加倍地练习,加速跨过这个阶段。等到语言的东西已经变成我的生活,而不再是一个表演的负担后,我觉得自己也更自如了。”

很快的,在可能的情况下,她都会,也可以自如地使用自己的同期声。与此同时,她也挑战了更多迥异于自己过去偶像剧类型的角色。比如,与张嘉译、果靖霖、姜武等合作的《生逢灿烂的日子》,也是徐洁儿近几年的一部重要作品,对于自立坚强女性人物的塑造愈加驾轻就熟,使得这已成为她的一条重要戏路。这部剧也让许多过去熟悉她的观众,对她又有了新的认知。

发生在徐洁儿身上的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她的观众缘确实很好。比如她塑造的人物中,不乏有道德困境,或者与女主角争斗冲突的角色,但却很少有观众对她和她的角色生厌。

在我们旁观来看,一方面,可能是她努力给每个角色赋予一些特色的缘故。比如在出演一些职场戏的霸道女Boss时,她会给看似凌厉的人物,适当加上一点荒谬和反差的元素,使得人物更鲜活。

另一方面,她在角色选择时,除了寻求挑战,也会注重贴合自身的经历气质,和表达范畴。比如她有几个归国青年和英文老师角色,因为她自身就是加拿大华裔,有语言基础,对于异国文化也很熟悉,诠释起来就完全不会虚浮。

就在去年,徐洁儿也完成了多部作品,其中有两部她的新尝试,让人尤为期待。

一部是老戏骨云集、历史感厚重的正剧《北京以南》,徐洁儿是这部男性角色为主的历史剧中,少数的女性亮色。

为了角色需要,她在开拍前专门腾出两个月的时间,去学习琵琶和苏州评弹。

“我找了专业的琵琶老师来教我,但你知道吗,评弹很难找老师,因为这个领域也是有很严格的传承,不会轻易地收学生,更不用说只是为了演戏去学一下的,我托了很多朋友,都没有能够请到。”徐洁儿告诉我们,“所以我当时的做法就是先把琵琶的基础学好,然后评弹部分,我就去看表演,将表演用手机录下来,回去自己跟着一遍遍地学习模仿唱腔。”

许多人可能并不了解,徐洁儿是唱作人出身,不仅自己有代表作,还为范玮琪等歌手进行创作。在这样的音乐素养基础上,徐洁儿硬将剧中所需要的几首苏州评弹老作品磕了下来。

《北京以南》完成之后,徐洁儿又向更北的社会文化进发了——这次她参演了导演蒋佳辰的一部东北语境下现实主义题材的喜剧电影,《思想没问题》,男主角则是二手玫瑰的梁龙。

《思想没问题》是徐洁儿极为跳脱的一次尝试。

3

从《陕北汉子》开始,徐洁儿在国内最欣赏的演员,就是咏梅。

清流,知性,低调,自然。

徐洁儿的努力目标也是尽量平衡,平衡得失心,做一个从容的人。而她的解决途径,是跑步。

徐洁儿有一个著名的标签,是演艺圈“跑女”,跑团团长。

与我们一般性质的健身跑步有些差别,徐洁儿可算得上是目前演艺圈女跑者中的高级玩家。近五年的时间,她已经完成了3个超马,6个全马,数不清的半马和登山赛事,以及斯巴达赛事。

今年1月初,徐洁儿刚刚完成厦门马拉松。

就像村上春树在《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中所表达的,跑步是一个可以悟道的过程,悟出关于自身的真实,以及锤炼出一个人之所以为人的境界。

徐洁儿通过跑步去发现自我,自我的个性究竟是怎样的,自己的问题在哪里。跑步中的那些迎难、跨越、胜利、挫折起承转合的过程,也让她慢慢找到无论是运动还是职业与人生中,那些勉力挑战与和缓放松之间的平衡点。

“后来我发现我的粉丝开始跟着我一起跑步了。有一次一个粉丝发给我她人生中第一个半马证书时,我特别感动,原来我真的可以带动起大家。”

于是去年,她团结了演艺圈里同样爱好运动跑步的女艺人们,成立了国内第一个全女艺人成员的明星跑团——“俪量跑团”。

她的初衷,只是与伙伴们一起,带动更多的朋友和观众,调整生活状态,形成正向的影响。

“俪量跑团”参加的比赛,粉丝们刚开始来做后援会,后来被影响着也开始一起报名,人数越来越多。

随着影响力的壮大,跑团参加的公益活动也越来越多。比如去年的全国助残日,她们去杭州参加“彩虹爱心能量跑”,全程为参加活动的残障人士陪跑助力。她们还担任中国扶贫基金会举办的2019北京善行者公益活动推广使者,上阵挑战50公里徒步路程,为贫困山区筹款。

目前,有合适的公益活动,“俪量跑团”都会积极参与。而从长远来说,徐洁儿想专注地投入更多扶持女性群体的公益事业,让女性发现和发挥自身的潜能,活得更加勇敢、自信。

本是一份无心插柳的发于自我的健身举动,慢慢成为了能带动他人的积极力量,且正在向社会散发正面影响力,对于徐洁儿来说,这是人生中的一个意外惊喜。

徐洁儿说,演员依然是她最热爱的事业,而跑步及其连接起的公益力量,这样一份有社会意义的“副业”,对她来说也同等珍重。

THE END


关注“黑白文娱”,获取更多影视资讯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