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疯狂刷屏的DAU,世纪最佳还是伦理丑闻?

毒眸 2020-02.29

文 |武怡楠

编辑 | 江宇琦

“真实版的斯大林式楚门的世界”;

“一场大型的的社会学实验”;

“见证21世纪的电影史”;

“疯狂、伟大、史无前例”……

电影《列夫·朗道:娜塔莎》(DAU. Natasha,以下简称DAU),一经亮相本届柏林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就立刻引发热议,甚至被很多人捧为了“可能会是21世纪最伟大的电影(或系列)”。消息传到国内网络后一度引来各种刷屏,这部DAU的庐山真面目,到底是怎样的?

《列夫·朗道:娜塔莎》

简单来说,这部影片讲述了上世纪50年代,斯大林主义盛行的背景下,在一家庞大的、虚拟苏联科研机构的餐厅里,娜塔莎和奥尔加两位女服务员的故事。而它之所以备受关注,除了电影本身的真实感让人震惊、具有女演员身体是否被虐待这样的争议之外,这部电影被生产出来的背景,也话题性十足。

片名DAU取自苏联物理学家Lev Davidovich Landau (列夫·朗道)最后三个字母,也是他的昵称。导演伊利亚·赫尔扎诺夫斯基本意是想拍一部关于列夫·朗道的纪录片,并在乌克兰郊区搭建了一个真实还原1938年到1968年苏联时期的场景。据陀螺电影介绍,在这个前苏联的场景里,有公寓、办公室、审讯室、科研中心、广场等等,并招募了400多位非职业演员,让他们真正生活、居住在这个苏联场景中。这个场景,被称作“机构”。

电影剧照

但是在拍摄了一段时间后,伊利亚拿到了一笔巨额投资并决心把这个项目升级为一项超级庞大的实景体验项目。因此在之后长达三年的时间之中,这400多人全天24小时被观察、被拍摄,导演赋予演员的角色和布景成了他们真正的生活,他们与外界切断了联系,无限接近于真实的生活在前苏联的“机构”里,并有了自己的“DAU时间”(比正常时间速度要快)和社会秩序。

根据DAU的官网信息,如今“列夫·朗道”项目已经“生产”出了超过700个小时的35毫米胶片素材,并有14部已经命名的电影长片,围绕着列夫·朗道这一人物,记录与其有关的大大小小的人物和故事。而在DAU之前,伊利亚只有一部导演作品——2005年时上映的电影《4》。这意味着,在过去十几年里,他只做了DAU这一个项目。

《列夫·朗道:娜塔莎》是DAU系列里,首部和观众见面的影片,而另一部DAU作品——讲述这个秘密科研机构如何分崩离析的《列夫·朗道:退变》(长达六个小时),则同样入选本届柏林电影节展映单元。其他的DAU作品还在后期制作中,预计会在不久后陆续与观众见面。

《列夫·朗道:退变》

在145分钟的片长里,《列夫·朗道:娜塔莎》徐徐展开了娜塔莎的生活。NataliaBerezhnaya饰演娜塔莎,她年近中年、身穿黑色制服、过着一成不变的侍应生生活。偶尔的乐子是与年轻同事的奥尔加闲聊和争吵,奥尔加还时不时会嘲笑娜塔莎,希望她不要再把生命浪费在与已婚男子(“机构”的负责人)的婚外情上。

当奥尔加和娜塔莎在咖啡馆里干着乏味的工作时,来自法国的科研人员吕克和他的苏联同事们正在附近进行着隐匿的辐射实验。一个晚上,娜塔莎、奥尔加和科学家们,一同庆祝吕克的实验获得成功。在酒精的作用下,那个夜晚吕克与娜塔莎发生了关系。

但这场酒后激情却给娜塔莎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在影片的后40分钟里,娜塔莎的平静生活被打破,因为吕克的法国背景和工作的敏感性,娜塔莎被带到安全部门进行了一系列残酷的讯问和虐待。

娜塔莎

英国《卫报》认为,《列夫·朗道:娜塔莎》所展示的是在极权社会中,人类意识中的正常与异常,平庸与怪诞,乃至人性与非人性如何奇异的并存。在一夜情后的那个白天,吕克选择漠视娜塔莎,她则一边保持着幽默感,一边展示了她极度的孤独、和颇具毁灭性的绝望和沮丧。然后,就在观众觉得事情几乎不会变得更糟时,她被告知要在审讯室进行讯问。

英国《独立报》称,如果你对斯大林时期的苏联现实生活抱有一点好奇,那么DAU项目将带你无限的走近那段历史。《列夫·朗道:娜塔莎》本身的质量并不平衡,某些场景可以说非常让人不适,你甚至会以为导演那么拍,就是故意为了激怒观众,但这仍然是一部会被大众广泛讨论的电影。

但面对这部片子所展现的内容和大批好评,很多观众则不禁发问,这些非职业演员们,在这样的环境中,还是演员吗,还是已经成为导演的臣民?当曾经的实验志愿者,完全沉浸在这个虚拟的“机构”中工作几年后,那么当镜头对准他们时,到底有多少是表演的成分,多少是在这样的生活中的惯性直觉反应呢?作为局外人的我们,不得而知。

对此,美国的《综艺》的观点认为,对一个电影的评价,应该和它的背景信息无关,作品本身才是唯一重要的东西。但是对DAU项目这样的人类学实验,传统的评价标准不再可行。当娜塔莎被她所服务的科学家和军官交替诱惑和虐待时,她在屏幕上呈现的苦难感觉是如此真实,剥离了传统戏剧的表演感——这份真实令人不安。

电影剧照

为此法国媒体Le Monde采访了与DAU有过交集的一些人。阿黛尔(化名)曾参加过DAU项目的招聘,她表示:“面试问题都很模糊,有几次甚至太私密。最后我与伊利亚有个简短的会面……他十分焦躁,根本不听我说话。面试的时候我碰到许多和我一样的年轻人,稚嫩,漂亮……我感到一种心理控制,这已经离邪教不远了。”

而吕克的扮演者也透露过一个让很多人感到不安的现实:某一晚所有人都在毫无理由地劝他喝酒,醉酒之后,镜头拍到他整晚都在和娜塔莎发生性关系,“第二天,我发现自己全身赤裸,像一只幼虫一样醒来。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这当然是伊利亚安排的,他没有剧本,只有一些小方向。”

这些争议也都在艺术成就之外,将DAU推上了风口浪尖,目前已经有人在呼吁应该暂停后续的影片制作。但或许又如麦肯锡(举办过DAU沉浸式展出的夏特雷剧院的艺术总监)所言,“DAU到底是什么?是电影?不。是戏剧?不是。是艺术?也不是。这是一个唯一的、从未公开的体验。”DAU究竟是一次艺术上的突破,还是对人类伦理观念的破坏,或许会是很长一段时间里的一个争议话题。

参考资料:

1. The Guardian| DAU. Natasha review – anexquisitely sinister study of Soviet oppression| Peter Bradshaw

2. INDEPENDENT| DAU. Natasha review, BerlinFilm Festival: Top secret project finally unveiled, and with it comes a radicalintensity| Geoffrey Macnab

3.Variety|‘DAU.Natasha’: Film Review| Guy Lodge

4. 《DAU | 艺术体验还是失控的丑闻?》小行星TinyPlanet

5.《柏林陀螺场刊 | 疯狂、伟大、史无前例,我在柏林见证了电影史》陀螺电影


想了解更多电影资讯和⾏业猛料,扫下⾯⼆维码⽴刻关注“毒眸”公众号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