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神仙,妖怪?泰剧凭啥招人爱

娱乐硬糖 2020-03.13

作者:谢明宏

编辑:李春晖


嘘,因为这是泰剧,所以三观要暂时放一放。虽然国内的观众认知度、口碑远不如美剧韩剧日剧,但泰剧和《1818黄金眼》一样,是秘而不宣的“刚需”

这不《妻子2018》(又名《妻不择食》,还是这名字好!)就在东方卫视上星了。人妻被渣男抛弃重新振作的故事,果然在“老娘舅流行区”有着高受众重叠率。推哥主演的都市轻喜剧《花戒指》则将接档播出。

与此同时,腾讯视频买了《曼谷爱情魅力的他》《双猴记》,优酷有《奇妙的旅客》,艺鼎出品了《我可能不会爱你》在腾讯视频和爱奇艺双播,西瓜视频则有《血浓于水》和《爱的警报器》。

虽不至于说泰剧回春(还记得当年安徽卫视的泰剧盛世吗),但国内市场已经保持了稳定的平台引入。与狗血爱情剧的“明媒正娶”不同,泰国基腐剧则在D站、喜翻译制组、天府泰剧等端口继续“隐秘而伟大着”。《假偶天成》《缘来誓你》《与爱同居》磕糖让人牙疼,耽剧产量雄霸亚细亚。

如果说泰式爱情剧的三宝是“耳光、吵架、冲澡”,那么泰式基腐剧的三宝就是“掰弯、倒追、扑倒”。作为一直一弯的两大泰剧王牌品类,两者的风格分野极为困惑:

爱情剧节奏高能,五分钟一耳光十分钟两反转,令人目不暇接。基腐剧磨磨蹭蹭,刚开始登堂入室大行虎狼之词,中段突然萎靡放弃走肾,末段赶鸭子上架强行HE。个中缘由,真不是简单的受众圈层可以解释。

而从2003年央视首次引进《俏女佣》开始,泰剧已经在国人视野里留下了至少两代人的记忆。初代的爱情剧,是2009年安徽卫视引进的《天使之争》,大浓妆加配音吵架吸引了外婆老妈;二代的基腐剧,是2015年《不一样的美男》网络爆红,奇装异男hold住了年轻世代。

泰剧北上17年,下个风口在何方?

爽雷齐飞

男孩先天性别认知障碍,被父亲痛骂是人妖,支持自己的妈妈经常被家暴。当他做完变性手术,妈妈却因为父亲的骚扰电话车祸去世。痛苦的男主,决定用妖艳身姿展开复仇。

假新闻一般的剧情,在《吹落的树叶》里别提有多自然了。乍一听人设特别黄暴,充满了勾引生父迷恋姑父的不伦。但在“强设定”之下,却有十分微妙的心境:妈妈对于女主Nira是温暖和希望,姑父Chat则是不幸中唯一的救赎。

在他童年被父亲弄得嗷嗷哭的时候,只有帅气姑父把他抱在怀里。而姑父对Nira的一见钟情,一半是因为容貌,一半则是对故去侄子的怀念。

外在狗血,内在滴血,泰剧满地鸡毛背后藏着不少社会议题。姑父没有离婚继续撩Nira的确渣,但姑姑的强制占有欲也挺可怕。姑姑作为性转版“冯远征”,无法忍受姑父跟任何女人说话。

一入泰剧坑,三观是路人。但2018年大火的《天生一对》出人意料地走起了甜宠风。女主本是学考古的肥宅,却意外穿越到了阿瑜陀耶王朝,进入了恶毒小姐Karaked的身体。大家穿越后都成了英雄,咋你就穿成了反派?

男主Det是典型的“嘴炮一时爽,追妻火葬场”,先指责Karaked“你无情你冷漠你举止不端”。在发现女主变善良后,又开始《土味情话三百篇》创作。“你问我心里的那个人是谁,回去照照镜子吧”,“我不会娶小的进来,让你做老大的”。

没有心机女二搅局,只有男女主的粉红暧昧。当然还有必不可少的穿越笑料,没有厕纸怎么上厕所,制作现代美食俘获婆婆的胃,人工呼吸溺水丈夫。说真的,这些不都是我们晋江玩了800年的老梗吗?《天生一对》实力证明:老梗不怕用,只要画风奇。

泰式演技不仅可以hold住爽雷风,也能在甜宠里搞点“上头”特色。每当男女主接吻的时候,节奏就会突然变慢,并且配上稀奇古怪的BGM搅局。甜没甜到不重要,反正能让你虎躯一震。

相较于日韩言情的含蓄,泰剧的表达方式崇尚简单粗暴。相当大比例的泰剧呈现出惊人一致的整体风格——家族内斗、情感复仇、黑帮争斗、财产纠纷等情节交错推进,坏人毫不掩饰,好人恨不得把“善”写在脑门上。随时观看随时代入,宛如剧场版《1818》乃至《今日说法》。

基腐一色

在豆瓣的“全球口碑剧集榜”排在第三并连续霸榜两周,《假偶天成》似乎碰到了泰式腐剧的天花板。才更3集就有9.2的高分,充分说明了颜狗们的“逢帅必出,一击即中”。

故事讲述自认很帅的Tine,为了在大学里撩妹,狠心加入啦啦队。结果被软萌妖艳受Green看上,被他死缠烂打。Green对Tine缠到哪种程度呢?就是Tine上厕所没带纸,Green都能从隔间底部缝隙递过来一张写着“爱你”的纸巾。

忍无可忍的Tine在基友的怂恿下,准备去追校草Sarawat:要求对方假装追求自己,以此打退Green的自信。于是他加入Sarawat的音乐社,最终迫使Sarawat和他演情侣。

正当Tine自鸣得意的时候,他却发现:Green 不是真的喜欢自己,他是有男朋友的,纠缠自己再逼自己求助Sarawat,全都是心机攻Sarawat的计划。面对这种小学鸡套路,只想对Sarawat说句“你好骚啊”。

Sarawat的扮演者Bright,97年生中美泰三国混血身高183;Tine的扮演者Win,99年生身高185。前者被夸泰剧最帅攻,后者虽然不是第一眼帅哥,但傻气和可爱足以弥补。腐的底色就是只看脸和CP感,还有比泰剧更会的吗?

该剧由GMM公司出品,近几年大热的《一年生》《不期而爱》《恋爱传播学》都被这位“鸡妈妈”包揽了。顺着这条腐剧宇宙,可以窥探出泰剧愉快的同性恋文化。他们既能拍出《暹罗之恋》这样的悲,也有更多的兴趣展示该群体小众生活的喜。

《不期而爱》讲的是Ae和Pete从懵懂到相知相守的故事。没有父母反对,各路基友拔刀相助,只为让他们认清自己的内心。Ae是非常坦诚的攻,面对感情非常直球地去告白。Pete有钱却不骄纵,却因为困惑性向而卑微到了尘埃里。

Ae总在Pete被欺负的时候出现。正如Pete所说:“你是我的盖世英雄,你教会了我勇敢。”看惯了太多痛苦挣扎,反而觉得这种简单的“拯救与被拯救”像一股清流。

《不期而爱》里足球师兄Type和他男朋友的故事,成了另一部腐剧《与爱同居》的主线。和我们这边一样,泰国的耽美小说创作是腐剧的基石,通常都是小说大热后再改剧,相同作者的不同作品串在一起并不少见。

《与爱同居》和所有的泰式腐剧一样:前期各种浪,结局死里慌。由于叙事的浮散,导致它们特别爱在大结局里收拾烂摊子。有时甚至出现三观不正的处理,比如坏事做尽的Lhong没有付出任何代价就被原谅了。

磕糖至上的原则,常把泰剧情感逻辑弄得十分唬烂。明明题材是先锋的LGBT,可内核却是琼瑶的恋爱无脑主义,观感相当复杂。

他山之石

在泰国,电视剧演员的地位是要高过电影演员的。剧本从来都不是泰剧的卖点,情绪化的演技才是。

安徽卫视霸屏的《一诺倾情》最为典型,男主Prajak质问女主Wanida:“你就那么喜欢安潘吗?”Wanida回答:“没错,我喜欢他。至少他是个好人,不像你是个骗子!”情绪化的演技配以恶毒的台词,激烈的背景音乐,很容易制造爆点。

然而不能就此认为,情绪化演技是没有审美价值的。在抖音这种“爱恨情仇大反转”的品类还没有流行前,泰剧早已臻于化境。有些反角的嘴脸之成功,几乎让你看了之后有冲进电视扇他耳刮子的冲动。

《吹落的树叶》里Nira和姑父唱片店的偶遇,则是情感类短视频的“美颜升维”版。两个陷入爱情的人的挣扎和惊喜,宁愿支离破碎也想爱一场的决心。我等易于感动自怜之辈,又怎能不为之垂泪?

汉化字幕的再创作,作为“伴随文本”的一种,甚至风头会盖过台词本意。比如《不一样的美男》的金句:你素颜的话基本上可以去演《山海经》了。天府泰剧一度靠这种精怪翻译出圈,它们太过吸睛以至于接管了符号接受者的解释努力。

还有那句震古烁今的“坐船不用桨,全靠浪。秋千不用推,全靠荡。”在符号学中,这种情况可以称为“伴随文本执著”。尽管美剧、日剧、韩剧都存在该现象。但只有妖里妖气的字幕,配上泰剧的爽雷基腐,才能焕发最大的生机。

应该说,这不是审丑奇观,而是多元包容。当年《不一样的美男》在B站的单集播放量超250万,本身就是泰国性少数文化与国内青年亚文化的一次“合流”。如果“淡菊姐”和“木兰龙”都不算奇怪,是不是整体的包容度又进步了?

斯图亚特·霍尔认为,现代传媒的首要文化功能,是选择建构社会知识和社会影响。那么“善恶终有报”的佛教教义,如此深入地影响泰剧也就不足为奇了。皆大欢喜的结局几乎是死规则。坏人不是被好人原谅的,而是被看不见的佛给原谅的。

由于皇室文化的影响,比起韩剧财团富二代的人设,泰剧更痴迷将主角定位为名门之后、贵族之女。即使是都市剧,也不乏佣人、仆人以及半跪在主人面前的画面。阶级分明的社会,随时开撕都有一种斗争感。

可能是市场比较小,泰国娱乐市场也较少泡沫。泰国制作公司常年依托电视台“共生”,演员报酬也大多由电视台艺人管理部支付。所以即使自由身的泰国演员,也不存在天价片酬现象。

在国内娱乐圈也开始“节衣缩食”之际,中小成本、高度类型化的泰剧,也算是块清奇的他山之石了。保不齐,比日剧的国内适配性还要高呢。

关注“娱乐硬糖”,了解更多影视资讯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