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这新片唯一差评竟然是骂她丑

毒Sir 2020-03.25

今年最佳恐怖片。

虽然今年电影市场因疫情严重缩水。

但Sir敢说。

它的含金量,绝无水分——

《隐形人》

invisible man

影迷是时候记住这个名字了:

雷·沃纳尔。

该片导演,也是Sir认为的未来恐怖片新秀。

这一切早有苗头。

他是温子仁的亲密好友,也是他许多新片的御用编剧、制片人之一。

目前独立拍摄的两部长片:《潜伏3》《升级》。

前者是接手温子仁宇宙的尝试。

后者,则一跃成为18年b级片中的大爆款。

这一次,他挑战经典IP。

口碑、票房再次有惊喜——

烂番茄92%新鲜度。

豆瓣7.4,这分数超过91%的恐怖片

更可怕的是,作为一部投资700万美元的小成本制作,北美上映不到一个月就轻松破亿。

它有多牛。

Sir先问你们一个问题:

恐怖片最恐怖的,是看见鬼,还是看不见鬼?

之所以这样问,因为大多数恐怖片都分成两派。

能看见鬼的惊吓恐惧。

看不见鬼的心理恐惧。

但《隐形人》是异类。

它告诉你——

最恐怖的,是看见和看不见之间的恐惧。

IP本身就带着强大的迷影色彩。

1897年,《隐形人》小说面世。

成为恐怖片最受欢迎的题材之一:

《隐形人》是英国小说家赫伯特·乔治·威尔斯在1897年发表的科幻小说,被视为是描写疯狂科学家与社会对立的杰作。作品讲述了一位天才科学家在发明了隐身药水之后,迷失自我最终自我毁灭的故事。

1933年,第一部《隐形人》黑白电影上映。

因技术限制。

当时他是这样“隐形”的——

之后87年间,关于“透明人”“隐形人”的电影改编从没断过,也引申出各种各样的奇怪解读。

邪的,他是与科学怪人、吸血鬼德古拉等并列的传说怪物。

正的,如《X战警》,属于拯救世界的超能力者。

总之——

“隐形”的特征,让其天生自带无限可能性

未知,是恐惧的重要来源。

但此前的影视作品始终无法精确地表达出这种未知的可怕。

直到他的出现。

——保罗·范霍文。

集美丽与扭曲于一身的法国大师。

他20年前执导的《透明人魔》,作出了突破性的尝试。

它挖掘出这个IP科幻之外的“隐喻”。

即与“性”“权力”建立了强关联。

隐身后的主角,可以毫无限制地释放欲望、偷窥、暴力……

对象很清楚,一个女人

新版《隐形人》是此基础上的延续。

电影中有不少对经典前作的致敬。

比如从病房退出来,浑身缠着绷带的病人。

和出现在房间里的假人模特。

都是在暗喻各种老版隐形人的造型:

但它也作出了重要的改变。

看海报——

主角让位给一个女人,一脸惊恐。

身后镜子里有水雾手印。

叙事主体的转换。

——主角不再是隐形人本身,而是从受害者出发。

恐惧的主体也发生转变。

——从无限制的施暴、泄欲带来的视觉冲击,转化为被幽灵操控的绝望感。

它基本抛弃了“隐形人”身上猎奇的标签。

恐怖,直指当下。

正如台词所说,它有可能发生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

你可以得到任何想得到的女人。

为什么是我。

我只是在一场聚会里不小心闯进你生活的平凡女孩。

故事不复杂。

女主塞西莉亚常年被男朋友家暴,并处于极端的精神控制中。

终于一天夜里,她逃了。

随后,接到了男友的死讯。

安心了?

噩梦刚开始。

当女主以为自己要走出阴影时……

恐惧悄悄走近——

电影正式进入“恐怖”主题的标志:

导演极具辨识性的镜头语言开始发挥。

如果你还记得18年那部《升级》

一定忘不了几个动作镜头。

躲闪。

逃生。

反击。

每一帧,都带着肾上腺飙升的晕眩。

雷·沃纳尔的镜头没有模仿大师痕迹的故作深沉,也没有单纯b级片的粗犷直给。

他有想象力,但不失算计与设计。

《隐形人》的镜头语言又是另一种独特——

留白。

首先压制你的视角

比如屡次出现的偷窥镜头:

隐喻隐形人无所不在的身影。

其次,压制你的视野

当它在拍一个主角的日常时……

镜头会缓缓移开,到房间其他的角落。

并一直停在那里。

拍到了什么?

什么都没有。

但。

真的什么都没有吗?

再后来,它压制了主角的视角

镜头定格,女主角走出电影画面。

下一秒,炉子着火,人物跑进画面。

发现了吗?

本来在桌上的水果刀,掉了;

炉子的火,被拧大了。

传统的观影过程,视觉只会被突然而来的动作吸引。

静态,在大多数时候是让人放松的。

而只有在这里,心理更紧张。

恐惧悄然发酵。

一开始,你怀疑隐形人是否真的存在。

后来,你怀疑隐形人就在她身后。

到最后,你的恐惧开始发散到镜头外,这间房子里的每一个角落。

隐形人,在吗?

在哪里?

会不会突然出现?

上钩了。

但这样的镜头语言,显然不局限于氛围的营造。

它指向更深的隐喻——

对于女主而言,我们都在“窥视”、都是“透明人”。

恐惧不在于是否看见。

而在于我们是否相信。

电影讲的是一个类似“PUA”的故事。

控制与被控制。

为什么人会被“PUA”?

电影给出不少隐喻。

比如女主塞西莉亚(伊丽莎白·莫斯 饰)名字。

Cecilia,源自拉丁文里的caecus一词。

而这个词的原意就是——“盲”

盲,即盲从。

也代表封闭自我的逃避。

女主开始也只想着逃。

躲在朋友家不出门,是逃。

把摄像头糊掉,是逃。

甚至隔绝与外界的联系,也是逃。

但这一切并没有奏效。

她什么时候开始真正解脱?

从她想看见开始。

塞西莉亚拿着枪,指向前方。

她看不见隐形人,但那把枪却是硬生生地怼在了观众的脸上。

让观众直视着女主手里这把枪。

她用自己的办法看见了隐形人。

一只把头埋在沙堆里避难的鸵鸟,开始睁开眼睛看。

直视恐惧。

还有,PUA的特征。

一个细节。

女主所在精神病院里,墙上有一副海报。

海报里是两个黑影——

这是对电影结局的隐喻。

Sir不能剧透。

但这也揭示出PUA本质上的,对自我意识的双向凌辱——

一边施与同情。

一边施加暴力。

受害者在反复被鞭打,又反复被呵护,循环往复,陷入自我怀疑。

不要以为这样的恶行离我们很远。

如隐形人一般。

它慢慢靠近,我们却并不自知;

逐渐控制我们的生活,也并无痛感。

类似的故事越来越频繁地发生。

怼在眼前就有活生生的例子——

《隐形人》女主扮演者莫斯。

关于电影的讨论区,充斥对她样貌的攻击:

还记得那段女主角在镜头前的自述吗。

为什么是我?平凡女孩?

后面的台词是:

我能给你的,全部都给了,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她不知道。

控制欲之所以为“欲”,正因为它没有穷尽。

它可能没有理由。

只在于发泄欲望本身。

所以。

所谓PUA根本不是应该被轻率说出的网络热词,它的背后是依靠暴力、权势对人(不仅仅是女人)的控制、凌辱。

它需要粉丝、玩物和工具。

被满足的是人性中最应该警惕的自恋(自卑)和贪婪。

而在这些跑偏的评论里,颜值成了可以过度脑补女演员靠关系进组的“八卦”、可以认为电影只是智力低下、哄人吓唬人的邪片。

Sir当然知道。

女主角的演技、作品的观感,可以自由讨论。

但Sir始终认为——讨论应该有底线。

若非如此。

我们将像塞西莉亚那样绝望无助地深陷在“透明人”的视线下。

那个“透明人”不是别人。

就是你自己。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小田不让切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