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今年恐怖片绝了!(我怕你看不到)

毒Sir 2020-03.26

2020,恐怖片长势喜人!

想想都兴奋。

名导新作,经典翻拍,诡异设定……

相比起普遍平庸、保守的大片,恐怖片反而更能像一根细小的针,扎中我们紧张的神经。

我们为什么需要恐怖片?

今年的片单,或许更能说明这个问题。

《狩猎》

The Hunt

十二个人被扔进陌生环境里,被选中,被狩猎。

美版“吃鸡”。

△ 连撬棍都是同款的

看上去故事平平无奇。

但上映前,风波实在不小。

特朗普亲自下场,对电影发难——

“好莱坞精英又在煽风点火”、“这群人才是种族主义者”、“对国家真是大大滴坏”。

导致不得不从去年9月推迟档期到今年3月。

一部恐怖片,何以得到如此“待遇”?

故事当然没那么简单。

“吃鸡”背后,是一场美式隐喻:

高阶层白人精英把低阶层人当玩物猎杀。

但穷人就是无辜的羔羊?

《狩猎》开启无差别扫射模式——

电影里的精英固然该死,平民也不是省油的灯。

杀戮和反杀,看不到底。

△ 阿肯色州在2018年全美经济倒数第二

甚至,全球变暖、种族歧视、难民、女权、同性恋、网络暴力、枪支、艾滋……全都能嘲讽的一个不落。

世界一夜之间,天地无伦。

这样的“危险电影”足以让一些人感到害怕。

但一个没有隐藏痼疾的社会,又何以害怕电影?

我们或许会在恐怖片前闭上眼。

但不需要一双手突然把双眼遮了起来。

《寂静之地2》

A Quiet Place Part II

上一部,在北美成为以小博大的爆款,仅仅1700万成本收获三亿票房。

但在国内反响一般。

前作中丈夫已经为保卫家庭而牺牲。

故事继续写下去,就是母亲要带俩孩子,在末日中求生。

可以想象,这一部编剧难度更大,Sir谨慎期待。

《鹿角》

Antlers

电影改编自小说《安静的男孩》,作者尼克·安托斯卡,也是制片人、编剧。

偏远小镇里的一个男孩家里藏有秘密,让老师和警察想起了印第安人的传说——

温迪戈。

一种怪物,头长鹿角,口啖人肉。

但可怕的还不止怪物。

预告中,注意小男孩的眼神——

他的孤僻与阴郁,和小镇的荒凉互相映衬。

究竟是恶鬼袭人还是恶由心生?

《新变种人》

The New Mutants

Sir今年最期待的超级英雄片。

X战警和变种人漫画的母题是什么?

对应到现实再明显不过——少数族裔的歧视与反抗,以及“正常”社会如何容忍“异端”。

海报中,不就是那一张张被阻隔,又渴望冲破的脸么。

但《新变种人》,何以新?

看预告片中这句话:

有人想要分享第一次经历吗

第一次发现自己不同。

第一次闯祸。

第一次被当怪物看待。

还有第一次,你的感受……

即是说,变种人除了有特异的基因,是否也会有另一套价值观——

于羊而言,狼是不道德;于狼而言,吃羊是道德。

两套价值可以是同时成立的,对各自也是正确的,人与变种人,是否还真的存在共识?

显然,这又是一部在危险地带徘徊的电影。

《内战前夕》

Antebellum

《逃出绝命镇》《我们》团队制作。

他们来了,带着又一个“黑人历史惊悚片”来了。

预告片几个镜头就交代了主要元素:

逃跑的黑奴,棉花田里麻木的黑人奴工,以及南北战争的背景。

值得一提的是,海报的主角让Sir想到了另一部经典恐怖电影。

《逃跑》

Run

还记得去年那部引进的高分惊悚片《网络谜踪》吗?

电子屏幕参与叙事,被玩出了花。

豆瓣8.6。

现在导演带着新作回归。

问:如果你发现了母亲是个恶魔,你会怎么办?

这就是片名的含义。

逃。

更加值得玩味儿的是,按照原本的上映日期,电影还要致敬母亲节。

简直是跟人民群众唱反调。

看预告片有几个镜头确实……妈妈们得罪了。

《电锯惊魂9:漩涡》

Spiral: From the Book of Saw

都已经到第九部了,Sir觉得这个系列没必要再介绍了。

咦?

等会,主演居然请到了塞缪尔·杰克逊,另一位克里斯·洛克也是老《电锯惊魂》的粉丝。

但老粉丝最大的期待仍然是——

想念温子仁。

《糖果人》

Candyman

1992年经典电影《糖果人》的“精神续作”。

一个传说。

站在镜子前,说五遍糖果人(candyman),他就会从镜子里跑出来杀掉你。

晚上要不要一试?

算了,看电影里的主角作死就好吧。

而镜子里,除了糖果人,还有什么?

当然就是你自己

所以被召唤的杀人恶魔是谁?

别怪Sir想太多。

本片的监制和编剧是乔丹·皮尔,自编自导过《逃出绝命镇》《我们》的黑人兄弟之一。

他可从没打算简简单单,吓你一哆嗦。

《人类清除计划5》

Untitled 'Purge' Sequel

(并没有海报)

一个评价堪忧但热度不减的系列。

似乎……它太贴近群众的隐秘心理。

讲的是在近未来,社会进入黄金时期后(经济发达,科技进步,失业率低blabla),国家为了有效释放公民心底的压抑和不满情绪,规定每年都可以有一天,殴斗与杀戮完全不用承担法律责任。

就这么个设定,冤冤相报何时了。

始终在及格线徘徊——

如今的第五部,将会是完结篇。

如果说Sir还有什么期待。

那么就一点——

千万不要HE吧。

《莫比亚斯:暗夜博士》

Morbius

索尼+漫威,蜘蛛侠宇宙开启。

少爷莱托在小丑之后,再度挑战反派英雄。

为了治好罕见的血液疾病,莱托做出了一个选择,成为莫比亚斯。

当然,代价就是——

变成了吸血怪物。

但,还有更令人惊喜的。

还记得去年的索尼、漫威、蜘蛛侠的那场撕逼大戏么?

再看这个彩蛋:

蜘蛛侠系列的反派秃鹫登场。

加上大火的毒液,反派联盟开始出现。

大胆猜,这个系列可能就是复联之后,漫威宇宙的最有力接棒者。

就问一句。

你见过这样的莱托吗?

《釜山行2:半岛 》

부산행2-반도

片名已经说明一切。

年度最期待之一。

自从《釜山行》解锁了丧尸片,韩国影视产业又补齐一块短板(又领先国内一步),《王国》两季接连爆款。

韩国人为什么变成丧尸界的后起之秀?

Sir觉得,至少有两点:

深度本土化,深挖人性。

第二部的故事,发生在四年后。

而片名已经泄露野心。

半岛。

包括了朝鲜和韩国。

在国家和民族的大背景下玩丧尸题材,好吧Sir承认,又是他们的专利。

咱们别眼馋了。

《恶性》

Malignant

导演,编剧?

三个字:

温。子。仁。

没错,他来了,他亲自下场。

没有海报,一张片场图片就够了。

《招魂3》

The Conjuring: The Devil Made Me Do It

“温子仁监制”已经是当下恐怖电影可以拿来卖钱宣发的资本。

这其中,最著名的,当然要数这个系列。

在经历了几部外传之后,招魂宇宙终于迎来正统续作,沃伦夫妇重出江湖驱鬼。

导演迈克尔·查维斯,前作《哭泣女人的诅咒》水平一般。

他能接过温子仁的接力棒?

故事又真是吊足胃口——

1983年出版的《康涅狄格州的魔鬼》一书中有描述,阿恩·夏延·约翰逊在1981年杀死房东,又称作恶魔谋杀案。

正如电影副标题所说:是恶魔让我做的。

这是美国第一个在法庭上,有辩护律师尝试去证明被告因被恶魔上身所以是无罪的案件。

法律能判定恶魔的存在吗?

这或许比中邪更邪门。

《Soho区惊魂夜》

Last Night in Soho

导演埃德加·赖特。

谁?

作品有大名鼎鼎的”血与冰淇淋“三部曲《僵尸肖恩》《热血警探》《世界尽头》,还有《极盗车神》。

他的电影就两个字概括,激爽。

新片的片名还让人猜不透。

但剧照似乎预言了疫情——

打喷嚏时请用手肘遮挡口鼻。

《月光光心慌慌:杀戮》

Halloween Kills

万圣节保留节目。

近几年重启的经典恐怖电影系列的代表人物。

《月光光心慌慌:杀戮》也是系列的第12部作品。

当然,作为一个万圣节大餐。

这两年的重启之作,除了故事之外,还在疯狂地卖情怀。

比如,请回老演员出演。

比如,用场景重现来回溯。

而主人公迈克尔的面具杀人狂形象,已经成为了影史经典,是上世纪杀人狂电影的代表作。

说到底,为什么会有人喜欢”杀人狂电影“?

在过去,可能是力量崇拜,是反类型,打破常规,是激起人对血浆的天生兴奋敏感。

但在如今,杀人狂电影,也只剩下习惯使然和情怀贩卖。

《月光光心慌慌:杀戮》可能就是上世纪经典恐怖片的一抹余光。

仅剩的余光。

看到今年这些恐怖新片,是不是已经迫不及待?

但抱歉。

2020,也是恐怖片的凶年。

在3月13日《狩猎》上映后,再也没有恐怖片接替,片单中已经有《电锯惊魂9:螺旋》《内战前夕》《逃跑》《寂静之地2》《新变种人》《鹿角》6部电影宣布撤档。

后预计后半年上映的,如果疫情没有得到及时控制,那么大概率也会推迟至明年。

本来眼看要大丰收的2020,一时之间被暴雨打得瓜果零落。

而恐怖片的的凶年,还不止于撤档。

也意味着。

全球观众对于恐怖片的兴趣降到谷底。

看看每天的新闻报道上,有多少恐怖片的桥段已经真实地上演——

《釜山行》。

病毒爆发后,政府一再粉饰太平,试图用“群众暴动”,掩盖事件的严重程度。

《人类清除计划3》.

但灾难和混乱来临,盲目的人群变成被收割的韭菜。

《我是传奇》。

病毒肆虐,在隔离的空城中,惯于现代社会的人们重新学会自救、求生。

别误会。

Sir无意说这些电影有多么“神预言”。

而是回到电影。

恐怖片是什么?

并不只是怪力乱神,莫须有的东西。

某种程度上,它是与现实互补的另一种存在。

当我们在疫情危机中,惊慌的情绪已经过载,没有多少心情再去恐怖片里寻找刺激。

因为现实早已看了太多。

也承受了太重的打击。

而反之。

恐怖片会在什么时候兴盛?

只有当我们已经渐渐麻木于正常的秩序,才会在电影院里,去寻找安全的危险带来的刺激。

人有恐慌的诉求。

也有弗洛伊德所说的“死亡欲望”。

当我们饿了,吃。

当我们饥渴了,性交。

那么在现代社会中,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安全、合法地满足那部分被压抑的,惊悚的欲望?

电影。

在我们暂时失去恐怖片的时候。

也是我们重新思考恐怖片存在意义的时候。

希望早一日,我们可以重启吧。

电影和生活都是。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吉尔莫的陀螺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