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泰腐剧《假偶天成》火出圈,他泰CP为什么都这么好嗑?

毒眸 2020-03.29

作者:符琼尹

编辑:何润萱


“再这样看我,信不信我把你亲晕到地上”

“你喝醉了吗?喝醉了我就可以摸你胸了”

“你去追别的女生,我就成小三了”

上述略显羞耻的对话,出现在2月21日播出的泰国腐剧《假偶天成》中。过去一个月中,这部剧接连登上微博超话电视剧榜第一、超话CP榜第二;在豆瓣上近5万人打出9.2分,还曾跻身豆瓣全球剧集热榜第一。可谓是近期嗑糖女孩们的快乐老家之一。

播出至第五集便有此热度,与该剧从第一集就埋下套娃式伏笔不无关系:该剧讲述了男大学生Tine为了摆脱对其穷追不舍的男子Green,请求在校园里人气超高的吉他手Sarawat假扮自己的男朋友,但Sarawat其实已经暗恋了Tine一年了的故事。这样的套路在言情剧中并不少见,但两位主演的颜值和及格的演绎,还是让粉丝倍感上头。

腐剧即耽美题材剧,是以美型的男子之间唯美的爱情为展示对象的剧集。作为亚文化里的热门题材之一,它一直较为容易吸引粉丝流量,在中国也是如此。比如2016年《上瘾》让两位主演黄景瑜、许魏洲人气飙升;同年搜狐独播的《刺客列传》也凭借剧集的高人气举办了多场见面会。

《假偶天成》目前在国内的热度与过往泰国腐剧对比,是什么水平?关注泰国腐剧超过3年的粉丝kiwi告诉毒眸:“这部剧微博数据跟豆瓣数据都很好。两位主演开通微博的消息上了热搜,粉丝数一天就破30万,转发评论数破万,CP超话里的帖子也有几千转发,同时豆瓣评分人数快到5万,这在泰圈是很少见的。”

《假偶天成》能有这样的热度,离不开过去几年泰腐剧在国内的耕耘。中国一直都是泰腐剧重要的市场。2014年,《为爱所困》在国内走红后,主题曲曾推出过中文版;2016年后的《一年生》《逐月之月》《为爱同居》也在中国开启了巡回见面会;许多腐剧主演也会表示自己正在学中文。

《为爱所困》

当嗑糖成了刚需,产糖也就成了生意。毒眸(微信ID:youhaoxifilm)发现,诸多在国内热门的腐剧,无论是播出渠道还是主演阵容,大多从属一个泰国公司:GMM。腐剧走红后,GMM会对CP进行组合式的打造,从应援色、周边、合体综艺、合体见面会、演唱会、代言……通通安排,还形成了GMM三大台柱CP。

而泰国腐剧在国内走红的背后,还有中国公司的参与。例如中国公司汉森娱乐也从2014年的《为爱所困》开始参与到腐剧的投资、制作,及后续艺人的运营中,《不期而爱》《逐月之月》的主演都是其旗下签约的主演。腐剧的红火也引起了许多从业者的注意——从事了多年泰剧版权运营和投资制作的公司艺鼎传媒便对此有所观察和思考。

相比国内昙花一现的爆款腐剧,泰国腐剧俨然已经为“嗑糖”的观众打造了一个规范的“产糖”流程。从剧集播出期间主演的互动,到播出后的双人综艺、海外见面会等一系列活动,似乎都已形成一个“运营模板”。

“产糖”背后蕴含的“千层套路”,毒眸来一一揭开。

“泰会磕”的背后:频繁营业与中国市场

“校车综艺还没有中字吗”“

姐妹们不要忘了三小时一次的投票啊”

在第六集播出前,《假偶天成》的许多剧迷们不是坐等主演的合体综艺,就是去为CP投票。而在喜欢打造荧屏情侣的泰国,无论是合体上综艺还是为“最佳情侣”“人气CP”投票,都是屡见不鲜的事情。

泰国有许多荧幕情侣的投票

泰国的电视台运营模式接近TVB,自主生产剧集、签约艺人。为了让旗下演员产生1+1>2的利益捆绑效果,电视台也乐于运作荧幕情侣,颁奖礼上也会有诸多“最佳情侣”“人气CP”的奖项,吸引观众投票。因此,泰国每个电视台都会有合作多次的荧幕情侣。如泰国3台的人气CP Nadech和Yaya已经合作了八次。平日里,这些CP也会一同代言、参加活动。

Nadech和Yaya目前已经公开了恋情

泰国腐剧的CP运作也延续了这样的思路,只是在泰国播放渠道有限,受众较少。从过往腐剧的播出渠道看,腐剧多在9台、GMM 25、one31这三个市场份额占比较小的电视台播出,播出的时段也多为深夜档,部分剧集只在视频平台LINE TV上播出。

汉森娱乐老板吕志明Panda也告诉毒眸,虽然腐剧是泰国常见的四种剧集类型之一,但因为题材限制,海外发行存在一定的困难,一般都是“内销”或者除中国以外的少数东南亚市场。

GMM旗下除了有大部分腐剧的播出渠道GMM25和one31,还有拥有艺人经纪和影视制作业务的娱乐公司GMM-TV。从2016年的《一年生》开始,GMM-TV接连运作了SingtoKrist(《一年生》)、OffGun(《追爱理论》)、TayNew(《深蓝之吻》)三大台柱CP,此次大热的《假偶天成》CP BrightWin两人也是GMM-TV旗下艺人。

GMM三大台柱CP+《假偶天成》两位主演的合照(图片来源:微博@挚爱泰剧)

剧集火了之后, GMM也会开始安排中国见面会:《一年生》于2016年走红,2017年4月GMM-TV就在中国落地办起了见面会,据腾讯娱乐报道,创下了当时泰国明星中国见面会观众人数最高纪录,活动现场更有百名安保人员保驾护航。

中国市场一向是泰国腐剧的出海根据地。2014年《为爱所困》在国内走红,播出期间便推出中文版的主题曲;2015年《不一样的美男》以画风清奇的字幕翻译出圈,让这部在泰国人气寥寥的腐剧走红全网,也让其字幕组天府泰剧一炮而红。

天府泰剧公众号的经营维护是从事泰国影视娱乐推广的泛泰文化,最终成为其旗下品牌。并且最近因为市场变化,将公众号更名为泛糖娱乐,则微博则暂不更名。

《不一样的美男》

而天府泰剧、泛泰文化背后共同的股东便是中国公司汉森娱乐。汉森娱乐从2014年开始进入生产端,是2014年、2017年、2018年大热的泰腐剧《为爱所困》、《逐月之月》、《不期而爱》背后共同的投资方。

除了参与制作,汉森娱乐还是两部腐剧主演在中国的经纪方,以男团的名义攒起了主演们,为他们在中国举办了多个千人场见面会Panda告诉毒眸,见面会票价从380到980不等,一场见面会下来主办方的利润可观。

当然,见面会只是腐剧CP营业日程中的一小部分。粉丝kiwi曾在豆瓣泰娱小组总结这些CP在日常生活中的营业方法,如下图所示,共分为肢体接触、无肢体接触、共同参与的特别活动、特别节日的活动、身边人的主攻、小巧思六个模块。“追了这么多CP,会发现套路都差不多。”

图片来源:豆瓣泰娱小组@kiwi

在这种精巧的“工业”操作下,追CP的粉丝还可收获与追爱豆组合类的体验——

可以观看两人综艺:比如OffGun有综艺《恋上你的床》,其中不乏亲吻和拥抱;TayNew有综艺《和TayNew一起吃》,是两个人的美食综艺;可以买周边,本子、台历、扇子、杯子、pb、DVD等常见物品;可拥有专属CP应援色:CP会告知粉丝喜欢的颜色,粉丝就可以开始设计两个人独有的应援色。

只是这些体验,也会比追爱豆更百无禁忌,相比爱豆界“不能舞到正主面前”的限定,这些腐剧CP可以接受的尺度要大得多“CP周边不能送给爱豆?”不存在的,正主收到CP周边会发INS留念,“CP同人文不能让爱豆看到?”不存在的,OffGun曾在两人的综艺上挑选一个点击量高达2亿的同人文念了起来,还表示平常在推特上@自己的同人文自己都会看。

出周边、出应援色、出周边等等服务并不是大公司的“专利”。比如《与爱同居》作为一部作者自己投资拍摄的泰腐剧,其中的主演CP mewgulf并非GMM-TV签约的艺人,但也有两人综艺、应援色等,甚至还以真人的身份拍摄了一场两人婚礼的vlog在见面会上发出。

“非Gmm出的剧,只要两个人的经纪公司达成一致,还是可以以官配模式合作运营。只是没有公司制度保障,就没有Gmm家稳定。”关注泰国腐剧超过4年的粉丝陈轼方告诉毒眸。kiwi也对毒眸补充,GMM在各项服务体验上也会做的更好,比如GMM旗下CP的周边可以随时到GMM大楼购买,其余CP则一般只能在网上或者见面会时才能购买。

按照上文总结的营业模块,kiwi也在豆瓣泰娱小组对《假偶天成》目前的营业也进行了总结,截至3月20日,这对CP已完成的项目有:

一周过去后,这两位目前已经解锁了更多项目……

此前《假偶天成》的男主演之一Bright曾被曝光已有一名交往了3年的女朋友,接受毒眸采访的泰腐剧粉丝都表示这不是事儿,“只要CP不公开撕,女朋友也不要来撕粉丝,还有不要有太过分的事情就可以。

磕得上头,然后呢?

这样的腐剧生意,能为背后的运营团队带来多少具体的年收入?

早期走红的腐剧故事背景几乎都是在校园,场景单一,服装简单,所以制作成本很低,一部大概一百多万人民币就能制作完成。” 艺鼎传媒总经理张亮告诉毒眸,“收入暂且不提,但主演腐剧对公司来说也是挖掘新人,或者让新人迅速积累人气的好方式。GMM作为泰国最大的音乐公司,是一家综合性的大娱乐集团,本身也有优秀和专业的制作团队,在腐剧的选角、拍摄、宣传等环节都会更精良。”

在中国走红的腐剧故事背景几乎都是在校园

除了优秀和专业的制作团队,GMM还有能力能覆盖到CP“产糖”的各个环节。“GMM有自己的电视频道,拍自己的电视剧,组自己的团,开自己的见面会演唱会。”陈轼方总结道。

但GMM之外,腐剧的制作却普遍不太理想。Panda告诉毒眸,虽然现在泰国腐剧的年产量已经从一年10部,到近两年的一年20部,但是却多了很多滥竽充数的作品。“剧集的呈现尺度更大了,但是制作水准却在下降。”

也许这样的市场环境,一定程度上也促成了《假偶天成》此次的出圈。Sir就曾在推文一个月了,还说这9.3只靠颜值吗中分析一些表演的细节,认为该剧呈现了暗恋的谨慎,隐藏的悸动,表达的暧昧,比如时隔一年再见到暗恋对象的Sarawat的紧张,以及两人一起听音乐时微妙的心动。

紧张的Sarawat,无处安放的手

《假偶天成》的火热可谓是为2020年开了一个好头。据了解,《假偶天成》2020年下半年在国内的见面会已经开始计划。还有粉丝发现,Bright&Win这对CP的经纪人此前曾带过GMM高人气艺人推哥Push(曾主演《我要成为超级巨星》),足见公司对他们的重视。

但相比稳赚不赔的电视台来说,CP们的演艺生涯似乎就要显得不确定多了。因为腐剧最多算是他们出道的途径之一,如果想成为真正的演员或者艺人,还需要通过其他有实力的作品实现转型。

当CP开始捆绑营业,私生活的影响也会带来毁灭性打击。比如2014年凭《为爱所困》走红的“白船CP” Captain&White,就曾因Captain前女友曝出怀孕而宣告“凉凉”;2016年凭《爱来了别错过》走红的CP ohmtoey就在toey被爆出同剧组有女朋友后,一夜删光了所有营业的ins,同时取关ohm,并在后续的见面会上避嫌和黑脸,被粉丝调侃为“过世CP”。

《爱来了别错过》

转型难度之大,除了走红速度过快,与泰剧的生态环境也有关。即使诸多粉丝对泰国腐剧磕得上头,但无论是接受毒眸采访的泰腐剧粉丝,还是Panda都告诉毒眸,泰腐剧演员初始大部分都是素人,才艺部分需要不断培养,相当于泰剧演员里的底层。他们的转型之路,需要在食物链里跨过诸多阶层,这并非易事。

不过,这种艰难也给了幕后公司们运筹帷幄的机会。Panda对毒眸介绍道,像GMM这种公司有良好的正剧资源提供给腐剧艺人,而汉森娱乐则能通过为艺人出音乐、做中国见面会、签约中国作品的方式,从多种途径为艺人提供曝光。

比如汉森娱乐签约的艺人,《逐月之月》的主演英迪帕·塔尼。在以《逐月之月》走红后,来中国以男一号的身份与郑爽搭档主演了《我的保姆手册》,今年又主演了泰国3台的作品《影子恋人》《来自星星的你》,在微博上也小有讨论度。

《逐月之月》的主演英迪帕·塔尼

而对经纪业务非主业的公司来说,这便不是一块合适的耕耘地。即便艺鼎传媒从事版权业务近20年,从2014年的《为爱所困》就开始关注到了腐剧的热度,但截至毒眸采访前,艺鼎也暂时还没有投拍腐剧的计划。一方面,他们深知中国的审查政策,一直更专注于泰国主流电视台能够过审的头部作品;另一方面,艺鼎也认为泰腐剧主要还是在小圈子里比较火,商业价值并不明显。

在张亮总看来,腐剧并不等同于同性恋剧。无论是从作品精良程度、思想深度还是从出圈程度来看,《娘娘腔的日记》这个IP才算是泰国较有代表性的同志题材作品。该IP讲述的是三个Gay和一位拉拉关于爱情、友情、工作和生活的点滴片段,用喜剧的手法进行包装,电视剧版本首季在2016年播出,电影版本在2019年推出,一举获得当年泰国电影票房冠军。

相比之下,在国内火的这些腐剧,更像一些包装了LGBT的外壳的糖水片:好磕,但是缺乏深刻的内核。他们无意探讨更复杂的社会议题,更多时候只是将简单的、常见的校园言情剧里的女主角换成了男主角而已。

当然,对《假偶天成》来说,作品深度和出圈程度都不是它要去够着的东西。正如张亮所言,“泰腐剧的粉丝经济运营,和传统剧集作品对比,完全是两种打法,两种思路。”也许对嗑糖女孩们来说,剧集的结束才是嗑糖大幕拉开的开始,好戏需要深度吗?这可未必。她们需要的,或许只是一种限时狂想。

想了解更多电影资讯和⾏业猛料,扫下⾯⼆维码⽴刻关注“毒眸”公众号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